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5章原来是这么回的国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289 2020-09-11 17:55:00

  开门的声音让所有老师都惊奇的向门口张望着。

  一个老师好心的提醒道:“么么呀,冯主任在他办公室等你们呢。”

  “谢谢,王老师。”这是一位教高中数学的男老师,开学之前冯年特意带着冯么么把教高一的老师全都拜访了一遍。现在,冯么么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闯祸的时候没感觉,现在祸事已成。冯么么面对一众老师的时候才感觉到丢人。

  丢人啊,丢人。可是丢人又怎么办,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硬着头皮去面对。

  冯么么敲了敲门。

  冯年怒不可竭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进来。”

  一个头闪进门内,两个头闪进门内。直至时薇和冯么么都走进屋内,冯年才又开口道:“关门。”

  屋内陷入了沉默,三个人,六双眼睛,在屋内打起了架来。冯年的眼睛如利刃般剜着,恶狠狠的盯在冯么么和时薇身上。

  两个人被盯着的如在芒刺,心惊胆战的站在原地。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冯年猛地一拍桌子。

  “我,我。”冯么么一哆嗦,连忙蹦出来两个字。可是这要怎么开口呢?真是羞于言说。

  “我什么?说!”冯年又再次吼道。

  “我,我。我一溜溜球砸中别人的那个了,然后我把那个被我砸伤的衰子送医务室去。就这么简单。”冯么么闭着眼睛把所有的事一股脑儿全说出来了。

  “衰子?我看你才是衰子。时薇,么么说的是真的吗?”冯年再次确认道,没有听到时薇的回答,冯年怎么着也不放心。

  看到时薇点头后,冯年才又说道:“好、好。到是诚实,我想这里面也不会有时薇啥事情。你倒是敢做敢当,现在要怎么处理吧。”

  冯年稍稍敛了怒气,最起码事情不向外面传扬的那样,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时薇,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对么么说。”

  时薇刚刚掩上身后的房门,就听到屋内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老冯,冷静啊,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啊。你这既是家暴,也是校暴。冷静点,千万冷静点,别冲动呀!”冯么么的声音隔着房门传了出来。

  “我冷静个屁!!你给我捅了那么大的篓子。你要我怎么冷静。”

  时薇惊愣的站在门外。看来,冯年这次是真的被气的不轻。以往温文尔雅、鲜少有怒气的冯年也开始暴粗口了。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假象。面对冯么么的时候,冯年就没有冷静过。

  小棉袄不假,但是惹祸精也是真。人家就是有这种本事闯了祸,还可以逢凶化吉,让人对这个小妮子生不起气来。

  “别躲了,”冯年抓狂的说道,连气带跑,现在的冯年已经不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几圈下来早已是气喘吁吁。

  “傻子才不躲呢?谁知道你会使出什么手段来对付我。”冯么么灵活的身体围着桌子、椅子打转,边躲边说。

  “停一下,停一下。我不打你了还不行吗?”冯年抚着心口,喘息的说道,“我不打你可以。但是,下午开会你要当着高一年级新生的面把今天的事情详细的说一遍,然后作检讨。”

  如此丢面子的事情,冯么么哪里就肯同意。

  既然休战了,冯年也就顺势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茶,缓了口气才说道:“不只为你,外面流言漫天飞,你不来澄清,那你和时薇就只有背着这些流言蜚语过完这高中三年,孰轻孰重你自己想想。”

  一语惊醒梦中人,最重义气和友情的冯么么,哪里就会让无辜的时薇平白受了这等委屈。

  “好,你安排吧。我检讨就是。”

  冯么么说的是慷慨激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让冯年直皱眉头。男孩的习气学的一样也不差。如果可以,冯年真相问问送子娘娘是否在送孩子的时候,把么么的性别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这样的心里安慰后,冯年倒还心里舒坦些。

  “那你就回教室等着。安分点,别再捣乱。除非你想把你爹早点气死。”冯年无奈的说道。

  “放心,父亲大人。一定安分。”冯么么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注意称呼,”冯年皱着眉,再一次叮嘱道。这已经是叮嘱了无数次,身为父亲,又身为老师,这种身份的转换有时候真的不好拿捏。

  “知道了,在学校要叫您冯老师。不会忘的。”冯么么再一次的保证道。

  可是,对于冯么么的保证,冯年从来就没敢相信过。权且就这么着吧,还能怎么办?

