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6章伊继元去接孙子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62 2020-09-12 11:10:27

  “不不不,对付孩子不能用这种方法。”来看房子的外国人好心的说道。

  王月容和伊战国震惊的回转头,看着说话的外国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会中国话?”

  “当然,都在学。我给我孩子报了一个班,我也跟着学了点。”

  尴尬了,尴尬了。说中文就是不想别人听到,可是谁会想到来买房的居然是一个中国通。王月容和伊战国尴尬的笑了笑。

  “小孩子不懂事,我们正在为了他的事情头痛呢?”伊战国为缓解尴尬笑着说道。

  “小孩子,你要尊重他的想法。不能强迫他,有时候和他谈谈,他会很愿意听你们的话的,”买房人诚意的说道,“我不想因为我买了你们的房子,而成为你们逼迫孩子的帮凶,那样我会很难受的。如果你们的孩子同意和你们一起回国,我倒是愿意买你们的房子。谈好后就给我打电话,我等着。”

  王月容和伊战国送走买房人后,就陷入了沉思。买房人说的很对,一语倒是惊醒梦中人,在国外长大的伊童,需要的是绝对的尊重和信任。

  傍晚时分,伊童终于回来了。刚进家门,王月容就说道:“童童,你可以和妈妈谈谈吗?”

  伊童愣了一会,说道:“当然,我很愿意。”

  一杯茶,几块面包,就当是下午的茶点。

  “我和你爸爸要回中国,我们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你能不能和我们一起回去?”王月容恳切的问道。

  王月容的态度也让伊童软下了话语:“我不是不想跟你们回去。只是那里的一切我都不熟悉。”

  “你是担心,是吗?”王月容试探的问道。说完又说道:“你喜欢喝茶,喜欢吃中餐,所以在饮食上面你不用担心。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和你说汉语,所以在语言沟通上也不用担心。至于朋友吗?现在有互联网,如果你想他们了,可以在网上和他们见见面,而且你在那边还可以认识许多新朋友,不是吗?”

  王月容在焦急的等待着,生怕伊童会拒绝。

  如果真的拒绝了,王月容可能真的要来强的了,到时伤害的只有与伊童之间的感情,那是王月容最不愿意看到的。

  强迫有很多种,不是只有威逼利诱,还有让人心软的央求也可是算是强迫的一种。只要是因为外在条件,而产生本不是自身所情愿的事情,都可以把他归结于强迫的一种。

  只是用让人心软的办法屈服,算是顶高明的强迫的一种。

  焦急的等待中,王月容又说道:“你难道舍得和爸爸、妈妈分开吗?”

  伊童摇了摇头,好半天才算答应下来:“好吧,我同意和你们一起回去。”

  伊童的让步,是需要很大的努力的。他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除了父母,就只有只见过几面的爷爷奶奶。其余的都不熟。

  听说,奶奶家里面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太奶奶。太奶奶年纪大,不能坐飞机,几次回家太婆婆都被她的女儿接走了,所以伊童一直没见过。

  欢喜的自然不只是伊童的爸爸、妈妈,还有伊童的爷爷伊继元和奶奶柳淇。

  “收拾好了没有?收拾好了,就和我去接儿子和孙子。”伊继元乐得是手舞足蹈。

  多少年聚少离多的日子,让伊继元和柳淇只能看每年儿子寄过来的照片聊以***。现在科技虽然发达啦,视频通话也变的很普遍,但是只看得到摸不到的感觉,就像望梅止渴般,不能直触到心底的感觉总是不美。

  现在好了,马上就能看见儿子、孙子啦。怎么能不美。

  “好了,好了。你催个什么劲?”柳淇整了整衣服,最后再照了一下镜子。

  “可以走了,妈您慢点。坐轮椅,我推着你吧,”伊继元扶着伊童的太奶奶李曲。

  “去哪儿?”李曲年纪大了,有点糊涂,不由得重复的问这个已经问了好几次的问题。

  “去接你的重孙子,”伊继元重复的说道。

  “噢,好。去接重孙子。”李曲欢喜的坐在了轮椅上。

  汽车的轮子平缓的摩擦在笔直的马路上,唱着欢快的曲子亦如伊继元和柳淇现在的心情。

  “老公,你看我今天漂不漂亮?”柳淇扳正后视镜对着自己,来回瞄了又瞄。

  “漂亮,漂亮。这大妹子跟天女下凡一样。”

  柳淇微微一笑,转回头无奈的说道:“这咋又迷糊了。妈,我是柳淇,你的儿媳妇。”

  “噢,儿媳妇呀。谁的儿媳妇?”李曲又问道。

  “你的呀,妈。”

  “别胡说,我儿子还在上学呢。哪就有儿媳妇了。早恋可不好,回头我要说说他。”李曲责怪十分不苟同的看向柳淇。

  李曲年岁已长,犯了老年痴呆,可是也只是间歇性的老年痴呆,一会儿清楚,一会儿糊涂。

  现在正是在糊涂的时候。

  伊继元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又返老还童了,你说是不是?”

