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二十八章 云间林家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123 2020-09-16 15:00:00

  瑞辰帝对她的到来似乎早有预料,他独自一人坐在殿内,只留了几颗明珠照明,整座宣明殿昏暗静谧。

  他虽已经服下丹药解毒,可是双眸上还敷了药,白布遮去往日精明的眸子,挺拔的鼻梁下薄唇轻抿。

  陈予瓷的长相应该更像亲身母亲一些,陈家男儿都随陈鸿齐有一副好相貌,略显凉薄。

  一人一狗停于台阶下。

  他耳朵轻动,出声问:“小五带了谁。”

  “一个朋友。”陈予瓷心中有些古怪,她问:“父皇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她从不怀疑陈鸿齐的暗卫,只要她在临江城内干了什么,只要他想知道都可以知道。

  “林蜀奎不是南越国的人,他只是回家了。”

  陈鸿齐淡漠出声,陈予瓷看不到他的眼睛,不知道那双眼睛是否充斥着冷漠。

  她有点难以接受,什么叫只是回家了,她声音有些失态:

  “什么意思?你早知道他要走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陈鸿齐沉默许久,他没有像以往耐心安慰她,隐在袖口里的手紧握,青筋暴起。

  她突然想到什么,心有猜测,她问:

  “云间林家和奎叔有什么关系?”

  他隐忍许久才道:“都姓林,能有什么关系。”

  陈予瓷只觉得他今天特别的不对劲,和往日慈爱的模样大劲相庭。

  她走上去碰他才发现他全身紧绷。

  她张了张嘴,如此失态实在少见,她半饷才挤出一句。

  “你怎么了。”

  椅上的男人嘲讽一笑,缓缓开口:

  “当年林家留下林蜀奎助我巩固皇位,时间一久恐怕就忘了留了个人在南越国这事。新皇交替,林家恐怕是想起来了。”

  听完后她直皱眉,直觉皇家和林家渊源不仅如此。

  她相信奎叔不是自愿走的,林家这番做法全然不顾当事人的意愿,陈予瓷在心里给所谓的云间林家狠狠记上一笔。

  又听陈鸿齐道:“莫要做那以卵击石的事,林家人多年不浮于世,可有无数大能为之效力。南越国想与之抗衡也要掂量一二。”

  一个家族定是没有千军万马的,林家存在的时间太久,受过林家恩惠的大能不在少数。

  世人为何崇尚强者,不过有大能者可以一抵千罢了。

  她垂着头,赤忱以为她会很难过,可是它只看到满脸漠然。

  它有些发憷,往日里她被怼的在生气也不会这样,不管是之前还是在这异世,它总能感受到她的心境变化。

  此刻它想去感知,回馈给它的是一片空白。

  “我知道了,我回去了。”

  待她离开后殿内的明珠全部亮起恢复以往明亮的模样,屏风后的少年走出。

  “父皇,你也有重要的人被林家带走了么?”

  那少年负手而立,高挺的鼻梁和薄唇和那椅上的男人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陈奕揽往日里淡漠疏离的眸子有些复杂,小妹被林蜀奎失踪之事影响没有注意到父皇的异像,他站在屏风后却感知的一清二楚。

  男人笑了笑,说不出的无力和心酸。

  ....

  陈予瓷对殿内父子二人的对话一无所知,一人一狗走在京炉巷中。

  赤忱有试着去感知,陈予瓷似有所感偏头睨了他一眼。

  小奶音小心翼翼的响起:“我们还要去找奎叔么?”

  它此刻老实的不得了,恭恭敬敬的叫人。

  她轻笑了一下,问:“去哪里找?找到了然后呢,去送人头么?”

  赤忱有些难受,她行事低调,实际上极为嚣张不过,自嘲的语气让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它道:“如果知道奎叔知道在哪里我们可以跳跃空间把他带出来。”

  幽深的小巷寂静无声,陈予瓷抬眼朝前方看去,赤忱也是注意到有人。

  洁白无瑕的颜色与这漆黑的小巷格格不入,他抬腿朝前走了一步,俊脸清冽无暇,凤眸对上她时有种落入凡间的错觉。

  他瞥了银毛一眼:“林家画修无数,据我所知,好几年前便出了一位青阶画修。没记错的话,冰域外的灵阵,就是青阶。”

  言下之意别说带人走,就是进都进不去。

  说完他才拱了拱手:“五公主。”

  陈予瓷已许久没听别人叫她五公主了,她看着少年的俊颜眼神有些涣散,有一种他叫过无数次的奇异之感。

  只听他接着道:“我恰好对云间林家有一些了解,要耽误一点公主的时间。”

  她突然想起吟诗宴时他突然的出声导致御史夫人对她毕恭毕敬的,只觉得自己那时候借了林家的名声缓解了尴尬,于是他们带走了奎叔作为报酬。

  再回神时二人一狗已经坐到晗雪居的包厢了。

  她发现在他面前总是喜欢出神,总感觉放松过头了。

  她垂下眼帘,将一闪而逝的懊恼掩饰的很好。

  少年执起瓷壶,她便看着他抚琴的手给她涮杯倒水,最后洁白如玉的手端着瓷杯放在她面前。

  有些人便是端茶倒水的动作做起来也不失矜贵。

  她心思活络,不禁怀疑薛世子三番两次出现,是否对奎叔要被带走的事略知一二?

  他像是看不懂她的防备嘴角带了点笑,凤眸中碎了点点星光十分好看,他说道:

  “五公主在临江城内身份尴尬,林家人隐世,借用一下名头也无妨,这能挡下不少麻烦。”

  他又道:

  “据我所知五公主身上有林家看重的东西,五公主不妨加重筹码,如此一来林家会自动送山门和你谈判。还请公主不要意气用事,云间林家的存在,是南越国君主都难以撼动的存在。”

  她久久不言,薛佑安给自己倒了杯水,那最普通的瓷杯落入他手里仿佛焕出不一样的风采。衬的那双手完美无瑕,手指纤长线条优美。

  所有人都在劝她别和林家硬碰硬,字里行间都在告诉她现在不够格,陈予瓷很想知道,她身上什么可以作为筹码,可以在众人眼中庞然大物的林家谈判?

  她起身,赤忱紧跟在她旁边,她道:“说完的话我先回去了。”

  薛佑安动作一顿,脸上还是那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在她推开门那瞬间话音响起。

  “除非你不想赢,否则没人能让你输。”

  她侧过脸,“借你吉言。”

  陈予瓷看不到她离开后包厢内的少年放下瓷杯,在她面前温和的脸色瞬间淡下来,那双凤眸充斥着漠然,仿佛回到那九重天的神仙,不近人情。

  

一只大壮

红豆红豆红豆,看我渴望的小眼神想要宝贝们的红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