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二十六章 打擂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44 2020-09-14 15:11:48

  于是看台上的人就看到一幕小小的身影灵活的出手,打脸生不绝于耳。

  潘罗抽搐了下嘴角,真凶悍,拉着好友重新坐下。

  “这人怎么惹到陈辞了?”蓝皓明咂舌,摸了摸自己的肉脸,带入感太强,他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疼。

  赤忱傲娇的哼了一声,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它心想,小爷不要太聪明。

  刚才他们听到台上那人在背后说人坏话,那个被说的叫陈奕枫,或许是她朋友啥的,应该是帮朋友出气。

  赤忱难得聪明了一会,猜中了八九分。

  而庞敏荣的关注点和其他人稍有出入。

  同为画修,他自然明白这中小型的灵阵也不简单,画阵时手法要更为细腻。

  庞敏荣眯了眯眼问:“你们看的出来陈辞是画修几阶么?”

  几人仿佛被按了暂停键,都是一僵,随后看向萧无尽。

  那双狐狸眼扫过小伙伴的脸,不情不愿的突出二字:“筑基。”

  “卧槽?怎么就筑基了?陈辞她才几岁啊!”潘罗漂亮的小脸慢慢的惊讶,有些不敢相信。

  蓝皓明咂舌,他和萧无尽撞见陈辞修炼,这个答案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有种人看起来就不像普通人,陈辞恰好是其中之最。

  庞敏荣惊讶,又有些艳羡:“我们比她大一两岁,结果有些八阶都没到。”

  众人闻言顿时陷入了一种羞耻的感觉中,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

  萧无尽还好,他是众人中修为最高的,也是最先发现陈辞进阶的人,接连被陈辞打击后他心里承受能力强多了。

  他一双狐狸眼微微上挑,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他出声道:

  “既然和人陈辞做了朋友,就不要丢人的脸。”

  庞敏荣是最接受并且做出改变的,他笑了笑点头:

  “说的是,回去后我要在家待一段时间,等晋阶了在出来。”

  潘罗瞅瞅他言笑晏晏的脸,想了下自己,他也八阶,不过还没到后期大圆满,不知道闭关几天能不能突破。

  不管了,什么时候突破什么时候出关,于是他臭着脸也出声道:

  “我要回去闭关,别找我。”

  蓝皓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点忧伤的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的肉肉,他是药修啊,要晋阶也不是他们哪样啊。

  思来想去,他才冒出一句:“我也要。”

  ......

  擂台上的陈予瓷不给他投降的机会,禁锢着他的行动,往他能漏出来的地方使劲招呼。

  她没有使用灵力,黄振友除了丢人其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她最讨厌别人诋毁她亲近之人,也讨厌不明白自己几斤几两天高地厚之人,恰好黄振友全中。

  陈予瓷还是留了手没用灵力,不然这狗比被她这么吊着打,不死也得残。

  最后她甩了甩手,一挥手禁锢着黄振友的灵阵顷刻消散,他本放弃抵抗,一下子便跪倒在地。

  陈予瓷故作惊讶的捂嘴:“不会吧不会吧,我年纪这么小还不想当爹。”

  她心想,我真是个超级大帅比,说到做到!

  做戏她比黄振友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不就是衬托自己?绝对的控制碾压够不够?

  狗当然是跟赤忱学的,让你自动跪下来叫爸爸可还行?

  此时黄振友凡是漏出的皮肤每一块是好的,青紫交加看上去十分可怜,下一秒他一抬头,猪头脸上闪过真切的杀意。

  “我要杀了你!”

  陈予瓷还真没把他这点把戏放眼里,聚了灵在手臂上一挡,那少年触到后反震开,在地上滑行了一大段距离才停下。

  她扭头问被再三刷新看法的判官:“他太弱了,我能帮他投降么?”

  帮对手投降别说在鼎山庄史无前例,相信其他地方也闻所未闻。

  判官脸色古怪,看方才被吊打的少年满眼通红,显然是有些魔怔了。

  人小孩一拳就能抡死你,你魔怔个啥呢?当然是小命要紧。

  判官点头,闹出人名不太好收拾,能避免自然就避免了。

  “34号出局。”

  陈予瓷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深藏功与名,正准备下场却被拦住。

  她疑惑的杏眸转过去瞅那判官,满脸的?

  判官脸色更加古怪了,感情这小孩不知道规则就跑上来打擂了?

  他清了清嗓子道:“获胜者要接受下一位挑战者的挑战,所以你还不能走。”

  许是怕小孩生气他又补充:“连胜十场可去天机阁挑选一件宝物。”

  天机阁?陈予瓷没听过,但并不妨碍她好奇。

  黄振友已经被拖下去了,她又站回擂台中间,神色自若。

  “这挑战者只限制年龄差不得大于十岁,我怕陈辞要吃亏。”

  庞敏荣一派春风的脸上有些担忧。

  萧无尽面上不以为然,一双狐狸眼却是时刻关注看台上跃跃欲试的人说道:

  “打不过就投降,陈辞不像会眼红那天机阁宝物的人。”

  不少十七八岁的都有些犹豫,毕竟他们上了就特别显的他们欺负人,不过总有人厚着脸皮上了。

  上台的少女还是个熟人。

  陈予瓷面色不变,稚嫩的小脸还有闲情逸致的朝她笑了笑。

  外罩轻纱将少女玲珑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她长相艳丽,显然她不能好好驾驭老天给她的脸。

  虽然是蒋家三小姐,却有股风尘味儿。

  蒋梦丹故意堆了个笑脸说道:

  “好巧,你以为是蒋家一个小弟子才上来会会的,没想到是你。”

  这拙劣的借口赤忱都不见得会信,更别说陈予瓷了。

  不就是觉得她好欺负又不想被别人说嘛。

  看在她长得不错的份上陈予瓷笑笑开口

  “无妨,可以开始了么?”

  “等等!我刚才看见薛世子了,你们是一起来的么?”

  蒋梦丹打断道,她不知道为什么,冰域一行是看那般天资少年多次和这个陈辞交谈,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只好心里安慰自己,陈辞是个男孩儿,年龄又小,薛世子照顾她是应该的。

  蒋梦丹对那天之骄子存了什么心思她自己一清二楚,上台还真不全是为了赢,若那少年和陈辞一起,说明二人关系匪浅,她就卖个破绽让她赢。

  如此一来陈辞就欠她一个人情,那薛世子说不定还会对她心生好感!

  若是不是一起,她想赢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一只大壮

今天的更新没啦,给我自己撒花哈哈哈今天双更。小伙伴们可以的话给薛世子送送红豆吧!他好可怜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