  “就你?还返老还童。这都多大年纪啦?”

  伊继元看着坐在副驾驶上,一路陪伴自己风雨里走过来的柳淇,眼里满是感谢。

  老伴,老伴,说的真的一点也不错。人已近夕阳,最需要的就是陪伴。这位糟糠之妻对自己不离不弃这么多年,伊继元是充满感谢的。

  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伊继元和柳淇从后备箱里弄出李曲的轮椅后,推着李曲就进到机场等人的地方。

  人潮汹涌,到处是欢呼雀跃的声音。柳淇也看到了伊战国一行人。

  “儿子,儿子。在这儿。”柳淇摇动着双手,欢呼的说道。

  亲人见面分外眼红,柳淇,伊战国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早已经濡湿了眼眶。

  “爸,妈,”伊战国和王月容分别唤出了这一声称呼。

  “好,好,回来就好。”伊战国虽然眼里润泽有光,但是欢喜和欣慰还是不需言表的。

  “快叫爷爷,这是奶奶,这是太婆婆。”伊战国拉着伊童挨个介绍道。

  虽然前几年见过,但是伊童对于伊继元和柳淇还是生疏了许多。也是因为高兴,伊战国拉着伊童挨个去认识,也算是对于回归祖国表达激动心情的一种方式。

  “爷爷,奶奶好,太婆婆好。”伊童礼貌的称呼道。

  “好、好、好,快快上车我们回家。”伊继元连忙说着话。

  许是太高兴了,伊继元和柳淇只顾着去拉伊童,倒是把最年长的李曲忘的是干干净净。

  兴奋真的能冲昏人的头脑,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一刻,最清醒的要数被人围在中间的伊童了。对于这些突然热络起来的家人,伊童还是有点手足无惜的。

  “爷爷,太婆婆。”伊童回头望了望,众人的焦点都在相聚的这一刻上,倒是把太婆婆落下了。

  “哎哟哟,只顾着高兴。”伊继元连忙往回走。

  伊童在父亲伊战国的眼神示意下也跟着伊继元走了过去:“我来吧。”

  伊童说完,就推着李曲往前走。

  “继元啊,你回来了。”李曲扭头看着推着自己的伊童开心的说道。在李曲的印象中,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伊继元了。

  李曲的话让伊童怔愣住了,让所有的人都怔愣住了。

  “妈,他是你的重孙子,伊童。叫你太婆婆。”伊继元连忙纠正道。

  “胡说,他是我重孙子,那我儿子呢?”李曲连忙问道。

  “我,我是你儿子。”伊继元连忙说道。

  “哪有乱认妈的,而且,你也太老了。”

  李曲的一句话把伊童逗乐了:“爷爷,太婆婆今年多大?”

  伊继元还没有回答,就听李曲说道:“没有狗年纪大。”

  在年纪方面,李曲倒是不糊涂。在李曲的记忆里,有两件事情是永远记得的。一个就是不想老去,年老是件令人恐惧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快入土的老人。所以,在李曲得病之前,最不想别人谈论的就是她的年龄问题。得病之后这件事情倒是没有忘记。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戏曲,李曲唱了一辈子的戏,虽然不能再唱,但是只要看见关于戏曲的东西,李曲眼睛里总是充满柔和。

  伊童皱眉望向自己的父亲,没有狗年纪大?倒底是几个意思?于是,伊童向望过来的伊战国耸了耸肩,一脸疑惑的表情。

  伊战国搂过伊童的脖子,附在伊童的耳边低语。伊童才恍然大悟,原来说的是不承认自己老的一种说辞。

  老小孩,老小孩。众人也没有再与李曲计较年龄大小,说话谁站上峰。她怎么说,就是什么。李曲这才满意的住了口。

  众人都没有回家,相约去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吃到家里的菜,现在最主要的是话家常,诉衷情。

  “伊童,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惯中餐。随便点的一些,你尝尝。”柳淇关切的说道。

  “不用管他,他长了一个国际胃,什么都吃,什么也都吃得下。在国外,我们也经常做中餐,他吃的惯的。”就听伊战国在调侃着自己的儿子。

  伊童倒也不在意,微笑着谢谢柳淇用公筷夹过来的肉片。

  “嗯,味道真好。这是什么肉?”伊童嘴里的肉还没有咽下去,囫囵的说道。

  “喜欢吃?”柳淇微笑着又夹起一块放到了伊童的餐盘里。

  伊童点了点头又塞了一块含在嘴里。

  “牛肉,酱牛肉。在尝尝这个。糖醋排骨。”柳淇又夹了另一块带有骨头的肉放在伊童的盘子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