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考状元

第四篇 岗

考状元 司空城 1135 2020-11-14 10:23:15

  一

  “神经病”医院,新上任院长,第一天上班,看玻璃门旁站着两个人——俩人在窃窃私语,院长问干什么的?一个说迎宾(就是保安),一个说是保洁员(搞卫生擦玻璃)。院长开始指导:迎宾,客人来了要迎上来,开开门;保洁要退下去,等没人时再擦玻璃搞卫生。俩人连忙说是,又忙请示干到什么程度最好,又问做到什么程度能获得奖励,什么时候能有奖励?“你擦得要干净,让人看不见玻璃,有人撞破了头就奖你。你(指保安),只要保证出入平安,每月都奖你。”

  二

  每天,二人各忙各的,不再站在一起。俩人各有各的目标,各有各的盘算。快要到月底了,平平安安,保安有些得意,一不留神说到奖励的话题,俩人争吵起来。最后打赌,谁输了谁怎么的……两人形成对立。二人都明白了,只有一人能奖励。

  三

  保洁雇了“有病的”,对他说:你若能撞碎玻璃我给你“奖励”,医院还给你赔偿。你不没钱看病吗,包治你的病。

  可是那保安太热情,见人就开门,见到老弱病残就上去搀扶。

  一天,保洁见“雇员”来了,就跑上前,借机挡住保安。“雇员”眼神不好,撞上门框,头出了血。虽说保安没了奖励,但是玻璃没撞着,没坏,保洁给了雇人的钱,又拿不到奖励,没出气,倒又憋气。

  第二天,保洁找了一个没病的,是要饭的。他以为保安当月注定没了奖励,就泄了气,不会积极,这次一定能成功。

  四

  保安察觉到保洁诡异的情绪,又重现忙碌的身影,心里提高了警惕。“不能让他得到奖励。”一来人就迎上去,提早开开门,提醒行人走路注意。

  保洁想对策,为了麻痹对方,常常不在岗位,躲在暗处寻找机会。他发现保安除了上两次厕所,天天站在那片刻不离。再进一步观察,保安每天很规律,一天两次,都是上下午的中间整点时。

  月最后一天,保洁约定那人准点来撞门,可是,那人的头撞出包,玻璃没撞碎——太结实啦。保洁急了,拿不着奖励,还要搭上“奖励”。

  “出去找石头。”

  趁着没人,雇员举起石头就砸,在砸碎的瞬间,保安撒完尿回来了,一把抓住“凶手”。

  一场“事故”变成了治安案件。

  五

  雇员在派出所招了,供出保洁“雇凶”经过和目的。保洁被院长开除了。

  院长找保安,“保洁的活你先干几天儿。”过些天又说,“一时也找不到人,你再兼一段。”

  一个月过去了,保安找院长要奖:一个月平安,还有,增加了工作,保洁那一份。

  “两份工作,保洁没搞好,一奖一扣,扯平。”

  “那我怎样能奖励?”

  “就那两条:一个月平安无事,玻璃干净得能让人撞破玻璃。”

  六

  保安想:这院长有病,他才该治病;犯不着和他生气,再生气自己得住进去了。走了!

  院长雇不到合适的人——没人肯干——院长一人干。

  自打病人撞破了头,一传十十传百,病人们都不往门那去,医生也看紧了不让患者出去。院长不擦玻璃,脏得谁都能看得见玻璃。内外不撞玻璃,挺安全的,不用人站在那,每天一切正常运传。

  院长也不操心了,一个人还挣仨人儿工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