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二十七章 心神不宁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44 2020-09-15 15:34:28

  陈予瓷对她的内心活动一无所知,回了两字:“不是。”

  她朝看台上扫去,倒是没瞅间那抹绝色,失望的收回视线后她再次问判官:

  “可以开始了么?”

  沉闷的鼓声终于响起,蒋家最出名的就是炼丹,不知道这位三小姐是什么修?

  她本来充斥这怏怏的眉宇间带了点性质,仿佛本来缺了些什么的山水画落下一笔,让她整张小脸都鲜活了起来。

  蒋梦丹咬了咬唇,那种不适感又来了,虽然她不想承认,但陈辞和薛家世子是同一类人。

  站在那就自动摄人心魂,仿佛天生如此。

  既然陈辞和薛世子只是点头之交,那就别怪她出手了。

  一架扬琴出现在她身前,她手握双槌在上面不停的敲击着,叮咚的山泉声携着她的灵力充斥而出。

  擂台周身升起一道屏障,那灵音不断的撞击而上然后溃散。

  而被攻击的陈予瓷有些不好受,她的神识海比一般人强大,但并不能完全抵御灵音,她的神识海传来微微的刺痛。

  她轻皱眉头,下一秒在原地爆射而起,再出现时她出现在少女的后面悬浮在空中,一手停在少女脖颈的前方。

  蒋梦丹瞬间僵住了动作,她甚至能感受到脖颈上的凉意。

  她惊恐的发现,那手蕴含的力量足以让她毁灭,不由得屏住呼吸。

  陈予瓷扭头看判官,挑眉示意他宣判。

  那判官这才回神:

  “82号出局。”

  看台上一片嘘唏,没想到几息间就结束了。

  “得罪了。”

  陈予瓷收势,她的神识海不想难受就要从根源解决问题。

  那玩意就像千百跟银针不住的戳你脑袋,也紧紧是难受而已。

  待脖前的危险撤去后蒋梦丹才大口喘气,平日里高傲的小脸狼狈不堪。

  .

  鼎山庄有一处阁楼,在楼顶能将整个鼎山庄收入眼底。

  此时栏边站了一位少年,墨发随风扬起,露出清冽俊美的侧脸。

  凤眸看向擂台的方向,划过丝丝笑意。

  他侧首,朝身后的随从吩咐:

  “请她过来。”

  “是!”

  这个她一目了然,那位陈辞兄弟上台多久,世子就站在这多久。

  文泽青有些奇怪,上回冰域之行就见世子待她不一样,这位陈辞有何特别之处么?

  他走后独留少年一人立于栏边,那双凤眸似乎想到了什么,黑玛瑙般的眸子愈见幽深。

  踏上木栏一跃而下。

  在下一位挑战者上台后陈予瓷果断的举了白旗,她抱拳:“有点急事,见谅。”

  方才她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再加上她并不觉得自己能撑得过车轮战一打十,起码她现在没有做好这个打算。

  她回到看台时对上几个小伙伴不解的神情,蓝皓明道:

  “天机阁中有许多奇珍异宝,而且功法无数,堪比皇宫的藏书阁。你怎么突然不打了?”

  若去那天机阁的机会如此珍贵,那连胜十局的难度肯定更大,况且她总有一点不好的预感,她道:

  “我这眼皮直跳,没办法专心打擂,我想先回去看看。”

  众人见她脸色不太好看,皆是点头。

  赤忱见她有些焦急也不敢再耍宝,摇身一变恢复成当初在冰域初见的模样。

  “小爷带你回家。”

  同常人家宅子大小的躯体,阳光下浓密的毛发隐隐发亮,头颅低垂,冰凉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

  话落间巨大的银尾一卷就带她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出现在此地,他脸色有些疑惑,奇怪,怎么一会人就不见了?

  ....

  柔软的毛发将她护的牢牢的,替她挡去空间跳跃带来的压迫感,松开时她已站在一处无人之地。

  “小爷本体太大了,只能停在这里。”

  小奶音有些懊恼的解释着又变回成年人半腰高的模样。

  陈予瓷揉了揉它的狗头,一边飞快的朝京炉巷靠近一边道:“没事,本体太过引人注目,在城内出现会引起一些麻烦。”

  她跨门那刹那差点撞上一人。

  “奎叔不见了!”

  陈予瓷快速越过神色担忧的少年,院内站了一身材婀娜的女子,翎清正站在她旁边。

  莫若筠美目扫来,不复以往笑意莹然,一旁的翎清连忙出声解释:

  “奎叔一直没出现我们没注意,直到刚才刚才莫小姐来找奎叔,从房间地上发现了这个。”

  莫若筠手上捏着一块木块,极其眼熟,恰好就是林蜀奎想来不离身的腰牌。

  纹路晦涩,上面一个林字因为岁月蹉跎还有些磨损。

  陈予瓷记得奎叔为了保护这块腰牌特别装进荷包挂在腰间。

  周思程自责的开口:“都怪我,奎叔消失了这么久都没注意。”

  陈予瓷接过腰牌,摩擦着上面的林字,抬头开口:

  “往日里这腰牌都是放在荷包里,房间内可发现荷包了?”

  莫若筠开口:“没有,我进去就发现这块腰牌掉在床脚。”

  翎清也是摇头补充道:“屋内有没有任何痕迹。”

  她紧了紧捏着腰牌的手,嘴中嗤笑着,杏眸中却是一派冰冷。

  “来人还挺客气,起码奎叔还有闲情从荷包里掏出来丢在地上。”

  她回想奎叔接触过的人,没动机的没动机打不得打不过,总之对方不可能是临江城内的人。

  她对奎叔过往一无所知,他陪着她的时间比瑞辰帝还久,除了和她打交道,奎叔偶尔会见父皇。

  陈予瓷忽然明悟,抬头先对莫若筠道:“若筠姐,我要去求证一些事情。”

  这便是下逐客令了,此时她和莫若筠还没熟到可以袒露身份的地步。

  莫若筠颔首,离开的步子顿了一下,她撇过头轻笑道:

  “有事找我,毕竟是坦诚相待过的人。”

  陈予瓷一惊,却没全信,点头应下。

  她扭头对二人道:“我进宫一趟,你们在这等我。”

  “我也去!”

  陈予瓷看着少年的眼睛问:“我能悄无声息的摸进皇宫,你能么?”

  见他沮丧的摇头她又道:“信我,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二人只能看着半大的身影带着那抹银白色的狼狗消失在面前,竟没人注意她还是个孩子,一举一动叫人心甘情愿的信服。

  

一只大壮

今天没啦,不要等更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