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第二十九章 心境

修仙有点佛系怎么办 一只大壮 2045 2020-09-16 19:11:26

  陈予瓷再出现在京炉巷时已恢复往日模样,扬着秀美的小脸步伐轻松。

  周思程心中一喜,只觉得有解决的办法,他连忙迎上。

  “五公主!可有办法了?”

  只见她稚嫩的小脸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毫不在意的道:

  “奎叔只不过回家了而已,等我长大了再去找他吧。”

  说完她越过翎清走进屋里,周思程一愣,他虽然没那么多心眼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他还想问个明白便被翎清拦下,她摇头:

  “公主都觉得束手无策的事我们就不要在提罢,公主不是说了么,等她长大,给她一点时间也给我们一点时间。”

  翎清并不是放弃的意思,想林蜀奎那般强者连反抗都没有就被带走,那般层次是此时他们抗衡不得的。

  她到底是看着陈予瓷长大,了解她此时定然难过,她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拦住这二愣子去找不痛快。

  夜幕降临,月光穿过树枝透过窗户射下点点斑驳,随风晃动。

  她看着天花板发呆,发着愣。

  窗外传来的声响叫她回神,她眼神未离半点,淡声道:“进来。”

  下一刻她被搂进一个香软的怀抱,她听到:

  “快点长大。”

  她怔神,忽的眼睛就酸涩起来,那晶莹夺眶而出,不要钱的往下流。

  所有人都在告诉她她不行,别冲动,今天她将那种无力感体会的透透的。

  她才筑基,在同龄人眼中是天资卓越,可是对上连南越国都要礼让三分的林家如同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她放在一个庞然大物面前。

  毫无反手之力,毫无作为。

  她不知道莫若筠为何半夜翻窗和她说这句话,可压抑良久的情绪还是叫不争气的她发泄出来。

  她不是真的幼儿,只是委屈,守护她长大的人说被带走就带走了,毫不讲理。

  待萧无尽等人一齐来找她时又过去许久,那日鼎山庄回去后他们留了心,交代了侍从关注陈辞随时禀报。

  被陈予瓷刺激后都闭了关,待所有人出关已是三个月后。

  庞敏荣最先开口:“过了这个月我们几个就要进入灵院学习了,陈辞你要不要一起?”

  去了学院玩乐时间就没那么自由了,他们几个在学院还好,陈辞可能就碰不怎么到了。

  潘罗也道:“年龄没到没关系,学院那群老古董看到你这般天赋应该会破格录取,背后再打点一二就能进了。”

  她若是在学院内修行或许能得到系统的教学,可她灵力特殊,不适合待在灵院。

  陈予瓷摇头:“灵院修行不适合我,你们去吧。”

  几人看向没骨头般靠在藤椅上的少年,他狐狸眼微张,就差没把目中无人刻在脸上了。

  萧无尽清了清嗓子,坐直身子道:

  “去了灵院到时候大家又在一起了,我们去了灵院你可能就没人陪你玩了。”

  蓝明浩啧了一声,这借口着实撇脚,他们闭关这段时间零零散散也有三个月,也没见人陈辞来找他们玩啊。

  陈予瓷笑了一下倒是没揭穿这些小孩,她说道:

  “修炼没捷径,我也没什么快速修炼的法子传授给你们。我看你们几个资质也不差,就是不肯静下心好好练。”

  这群小屁孩特别是上头有哥哥姐姐,难免被比较,长久下来几个小屁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真的天天玩乐为主。

  话音落下许久无人再开口,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是真的放弃修炼,演戏演久了,差点真的就以为自己是废物了。

  萧无尽又是那副嗤笑的模样,他眉梢微挑,扫过几人的脸。

  “现在开始努力也来得及,都是朋友,我就想问家里那几个贱种也值得你们自甘堕落?一个人解决不了的事就找朋友,怕个棒槌?”

  向来跟弥勒佛似的天天笑眯眯的蓝皓明僵硬了笑脸,相处下来陈予瓷对几人也有几分了解,看出他们和家里人出了问题所以从不提及家事。

  看来萧无尽自被刺幡然悔悟后也想将自暴自弃留在污泥的朋友拉出,陈予瓷没说话,她自觉她和几人关系还没那么好,这个时候不方便开口。

  潘罗的脸瞬间阴沉下来,陈予瓷竟在他脸上看出风雨欲来的架势。

  她不经感叹这几个小孩过于早熟,小看了他们掩饰自己真实感情的能力。

  萧无尽心知转变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他从藤椅上站起,理了理衣袖。

  “人的一生固然碰到各种挫折,面对是解决的第一步,陈辞,我说的对不对?”

  他噙着笑看她,丝毫不见当日被安慰的小少年,他眉眼风发,在流逝的时光内慢慢成长,心境不同以往。

  仿佛身份调转,如今她被他安慰。

  她点头:“对。”

  ......

  深蓝色帷幕上镶嵌着点点星光,闪烁着淡淡的光晕,宛如摇曳的小草,若影若现。

  院内的藤椅晃悠晃悠,上面躺着一抹小小的身影,稚嫩瓷白的小脸渡了银光,大大的杏眸如一潭清水倒影着星星点点。

  银毛卧在一侧时不时轻轻推一把藤椅,冰蓝色的眸子难得的安静一同看着星空。

  陈予瓷轻轻开口:“以前我修炼是因为奎叔督促,现在他走了,我为了有资本带回奎叔而修炼,等我回去后我要写一本书,书名叫....”

  她想了会,道:“那些年我为奎叔修炼的日子。”

  赤忱:“.....”

  她偏头问:“你为什么修炼?”

  它不假思索:“为了保护你。”

  她一愣又问:“还有么?”

  它思考了好一会,小奶音才响起:

  “为了随心所欲,如果小爷成了万兽之王,想干嘛就干嘛,谁让我不开心我就吃了谁。这样我就没烦恼了。”

  陈予瓷被逗笑,说:“那你还挺有志向。”她打击它:“四大神兽你怕不怕?血脉压制哦。”

  那双冰蓝色的眸子看了她一眼,仿佛看智障一样,在陈予瓷抬手打它之前小奶音又开口道:

  “等小爷强到一种境界就不存在血脉压制,就是因为这个血脉压制所以想变强,小爷可不想那么憋屈,丑鸟傻龟凭什么压制小爷?”

  陈予瓷哈哈大笑去撸它的毛,她说:

  “说得对,凭什么。”

  

一只大壮

问个问题,是屯着看还是更了就看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