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网恋奔现吧

第二十一章:谈判1,祝君眉寿似增川

网恋奔现吧 吻妹 2624 2020-09-18 05:33:52

  天下园林殊途同归!

  八个地方,前几处逛起来还比较有味道,越到后面越觉得乏味,感觉哪里都差不多。古院高墙、红木家具、千篇一律的假山奇石,好像到处都有南京瞻园的影子。

  也可能是因为受心情的影响,看什么都索然无味,没到中午就把八个景点转悠完了。

  踩三轮车的老太太累的直吭叱,在东关街丢下王默和赵倩,领着100元工资乐呵呵的收工了。

  东关街是一个完全被商业化的古街,除了两边沉寂感十足的古房屋,基本没有什么可参观性。从街头走到结尾,看看熙熙攘攘的游客,又从结尾走回街头……

  街巷里有一家枣糕店比较有名气,100元四盒。且不知道好不好吃,总算是带了特产、给自己来过扬州留下点证明。

  游街玩的毫无趣味,王默看一眼手机里的时间,见才11点,就问赵倩要不要去瘦西湖二十四桥打卡。

  “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吧!要不然也没地方可去了。”

  从做攻略时候的为时间不够用范愁、到现在身临其境时的没地方可去,王默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仅仅只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了一场意外吗?

  那么接下来还有三四天,他们都要以这种方式去度过?

  这样一想,王默心里莫名的难受!

  曾经多么期待和憧憬的事情,到了现在反而成为了一种煎熬。路途,不再使人向往、风景不再是享受、感触到的不再有快乐欣忭,那些写在旅行计划书里的,也成为了给自己和对方最残忍的折磨……

  “不去了!太热!”赵倩冷着脸说。

  看一眼头顶阴沉沉的天空,赵倩拧开瓶盖喝一口水。

  赵倩包着一口水嘟嘴沉吟,又看了看街道两边,把水咽进喉咙里清了清嗓子对王默说:“我们去吃海底捞吧!你看看地图导航里有没有店。”

  ……

  在扬州的京华城购物商城二楼,殷勤的服务员给王默拉开椅子,礼貌地欠了欠身:“先生您请坐……”

  海底捞的服务据说是火锅餐饮界最赞的,细致入微,就差替客户喂食了。

  赵倩跑去拿了酱料,坐回去看一眼王默问:“你怎么不取酱汁?”

  王默不是太喜欢吃火锅,总觉得什么菜往锅里一烫就一个味了,即便沾了酱料也吃不出什么感觉来。所以每一次有这样的聚餐,他都不是太积极,同事们都很友好,酱料会有营销部的公关小姐姐帮他调好端来。

  “我喜欢吃原味的,不需要酱汁!”王默笑了笑说,随手端起一盘鸭血,又问赵倩要不要放上。

  “怪人!”赵倩看王默一眼,自语道。火锅的热气缓缓升腾着,排烟机呼呼作响。

  今天的扬州格外显热,反显出商场里空调的好处,一顿饭吃下来,舒服到让人犯困。

  有个营业员告诉赵倩,凭消费单可以兑换一次美甲和一罐可乐!王默去领了可乐,然后坐沙发上等待去做美甲的赵倩,

  没等多久,他就睡着。

  昏昏沉沉,在睡梦中一个激灵惊醒的时候,见赵倩正站在面前看着自己。

  “啊,不好意思,我睡着了。”王默胡乱的揉一揉脸,打着哈气说。

  赵倩没有说什么,暑夏的午后本就容易犯困,更何况昨天晚上都没睡好。

  看一眼自己留在王默下巴和脖子上的指甲划痕,赵倩抿了抿唇问:“你不要紧吧?”

  “啊?什么?”王默不明所以的低头看看自己,以为哪里出了问题。

  “没什么!”赵倩低首晃了晃,忽一抬手,扬着手掌问王默:“你看我刚做的指甲,挺赞的是吧?”