  冯么么从冯年的办公室出来,发现时薇并没有走,就站在门外不远处。冯年办公室的门一点也不隔音,建造房子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因此,声音稍大点,站在门外的人就听得一清二楚。

  多年的友情是做不得假的。二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向教室走去。

  回教室的路上,冯么么迎面碰见了刚刚在教室嘲笑过自己的黄海。

  “你爸让你去他办公室是不是因为你那一球?”黄海嘴欠的问道。

  “滚,”冯么么没好气的白了黄海一眼,“看谁谁烦,不要惹我。”

  见黄海没走,冯么么转向时薇,掏出今天惹事的元凶:“薇薇,你刚才肯定没有看清楚,我是怎么玩球的吧。”嘴上说着,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停着,作势就要往黄海身上打去。

  黄海低头,闭眼。好半天,才发现冯么么是虚晃了一招出来。

  伊童坐在座位上,手里拿着女医生给开的膏药。今天是上学的第一天,来到新地方的心劲完全被后悔所取代。

  其实,伊童的父母要回国的时候。伊童是不愿意跟随的。毕竟伊童生在美国长在美国,虽然有爱国情节但是对未知事物的胆怯让他对回国一事始终望而怯步。

  他不明白回来以后要面临着什么?虽然天生的冒险精神和对新事物的探求让他在父母一遍一遍的鼓动和威逼利诱下,渐渐对回国有了一丝盼望。可是,你看看。上学第一天就遭到如此的撞击,真是人生的噩梦。

  唉!现在想回去,也是不能够了。

  话说,伊童是怎么回国的,这还要从一开始说起。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各方面的条件远不如美国。

  伊童的父亲伊战国和母亲王月容远赴美国留学后,便留在了国外。父亲伊战国搞科研,母亲最后选择了开了一家中餐馆。

  对于留在国外这件事情,伊战国和王月容是有分歧的。伊战国要求回国报效祖国,王月容说在外面条件好非要留在外面。为此两个人冷战了一段时间,可是男人吗?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有时候也不得不妥协。最后,二人背井离乡开创了一番事业。

  中国人骨子里总有一种叶落归根的思想,况且祖国日益发展壮大,对各类人才也是极尽招揽。王月容就有了回国的打算。伊战国当然是十分赞同,二人一拍即合。纷纷收拾行李准备回国。

  可是,习惯国外生活的伊童当下就不乐意了。

  “童童,快收拾行李。”王月容说道。

  “no.no.no.你们连征求我的意见都没有,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有表达我想法的权利。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们: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儿。要回去,你们回去。”伊童抱怨的说道。

  “不行,要回去一起回去。我们走了,你在这儿吃啥?喝啥?咋生活?”

  王月容虽然出国多年,但是中国女性为儿女操劳的心态一点都没有变。毕竟,小时候受的教育根深蒂固的扎根在王月容的骨血里。

  “咋生活都行,就是不回去。”伊童固执的说完后,就匆匆的上楼去了。

  “nike,你听妈妈说,nike,”喊了半天,回答王月容的只有紧闭的门扉和空空如也的楼梯走道。

  王月容当时就傻眼了,回头望了望正在收拾行李的伊战国:“战国,你说句话呀。现在可咋办?”

  “咋办?当年我要回国发展,你偏不让,非一心八道的要跑到这儿来。现在孩子不同意回去,你让我怎么办?”伊战国抱怨道。

  伊战国是一个念旧的人,当年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伊战国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好不容易刚刚适应国外的生活,王月容又要回去。回国当然很高兴,可是伊战国一想到又要面临着许多的未知,就打心底生出一股惧意。这些未知里面,最让伊战国担心的就是伊童的教养问题。习惯了国外生活的伊童,是否能接受中国式的教育。

  “那怎么办?把伊童一个人放在国外,我不放心。”王月容担心的说道。

  “不放心那就不回去,孩子不愿意回去,你还能胁迫他不成,又不是三岁小孩可以任你摆布。”

  伊战国抱怨式的话语倒是真成了王月容的救命稻草。

  “胁迫,对胁迫。就这么办。”王月容高兴的说道。

  “喂,你可悠着点。别做过激的行为。”伊战国叮嘱道。

  “放心了,放心了。我知道该如何做了。”王月容高兴的说道。

  结果,第二天就有人上门看房子。

  “王女士么?我是在购房网上看到了你要售卖房屋的信息。今天早上刚给你打过电话。”

  “欢迎,欢迎。请进。”王月容看到买房人的到来,高兴的往里让。

  “我这是两层的小楼房,屋内所有家电一应俱全。你搬过来就可以住,不需要另添置东西,当然如果你想要添置,也是可以的。”

  伊战国跟在王月容的身后,用中文毫不避讳的向王月容问道:“你这是打算买房?不会是为了咱们的儿子,伊童吧?”

  王月容点了点头:“我断了他的后路,看他要不要跟我们回国。我是他的母亲,不信还弄不了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