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8章冯年是班主任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041 2020-09-13 11:28:54

  恰在此时,高一的年级组主任,冯么么的父亲冯年,刚好走进教室。

  欢乐不已的教室氛围,立马安静的如平静无波的水面。同学们敛声静气,大气也不敢出。

  黄海连忙坐在了冯么么身后的空位上,低头俯首也不说话,可是心中就没少嘀咕。

  好多学社都认识冯年,就算是一些新来的,也在学生小声的嘀咕中知道了冯年的身份,自然是不敢放肆。

  冯年推了推脸上的眼睛,缓缓的扫视着班里的学生,样子慈祥而和蔼。冯么么在扭头向时薇撇了撇嘴,小声的说了一句:“看见没有,温柔全部都用在了这里,对我......呵呵。”

  时薇也不说话,只是用胳膊肘碰了碰冯么么。回转头的时候,果然看见了冯年正若有所思的望了过来。

  刚刚在老虎嘴上拔了牙,还是老实点为妙。

  冯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冯么么,眼角的余光指着冯么么身后的一个位子:“那位同学,趴在那里干嘛?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黄海压低了头发现冯年的手指着的方向还是自己,慢慢悠悠的就想站起来。

  “不是你,你后面那位。”

  黄海见说的不是他,缓了口气老实的坐在了位子上,转身往后轻轻的撞了几下:“叫你呢。”

  伊童抬头,看见冯年点这头指向自己,就听,冯年再次问道:“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班里有个人嘴快:“他是被溜溜球砸的。”

  一句话惹得班级里的人哄堂大笑,显然是知道事情的始末。

  冯么么眼睛急利盯着说话的人:“这个孙蒙,居然敢笑话我。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你爸在看你呢?小点声。”时薇的话又再次传来。

  这三年看来是有的过了,每时每刻怕都在冯年的眼皮子底下。

  冯么么再次和蔼的看向伊童,与之前看向冯么么的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你叫什么名字?”

  “伊童,”说话人的声音弱微微的,大家与刚刚孙蒙的话语一联想,欢笑声立马响彻了整个班级。

  “有什么好笑的,说出来听听。让我也欢乐欢乐,”冯年明知故问,肺都快气炸了,但是语气和缓神气淡然,一点也看不出生气的样子,只有与他朝夕相处的冯么么知道,自己的父亲真的是被气的不轻。

  冯年有一个习惯,极力忍耐怒气的时候,他的手指总会十分规律的在桌子上敲击,一下一下不轻不重。

  学生们似乎也发现了异样,笑声慢慢的收敛住了。冯年见教室内又安静下来,才慢慢收住敲击在桌子上的手,转而推了推脸上的眼镜:“你叫伊童?”

  伊童点了点头。

  冯年拿起分班名单看了看,班级里姓伊的人就一个。立马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恩师的孙子,脸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表情,不过愧疚居多。

  也不便说什么,冯年只是点了点头。就看向了门外,大家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没有多长时间就见几位老师相继走了进来。

  冯年是笑脸相迎,把老师一一让到讲台上:“这几位就是未来一年之中要教我们班的各科的老师。就从我开始让大家认识认识。我叫冯年是高一的年级组主任,是你们的语文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

  同学们聚精会神看着一个个老师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为大家加油打气。冯么么正襟危坐,手下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停下来过。

  腿上摊开了一本本子,冯么么在本子上盲写着什么,写好之后拿给时薇看了看,差点没把时薇笑茬。

  只见本子上面写着:“轻飘飘一去二三里。叽呱呱四五句白搭。什么雄心壮志、清华北大,觉一睡多全没了。六月汗珠落地,七月和鸡比早,八月与狗夜行,九月秋果满地,本应丰收季节,十月发现瞎忙一场。冬月将至,腊月冰天雪地,寸草不生,应该冬眠,想了想什么清华北大,且看明年吧。”

  “意思非常的对我的口味,只是不押韵,”时薇看老师都忙着在讲台上给大家做工作加油打气,在底下小声的说。

  黄海见前面的两个人低头哈哈笑,趁着老师相互之间话别的时候,伸手把攥在时薇手中的纸条拿了过来,还没有来的及看,就立马正襟危坐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冯年已经送别了一众老师又再次回到了讲台上面向全班同学:“老师你们也见过了,希望这一年你们能好好学习。位子就先这样坐着,等一下来几个同学到我办公室领军训的服装和咱们的课本。”

  全班同学几乎是异口同声:“啊……。”

  大着胆子的学生问:“往年的时候,我们学校不是没有军训过吗?”

