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病娇反派今天黑化了吗

第十一章:矜贵孱弱的美人

病娇反派今天黑化了吗 栀苏苏 1929 2020-10-02 13:46:14

  “哈哈,说的也是。”

  一番调侃使车里的气氛缓和了不少,令季恒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女人似乎对他们没有一点印象。不过他也基本上确定了,这女人是真的没心没肺,对他们的身份应当是一无所知。

  “不知道你们打算去哪,能不能经过晚星别居啊?我就在那边下就好。”慕倾倾讪笑着,捋了捋头发。

  都怪那杀千刀的顾诚珏,搞得她这么尴尬。有时间一定要好好学开车,嘤嘤嘤……

  “这个嘛……”季恒沉吟着,看向后座。老大不说话,他哪敢擅自做主啊,还不知道老大对这女人存的是什么心思,他也不好表态。

  看得出身旁的男人才是能够决定她去留的关键人物,但他看起来真的不怎么好相处啊……

  慕倾倾放在大腿上的手紧了紧,硬着头皮对身边的“制冷机”开口:“那个,很抱歉麻烦您啊,如果可以的话能把我送到晚星别居吗?”

  容执摩挲了一下指尖,侧头看向她,眸色不明,“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个男人的手真是绝了,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冷白的肤色使得他的手看起来如同白玉雕成的艺术品。

  “啊?”慕倾倾看得有些楞神,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

  视线来到他的脸上,慕倾倾彻底失去思考能力了,这张脸比她粉过得任何一个明星都要好看,俊美近妖,狭长锐利的眸子没有夹杂一丝情感,却带着说不出的蛊惑,仿佛一眼就能看到人心里去。

  “我可以给你介绍个对象……”

  前面开车的季恒一个激灵,车身猛的摇晃,险些撞上路边的护栏。老天爷,他听到了什么,老大这是被调戏了?这女人可以啊,是条汉子!

  慕倾倾立刻回了神,生无可恋地捂住脸。日,她都说了些什么啊,这回彻底没脸了……

  “那个,我开玩笑的,哈哈。”她干笑两声,试图缓解眼下尴尬的局面,然而效果似乎不太明显。

  容执眯眸看着她,她似乎有些局促,坐姿很端正,两只嫩白的小手搭在腿上,低垂着脑袋,看起来很乖。

  “不必了,我平时也很喜欢帮助别人,就当是交个朋友。”他收回视线,“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哦,我叫慕倾倾。”她抿唇咽了咽口水,利落地回答。天哪,笑起来更好看了,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

  长得好看又有钱脾气还这么好,还愿意帮助别人不图回报,简直就是天使啊!

  慕倾倾看向他的眼神亮晶晶的仿佛他整个人都在发着光。

  季恒:“……”

  喜欢帮助别人?还交朋友?老大是怎么好意思说的呀,这话他听着都心虚。

  ……

  顾诚珏看着她离开,一时间有些懊恼。他这是在干嘛,明明互不打扰才是最好的。以前慕倾倾总是对他百般纠缠,他早就想摆脱了,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他低咒一声,将车掉头离开。

  *

  “那个,前面就到了,我在小区门口下就行了。”慕倾倾适时提醒道。

  “这天也不早了,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去不太安全,要不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吧。”季恒没有停车,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容执的面色,他觉得自己作了一个聪明的决定。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

  “不麻烦。”

  不等她的话说完,身旁的男人出声打断。

  慕倾倾瞥向他,他还是那副淡漠的模样,语气也没有一丝波澜,但偏生就是让她再不敢说一句多余的话……

  她抿唇想了想,把他身上莫名的气场归结为她对高颜值美人天生的敬慕。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点点星辰缀着,为无尽的夜色增添了几分温柔。

  “就是这里了。”

  车子缓缓停下,慕倾倾推开车门下车,外面的空气有些冷,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她搓了搓胳膊,转身礼貌地询问:“你们要不要进来喝杯水?”

  “好。”容执垂眸看着她,薄唇轻启,低沉的声线在此刻的宁静中显得有些撩人。

  季恒有些惊愕,看向他的眼神十分古怪。老大,差不多得了啊,咱们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不止季恒,慕倾倾看着他的眼神也带着些一言难尽的意味。她就随便客气一下,他怎么还当真了呢,看来这美人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连句客套话都听不出来。

  既然人家愿意来,她也不可能不让,何况这男人又长得这么好看,她根本无法拒绝他任何要求。没办法,颜值即正义嘛。

  晚风吹乱了他的额发,路灯淡黄色的光晕将他凉薄的面容柔和了些许,是时他轻咳几声,更显得矜贵孱弱。

  慕倾倾连忙输入密码开门,将人请了进去。

  “你们随便坐,”她飞快地把沙发上的东西挪开,“喝咖啡还是果汁?”

  容执也不客气,叠腿坐下,抬眸扫视一眼周围,看得出她是一个人住的,房子不大但设施齐全,装修风格也很温馨,不过主人似乎有些不修边幅。

  “白开水就好。”季恒只得跟着坐下。算了,老大都不急,他也不管了。

  慕倾倾分别给他们倒了一杯热水,“谢谢你们送我回来,不然我现在可能还在外头吹冷风呢。”

  “慕小姐当时身边似乎有朋友,怎么没让他送你?”容执把视线移到她脸上,慢条斯理地问。

  意识到他口中的“朋友”是指顾诚珏,慕倾倾有些恶寒,“他哪是我朋友啊,仇人还差不多,要不是他,我也不至于麻烦你们。”

  “这样啊。”他垂下眼帘,看着杯子里的水升腾起雾气,忽然勾起一抹笑。

  他语调轻缓,平平淡淡的一句话由他念出来似乎染上了些许缱倦,带出些不明的意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