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琅琅云中河

20

琅琅云中河 十七步ovo 1618 2020-09-16 23:45:23

    我爹曾经说过,我常常在不该聪明的时候自作聪明,该聪明的时候脑子里却总是缺一根弦。他说这话的时候信誓旦旦的样子仿佛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尖牙利齿地反驳说那是因为我没有一个聪明的爹,我爹被我气的七窍生烟。

  他被我气的七窍生烟也还是会把我最喜欢的葡萄留给我。

  我突然明白爹爹为什么宁愿冒着欺君之罪也不愿把我带回绛都,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一个人想要害另一个人,有太多太多的方法。

  在这里,自身尚且难保,又要怎么保护别人?

  临祁走了,带走了他想要的东西,留下了一句话。

  他说:“皇姐,这袍角固然是我的,害你的人却并不是我,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落水的时候,偏偏是云琅路过?又为什么偏偏是他救了你呢?”

  他的眼睛弯起来,像两轮弯弯的小月亮。

  我的脑袋一团乱。

  我知道他想说是这一切都是云琅所为,是云琅推我下水,是云琅设了局,是云琅想要害死我,是云琅想要陷害他。

  可这都只是一面之词。

  我是个实事求是的人,眼见有时候不一定为实,耳听也不一定为虚。我十岁那一年,有一次在集市卖橘子,有个卖猪肉的屠夫气急败坏地拿着刀,满街追着一个书生砍,涨红着脸骂他不要脸,骂他不知廉耻,骂他勾引自己的媳妇儿将来要断子绝孙。

  他骂的太难听,书生恼羞成怒,拿起我的橘子扔向屠夫,橘子遮住了屠夫的眼睛,屠夫一个踉跄没握住刀柄,刀飞了出去,砍死了书生。

  书生的血流到我的脚下,染红了我的鞋。我从没见过那么多血,原来一个人竟然可以流这么血。众人尖叫着四散而逃,我也很害怕,怕的想哭,但是又有点僵住,刚酝酿好情绪卡觉得可以哭了,就听见有人比我先一步嚎啕大哭起来。

  我愣在那里。

  屠夫坐在书生的尸体边上,那么一个八尺二寸满脸横肉的汉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鼻涕和眼泪齐飞,哭的稀里哗啦的像个孩子。

  他杀过很多猪,却从来没有杀过人。

  他说他从没有想过要杀了书生,他说他不是故意的,他说那是一个失误,他说了很多,但是没有人听,大家看见的是屠夫把刀丢出去,杀死了书生。

  大家看见的是他是一个杀人犯。

  捕快很快赶过来带走了屠夫,屠夫被带走之前把身上的碎银都给了我,他吸了吸鼻子说我一个小孩子出来卖橘子不容易,让我拿这些碎银回去交差。

  我害怕地捧着那些银子,那些银子上全都是血,我的手上也全部都是。

  他想伸手摸摸我的头,我害怕的躲开了。

  他让我不要害怕,他说他不是故意的,他说他不想杀人的,他说他不想坐牢他不想死,他说他还想再见他的宝贝媳妇一面就算她踢他打他扇他巴掌,说着说着就哭了。

  豆大的泪珠子统统砸在我的脸上。

  明明是那么魁梧的一个男人,眼泪却跟不要钱一样的拼命往下掉。

  我太害怕了,以至于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但是我永远记得他被带走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边哭边说:这里太乱了,你拿了银子就快回家去吧。

  可是我没有家已经可以回了。

  我好想我乱七八糟的小窝。

  我越想越伤心,啪嗒啪嗒地开始掉眼泪,眼泪越掉越多,打湿了衣服。流苏手忙脚乱地凑上来帮我擦眼泪,问我:“殿下,是三殿下同你说了什么话吗?”

  她虽然是个好色的姑娘,却是个很有主见的好色的姑娘,当下便义愤填膺地说:“三殿下欺负你,回头我便告诉大人和范大人,叫他们给你出气。”

  又凑上来哄我道:“殿下别哭了,再哭眼睛要肿了,眼睛肿了就不好看了,回头被大司农大人看见可怎么办呢。”

  我一下子就哭不出来了。

  她在我脸上擦了一阵子,把泪珠子擦干净了,见我不哭了,便说:“大司农大人进宫面圣,不久便回来了,殿下且等等,待大司农大人回来,殿下就狠狠告三殿下的状,反正大人与三殿下一向不和,不碍事的。三殿下在大人这里素来讨不到好,大人一定会帮殿下出气的。”

  我惊讶于她变脸竟然这样快,提醒她道:“你方才还给临祁倒茶的。”

  流苏理直气壮地说:“我见他长得好看,本以为他是个好人,没想到他是个会欺负姑娘的混球,混球不配让我倒茶。他还不如我们大人呢,我们大人虽然待人有些冷淡,却不是会欺负姑娘的混球,大司农大人是个心善的好人呢。”

  我:“……“

  她见我沉默没有讲话,便继续道:“殿下不是也知道的么?所以才爱慕大人,一如既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