  “嗯!”王默点点头,面对赵倩忽如其来的亲切,又有些无所适从。

  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谁也说不清楚对方给自己的感觉,不远不近,不亲不疏,不憎不爱,不想太腻歪的缠着对方,但又心心念念的想看对方一眼、再一眼……。

  王默是销售员出身,是那种靠嘴吃饭的人,言语技巧是他的职业技能,理当可以哄一哄赵倩,找出一点有违和感的话题化解尴尬。可是他的心里存有愧疚,这便让他不知道怎样摆放自己的位置,职业技能反而成为了畏葸不前的挡板。

  他会思考赵倩眼中的自己,一个第一次见面就侵犯了自己的人,能有什么好感?我的身上一定贴满了各种灰色的标签,上面写着寡廉鲜耻或是乏善可陈。总之,不会再有值得自己自信的东西。

  自卑,刺肉折骨的折磨着王默,一度成为他对待这个问题中最疼的刺。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向赵倩示爱,堂而皇之的为这一场意外做个善终。但是自卑让他没有勇气,赵倩对待自己的每一个态度都将决定接下来的发展。

  巨大的玻璃幕墙外暑意正浓,天空上灰茫茫一片,让整个城市都笼罩了一种焦躁和憋闷。

  赵倩还想说什么,昂着脸看着王默,他的下巴上一道血痕,那是自己指甲的杰作。

  见王默对自己没有什么话可讲,赵倩也一时不知道再说什么,欲述还休的抿了抿薄唇,转身在他身边坐下来。

  回南京的火车需要等到下午的4点钟,看一眼时间才12点半,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坐下来休息。

  没有话题可谈,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看一看手机,或是注视着从跟前匆匆走过的路人。会有人拿异样的目光看向他们,五颜六色,但对于王默和赵倩而言,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旅途还在继续,可是,两人都已疲惫不堪!

  ……

  最终还是放弃了订好的火车票、打车返回南京。从扬州到南京60元\人,火车是13元,王默生长在单亲家庭、和妈妈相依为命,自小就节俭。这个数字可能会让王默敏感,甚至于耿耿于怀。

  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吝惜的人,理由得当,他愿意为赵倩花光所有积蓄。

  返回南京的车子里两个人都昏沉沉的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到达了南京市区。好在司机会送他们去夫子庙的民宿,省去了搭乘地铁的功夫。

  第三天的旅程远比想象的要精简的多,才下午的3点钟,就已经回到了住所。

  看到屋子里早上没来得及打扫的狼藉,他们开始收拾。王默把气球逐一取下来扎破,赵倩则用抹布擦拭茶几和沙发上的蛋糕渍,明显的垃圾清早已经做过处理了,可房间里还是狼藉满地。

  王默把滚落在床底下的气球掏出来,看到口红,心里莫名的沉了一记。

  “这个……,”王默将口红赛回盒子里,递给赵倩说:“你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吧”

  昨天晚上的事情多少还是有一些残碎记忆的,赵倩抿着唇点一点头,接过口红礼盒道了声谢谢。

  “哦,我给你的买的礼物忘记给你了,等下……”

  赵倩说着,四下找了找,这才发现,原来昨天的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喝醉了,竟然连把礼盒藏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后来还是在卫生间的盆柜底下找到了那个礼盒,递向王默的时候,昂视他的眼眸中星光闪烁。

  “呐,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希望你不要嫌弃!”

  “怎么会?”王默接过礼盒,心里还是蛮感动的!拿手上晃了晃问“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你打开啊!”赵倩看一眼王默手里的盒子,又面朝王默浅浅的笑了笑:“已经是你的了。”

  拆开彩带,再小心翼翼的掀开油亮的包装纸,里面是一个类似鞋盒大小的纸盒,揭开后,王默看到躺在里面的,像是一本书。但又显然不是书,封面上写着:‘祝君眉寿似曾川,2019年7月,公主。’

  “这是什么?”王默问。

  赵倩背着手踮脚晃了晃,看向王默的脸,浅浅的笑一笑:“你打开不就知道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