  冯年笑得异常慈祥:“往年是往年,今年是今年。不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吗?不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吗?”

  冯年说完,指着黄海,姚典,宋成……一些男生:“你们跟我到办公室一趟,去抱校服和课本。”

  冯年刚走,班级里就炸开了锅。

  “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一朝天子一朝臣?”学生们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班级里有个推着小平头,个子不高的学生朗声问道:“冯么么,你爸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冯么么头也没回:“字面上的意思,自己去悟。”

  男子又说:“切,透个底都不行。真是无趣。”

  “都无趣了,你还问。”冯么么一脸也是醉了的表情,不想理会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冯么么躬身弯腰在黄海的位子上搜寻了半天颓丧的又把头抬了起来。

  “找到了么?”时薇小声的问。

  “没有,”冯么么丧气,起身抬头的时候刚好看见伊童正拧着眉头望了过来。

  “看什么看?”冯么么想也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前一段时间在小小船内的好印象这一刻是完全的消磨殆尽。伊童回嘴:“你很没有礼貌。”

  冯么么气恼,竟然说自己没有礼貌,刚想怒然而起就被时薇拉了回去。

  “他说我没有礼貌,”冯么么撅着嘴生气的看着时薇。

  “一会儿,你爸就回来了。难道你真想被他看见?”

  这句话出来孰轻孰重,冯么么自然是分的清楚,最后也只有不甘不愿的坐了下来。

  班里面安静极了。

  大家所以为的雌雄争霸的局面,并没有出现。

  男人嘛,虽然现在是个男孩,可是哪里能够忍受得了胯下之辱。

  而冯么么绝非平常的女孩子,听说她小时候,爬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捅过马蜂窝,抓过癞蛤蟆……,许多男孩子不敢干的事情,她几乎是一样没落,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而时薇的一句话,真的能让冯么么低头不言语。

  难得。

  没戏可看的一众人,看着冯么么扫视过来的眼神,呵呵笑的装作没事人一样,又转了回去,各干各的事情。

  走廊上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

  然后,刚刚被冯年叫走的学生,怀中抱着大摞大摞的东西走进教室,把抱着的东西放在讲台上或者是黑板下面,然后又各自回了各自的位置。

  刚坐下的宋成用胳膊肘,碰了碰坐在旁边的伊童:“你好,我叫宋成。”

  “你好。”

  宋成:“你初中不是博文中学的吧,我怎么没见过你?”

  伊童:“不是,我中学在美国上的。”

  宋成睁大眼睛,连忙伸出双手友好的伸到伊童的手上:“海归呀。久仰久仰。”

  伊童看着自己被紧握的右手,苦逼的笑了笑。

  海归有什么好吗?

  冯年站在门口,等所有的同学都坐好后,才再一次走到讲台上,向刚刚几位出去抱东西的同学又招了招手:“你们过来把书发下去,服装问他们穿什么号的,也给发下去。”

  “好嘞,”刚刚坐下的黄海等人,正从抽屉里掏出纸巾,擦着脸上的汗水,一听冯年如此说,把擦脸的纸巾揉成纸团,纷纷丢到垃圾桶里,就慌忙去抱讲台上的课本。

  三十几位同学的课本和服装,虽然工程不大,但是也花费了一些时间。书发完的时候,下课的铃声也响了起来。

  伊童拿着课本,首先去看的就是语文书。

  课本里密密麻麻,好多都是他没有见过的字,沮丧,无助……很多负面情绪一股脑儿的向伊童冲了过来。

  伊童又重新翻回第1课,从上到下认真的看了一遍,发现一篇课文里面,他最多认识的也就百十来个字。再往后看了看,最苦逼的是,居然还有文言文。

  坐在一同旁边的宋成好奇地看着伊童一页页地翻着语文书:“这些字你都认识吗?”

  伊童伸出右手,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A little,一点点。”

  宋成“……”,好半天之后,翘起大拇指:“就这,你都敢进到这班。佩服。”

  坐在前面的冯么么摇头晃脑地学着先人的样子:“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说完站了起来,看一下身旁的时薇:“要去厕所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