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二十五章 你配么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129 2020-09-14 13:57:54

  潘罗奇怪的看了眼一身银白色的物种蜷缩成团,总觉得它比方才更精神不济了。

  赤忱抬起屁股,一点点一点点的往外移,坐在看台上的陈予瓷脸带笑意看不出异色。

  但它感觉到了!!

  有杀气!

  擂台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神奇的是落在那擂台上的痕迹不一会就会恢复原状。

  陈予瓷眯了眯眼,倒是看出了点东西。

  那擂台上覆有两个灵阵,比试之人看似给擂台留下了痕迹,实际上落在擂台上的痕迹被吸收大半,另一个修复阵就负责修补一些来不及吸收的痕迹。

  待那擂台上出现一人时她笑了一下,不过不达眼底。

  擂台上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三,长得算是周正,不过鼻翼两侧遍布雀斑,两眼微微上吊,显得有些阴沉。

  和他对擂的同样是名少年。

  武修便是淬炼自己的躯体,用灵力无休止的滋养,高阶武修硬如磐石、坚不可摧!

  优于常人的防御力同时也有一个弊端,失去近战机会就毫无作用,只能被动防守。

  陈予瓷的肉身在没有灵力护体时是没有那么强大的,她是因为有调动灵力的能力才有优于旁人的防御力。

  砰的一声,面有雀斑的少年一拳落在方才对手的位置上,那一拳仿佛有千斤重,擂台上拳头大小的凹陷缓慢的恢复。

  他反应极快顺势撑地扫去一腿,瞬息间二人你来我往。

  萧无尽潘罗二人皆为武修,倒是更能瞧见一些门外汉看不出的细节。

  比如说那脸带麻雀的少年明明好几次可以重伤对手,但是他没有,反而一直给对面机会又压他一头。

  用陈予瓷的话来说就是做戏。

  潘罗看不惯那少年卖弄功法的样子,一脸鄙夷。

  “在这找什么存在感,真当别人不知道他存了什么心。”

  而和他对战的少年显然也已发现,他虽然心中不爽,可他也是真的打不过对方,果断的认输了。

  “友哥厉害!”

  看台处传来的叫喊声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陈予瓷等人也看了过去。

  萧无尽懒洋洋的撑住脸,冷嗤:

  “多少灵石请的托,真假。”

  往日里陈予瓷是不会接萧无尽这话,今日不一样。

  她从看台上站起说:“确实挺假的,号牌给我,我去教教这个友哥,什么叫做戏。”

  “行。”

  萧无尽玩味一笑,爽快的把牌子丢给她。

  若是以前的萧无尽肯定还有些担心她,毕竟陈辞是他救命恩人,得供着。

  后来深受陈辞影响,他心境改变。

  不单单当成救命恩人,也当朋友。

  朋友想做什么他萧无尽向来没有从中作梗的道理。

  他都想好了,如果陈辞吃亏了,结束后再叫人好好教训那个友哥。

  做法虽然流氓,但是好用。

  看台上的人可以挑战擂台上的人,这是陈予瓷从庞敏荣口中得知的。

  脚下一点,她稳稳落在台上,手中的号牌飞进旁边的判官手里。

  “挑战者65号,你确定要挑战34号?”那判官问。

  她看起来太小,恐怕还没进五大灵院的年龄,不过十岁。

  细胳膊细腿的,看着就不像是武修,恐怕要吃亏。

  陈予瓷朝判官笑了一下,点头:“确定,请开始吧。”

  那判官心中摇头,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

  而被称为友哥的少年全名黄振友,从陈予瓷上台他眼中就闪过一丝轻蔑。

  八岁大的孩子,能翻出什么花浪?

  若是他今日可以多坚持几场,在灵院又有新的谈资了。

  想到此他有些跃跃欲试,他心想,等会快点结束战斗,保存体力。

  鼓声响的那刻黄振友爆射而出,一拳朝她挥去。

  她脚步不动,旁人都以为她吓傻了不知如何应对。

  下一秒那拳落在她身上,瞬间她小小的身子滑出去好远。

  黄振友轻蔑的眸子闪过惊讶,居然没倒?

  不过没关系,侥幸罢了。

  于是在看台上众人眼中,那小小的身影无数次飞出去,重来,又飞出去。

  本来索然无味的比试次数一多竟然透出一些诡异的乐趣。

  “那小孩运气真好,每次都恰好避开要害。”

  “哪有人运气好的全都避开然后毫发无伤?”有人反问。

  “你的意思是.....那么小,天赋得多好啊。”

  黄振友脸色越来越难看,这熟悉的感觉恰好就是方才他对上局少年所做的,借对方当踏板衬托自己。

  他咬牙,居然看走眼了,不过真以为他只有这点东西,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爆呵一声,裸露在外的皮肤隐隐浮现深绿色纹路,刹那间他速度提升了一倍不止!

  瞬间出现在陈予瓷面前,砰的巨响。

  顷刻间擂台下方崩离化成的烟尘笼罩这二人,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萧无尽顿时从看台上站起,其他几人面色有些阴沉。

  而银毛匍匐在地,冰蓝色的眸子闪烁了一下又重归了然无趣的模样。

  烟雾内并没有阻挡二人的视线,黄振友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那并应该倒地不起的少年毫发无伤,一张稚嫩白嫩的小脸面无表情,那双灵动的杏眸带了点轻蔑。

  只听她道:“你哪来的脸,和三皇子陈奕枫比?”

  他一张不算好看的脸铁青越发狰狞,他想出其不意再出一拳,却发现自己四肢被白光限制。

  “你是画修?”黄振友面露不甘,奋力挣脱却是徒劳。“你在背后偷听被人说话,真是小人!”

  陈予瓷简直要被气笑了,他这个在人背后说人坏话的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指责的话,更何况她不是偷听,她是正大光明的听!

  她没有收敛自己的气息,但是这群蠢货说的太起劲完全没有发现她。

  烟雾缓缓散去,黄振友诡异的动作浮现在众人眼中。

  “咦?那小孩居然毫发无伤。”

  不少人发现黄振友四肢被一道白光禁锢着,当下惊诧的看向那小小身影,画武双修?

  陈予瓷还真算不得武修,武修注重淬炼肉体,她向来喜欢偷懒,怎么会去吃淬炼肉体的苦。

  她的灵力不好解释,让被人误以为是武修倒是正好。

  “你不过是陈奕揽的一只狗,有什么好得意的,有本事放开我正式的比一场!”

  黄振友此话难听至极,本来还有些收敛的陈予瓷当即手一叉腰:

  “你配么?连我都打不过你还和三皇子比?我为什么要放开你,既然你说我狗我就狗给你看!”

  

一只大壮

碍于这两天大小宝贝们红豆给的到位,今天双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