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二十章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22 2020-09-09 22:27:51

  “啊~”

  空灵的声音从冰池扩散开来,传进耳膜中如利剑般,仿佛要穿破耳膜。

  冰池中央的“女人”腰部以上的位置露出水面,胸前覆盖着冰蓝色的鳞片,面容娇艳,湖绿色的长发如海藻般落在脑后。

  只见她红唇微张,持续不断的歌声从她口中传出。

  不少人企图用手捂住耳朵来缓解疼意,但只是无用之功罢了。

  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那声音通过耳膜顺至神识海中,仿佛有千万根银针在攻击识海。

  面容清冽的少年和温婉少妇对视一眼后同时动作。

  那少年面前浮了一把古琴,而那少妇面前悬了箜篌,二人拂过琴声。

  温和的琴音响起缓解了其他人识海的疼痛,仿佛和冰池中“女人”发出的歌声对抗。

  薛佑安和辛延慧二人皆为乐修,而且实力是在场之中属佼佼者,神识海就更为强大,歌声倒影响不了二人什么。

  “请同为乐修的道友出手,和那歌声对抗,剩余的道友随我一起攻击噬神妖。”薛佑安话落便有乐修顶上他的位置。

  冰蓝色的灵剑出现在他身前,他单手掐诀,那灵剑震动间幻出剑魂。

  他的曜寒剑属性为冰,和那噬神妖属性一样,恐怕只能与之制衡却不能将其击杀。

  思绪只在眨眼中闪过,那剑魂散发出的寒意叫旁边的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去。”

  那剑魂冲出去的那刹那少年也一同消失在原地。

  就在快靠近那噬神妖时,她被金色充斥的眼睛看向少年。

  “啊!”

  歌声戛然而止,那噬神妖张嘴尖锐出声,平静无痕的冰面突然向他射出无数冰锥。

  一头戴白帽腰系白布的彪悍大汉速度极快的出现在少年身前,双臂护头,那冰锥落在他肉身上纷纷碎成水珠落下。

  此人名为吴三石,是名武修,肉身如铜墙铁壁般,凡是冰面突起的冰锥全叫他档下。

  他掩护少年靠近那噬神妖,二人配合的倒算默契。

  眨眼间少年同那剑魂一同出现在哪噬神妖的面前,一剑落下。

  “啊!”

  那叫声更具穿透力,后方的辛延慧早有警惕,箜篌上的素手不断的拨弄着护在薛佑安身前。

  首当其冲的辛延慧口中腥甜,面不改色咽下。

  薛佑安顺利的在它右臂落下一剑,那伤口流出蓝色液体,散发着寒气,缓缓愈合。

  无数人冲上去,可它修复力极为可怕,浅一点的伤口几息间就恢复了。

  这冰池后满满一片晶莹剔透散发着浓郁灵气的霜降草,薛佑安试着在众人攻击那噬神妖时去取。

  噬神妖发现他的意图,双手拍在冰面上,冰面瞬间碎开,无数带着利齿的鱼儿跃出水面。

  少年出声道:“撤!”

  众人纷纷退回岸上。

  一时间战局陷入了僵局。

  它仿佛感受不到痛意,众人朝它袭去它不闪不躲,照单全收,伤痕不一会就恢复如初。

  冰池与它便是如鱼得水,一直不动...

  薛佑安收回曜寒剑,神识朝浑浊不堪的冰池底下探去。

  安静的噬神妖仿佛受到了刺激,尖锐的歌声再次响起,池边浮现出诡异的物种,蠕动着朝众人靠近。

  薛佑安这下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看来它的弱点就在池底下。

  辛延慧已经受不住,一口血喷出,瞬间结冰。

  众人一边忙着抵抗噬神妖对神识海的攻击,一边要解决从池中爬出来的怪物,被逼的后退。

  暗处一人一狗将一切收入眼底。

  “那疯子不对劲,她明明可以杀了他们的,但是她没有,她在赶他们走!”奶萌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

  陈予瓷眯眼朝那冰池看去,那底下一定有古怪!

  思绪一转她问:“你和那噬神妖熟么?”

  赤忱惊讶的道:“你在开玩笑么?它们都不会说话,我怎么和它们熟。”

  陈予瓷一噎,听出了浓浓的优越感。

  她又问:“你会游泳么?那池底下有古怪,我有八成的把握,那噬神妖的弱点就在池底下。”

  “会是会。”小奶音拖了尾音。

  陈予瓷哄道:“我知道你最厉害了,如果有危险你就赶紧跑,出去以后我去找最香的骨头给你磨牙怎么样?”

  赤忱马上就心动了,小奶音重重的应了一声。

  银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靠近池边,扑通一声落进水中。

  不断逼退众人的怪物扭转方向,快速的朝冰池靠拢。

  “咦?”

  此番转变众人疑惑的朝池中看去。

  薛佑安在那白色身影出现时就注意到它了,在它落池后眉梢微微一挑,狭长的眸子中闪过异色。

  哪来的傻狗跑上去送死?

  那噬神妖扭动着身体,可没有移动半分。

  那尖锐的声音更甚,比以往每一次都穿透人心,带着一丝凄惨。

  不一会那银白色的身影跃出水面落在岸边,赤忱来不及甩身上的水渍,朝某处跑去。

  众人随着它移动目光,陈予瓷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奶萌的声音有些迟疑的响起:“要不别要这霜降草了。”

  赤忱传音给她,别人倒是没看出异样。

  陈予瓷问:“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她在生宝宝,好多好多和头一样大透明的卵附在它尾巴上。”

  陈予瓷瞬间明白了,霜降草极具灵气,噬神妖将它们集在一块是为了孕子做准备。

  此时那噬神妖安静万分,冰池恢复平静,她充斥着金芒的双眼似乎呆滞的注视着他们。

  “陈瓷?”

  薛佑安此时只想知道那傻狗在底下做了什么,竟叫噬神妖安静了下来,或者说有些万念俱灰。

  陈予瓷已经和赤忱交流完毕,她面色有瞬间的古怪。

  “先请各位离开此地,霜降草等会我会取来。”

  她一开口人群中就有人面露不快。

  他们经历了一番恶战眼看就要成功,她叫他们离开?

  薛佑安抬手止住身后人的话,他说道:“诸位道友,先上去吧,陈瓷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身为薛家世子,他是此行的领头人,他说话分量重,没有人会忤逆他。

  众人从通道离开,此地一下显得空旷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