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病娇反派今天黑化了吗

第三十章:试镜

病娇反派今天黑化了吗 栀苏苏 1411 2021-02-04 09:28:37

  “所有试镜女二的演员,到这里来抽签决定试镜顺序。”

  副导演推开休息室的门,手上拿着一个不大的塑料箱子。

  “我先抽我先抽!”

  “别挤啊,明明是我先拿的!”

  “宁姐,我有点紧张。”

  慕倾倾坐在长椅上,手上捏着刚刚抽出的纸条,美眸中隐隐蕴着担忧。

  试镜这个角色的一共有十二个人,她抽到的次序是第十,算不上好。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尽力就好。”

  叶宁翘腿靠在椅背上,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见她仍是忧心忡忡的模样,叶宁坐直了身子,双手并用揉了揉她嫩白的小脸,嗔怪道:“怕什么,琴洛洛这个角色最大的特点不就是嚣张骄横吗?你本色出演就好了呀!”

  “唔……说得也是。”慕倾倾的脸被她蹂躏得有些疼,“不过宁姐你再不松手我脸上待会儿该有红印了。”

  “啊对对对……”

  叶宁赶紧松了手,左右看了看,还好,依然白嫩精致。

  啧,手感是真的好啊。

  “十号,开始试镜。”

  ……

  盛夏的暮颜山,草木葱茏。

  上完早课,琴洛洛不等师父收拾完教具便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大师兄堂里的师父太严苛,早课都结束了,却迟迟拖着不肯走。

  她从腰间摸出一枚荷包,爱惜地抚了抚上面细微的褶皱,继而又小心地收了起来。

  琴洛洛在房门口来来回回踱了好几圈,险些耐不住性子,才见祁牧拿着书卷出了门。

  “大师兄大师兄!我等你老半天了!”

  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出现,她立刻欢快地蹦跳着跑了过去。

  “等我做什么,师父没有给你留功课吗?”

  祁牧被她扑得踉跄了两步,一手扶住她的肩膀,一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有些无奈。

  “功课啊……我回头让林语帮我做就好了!”提起功课,琴洛洛神色的变得有些不耐,嚷嚷着扯开了话题。

  “祁牧哥哥,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个地方,我……我有些话想跟你单独说。”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借着撩起碎发的动作轻轻抚了抚脸,想要掩饰自己微红的脸色。

  祁牧有些莫名,仍是应了下来。

  琴洛洛将他拉到了一处偏殿后,四下无人,她摸出腰间的荷包,踌躇着。

  “祁牧哥哥,我想说的是,我……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自从十五岁那年见到你,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非你不可了!这是我特意为你绣的荷包,希望你能收下。”她一口气说完,声音都在不自觉地发颤。

  他没有接,她就这样一直捧着,捧着她青涩的喜欢,捧着她忙活了几个日夜的蹩脚的绣品。

  静默了许久,他终于开口:“洛洛,你还小,可能不懂什么叫喜欢,我对你一直是对妹妹那般的疼爱,所以……”

  “不是的!我就是喜欢你,是切切实实的喜欢,是想跟你在一起的喜欢!我不信你一点都感觉不到,我不信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她急切地说着,晶莹的泪珠在在眼眶中打转,却倔强地不肯滑落。

  那模样,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与她搭戏的工作人员恍了恍神,差点没接上词。

  是谁说这女人空有皮囊没有演技的?这演技,在他刚刚搭戏的那些女演员中算是出众的了。

  “洛洛,或许是我不对,不该与你过分接近,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希望你不要在我身上继续浪费时间。”

  她攥着荷包,死死地咬着下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接连滑落,泛红的眼尾衬得她双眸晶莹无比,里面带着倔强和委屈,还有一丝乞求。

  “是锦瑟师姐对不对……”

  她哽咽着,艰难地问出这句话。

  方才视若珍宝的荷包被她攥得变了形。

  “是,我一直以来喜欢的人,只有她。”

  他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剧本上没有这一幕,但他觉得,即便是书里的祁牧,应当也不忍看到这般皎丽的美人落泪吧。

  “……好,我知道了。”

  得到了肯定答复,她一下子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

  是锦瑟师姐啊……

  果然,师姐那么优秀,所有的人都喜欢她,祁牧哥哥怎么会例外。

  “锦瑟师姐她,知道吗?”

  她抹去了脸上的泪痕,显得有些过分冷静。

  “她知不知道不重要,我只想默默守护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