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2章伊童要去博文中学上学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062 2020-09-09 16:05:48

  来到游乐场的伊童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冯么么,伊童对那双眼睛特别的记忆犹新,还有这身刚刚才见到过的衣服,也是特别的眼熟。

  刚想上前,就见一个人越过伊童手掌拍在冯么么的肩膀上:“你怎么在这儿?”

  “我爸要关我禁闭,留给我一天时间出来放风的,”冯么么说着话,但是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娃娃机,“怎么就是抓不到呢?我还就是不信了。”

  “这有什么好玩的,看你眼睛也不眨,不是就今天一天么?窝在游乐场里算是怎么回事?”

  “不玩这个玩什么?”冯么么终于把最后一个游戏币用完起身看着面前的人。

  这人是冯么么的发小,也是多年的同班同学名字叫做黄海。两个人的家说起来挺奇怪的。黄海家住在临河的滨河苑。滨河苑一边靠河一边紧邻的就是博文中学的教职工住宿楼。冯么么的家刚好就靠在住宿楼的最外层。

  站在楼上,隔个墙头,冯么么和黄海两个人可以大声的说话。

  黄海球打得不错,博文中学的球场没少被黄海踩踏,冯么么也没少在球场上撒泼。小时候冯么么可是没少抢黄海的球,一开二去,就是这么熟起来的。

  “你不是想玩个尽兴么?我带你到真正的游乐场玩玩,这儿真是太小儿科了。”黄海说完就要去拉冯么么的胳膊。

  手指搭在了胳膊上,刚好扯到了冯么么的头发。

  被带好没有多长时间的头发再一次遭受到荼毒:“轻一点,轻一点。已经掉过一次够丢人的了。”

  “假的?”黄海拿起一缕发丝,手感枯槁,光泽暗淡,还真是假的,“我说呢?什么时候头发长得这样快了?你这头发是怎么弄的?”

  “头发想玩火,可是没有想到燃点太低。”冯么么无所谓的说着,在黄海面前冯么么从来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从小一起撒尿和泥长大的情分。

  “被火烧的?怪不得带了个假发,肯定烧的很厉害。”

  “头顶这一片全秃,你说厉不厉害。”光说还不过瘾,冯么么还不忘伸出手比划几下。

  伊童眼睛的余光,看见冯么么比了一个碗口那么大的圆圈,看样子烧的可不轻。这两个人说话真是有意思,居然都不避人。

  真不怕碰见熟人?

  “你去给我买一瓶水,再走。中午在小小船吃的饭,我把配料全都吃了,齁的要命。刚刚吃了个冰激凌,没用,还是好渴。”冯么么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游乐场内的椅子上,抬脸看着黄海一副不买不走的样子。

  “欠你的,等着,我这就去买。”

  果然,拿了水的冯么么再无二话,起身的同时,不忘钱的问题:“去玩的钱你出啊,我刚刚在小小船放了血。一盘香菇青菜就要我108元,虽然半价,但是我还是心疼。”

  “小小船可不便宜,怎么会去哪儿?这不像你平时的风格。”黄海把手中的瓶盖拧开,递到冯么么的手中,把另一瓶换了过来。

  “我有折扣券,从我爸那里偷来的。”冯么么说完还不忘抿嘴偷笑。

  身为教师,还有一个即将要上高中的女儿,冯年每时每刻都不忘言传身教,虽然有时候会被气疯,也不起什么作用,但是冯年一直坚持着身体力行。

  冯么么给张伶拿钱包的时候,从抽屉里面翻出来的,藏得还挺严,上面盖了好些东西。

  现在已经是八月,再过两天就是冯年与张怜的结婚纪念日,既不铺张又能过的浪漫充实,小小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折扣券还能用偷的?”黄海看冯么么的眼神都有了一点不一样。

  “老冯的为人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清楚么?我不偷的话,硬要他会给?”

  “说的也是,”黄海点了点头。

  两人边说边走,游乐场的门口,二人拦住一辆车扬长而去。伊童站在游乐场门口,好笑的看着车子远去的方向,转过脸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一直决定不了的高中,伊童已经有了目标。

  缓步前行,没有多长时间也就回到了家里。

  伊继元正在庭院内浇水,看见孙子回来,把手中的水壶往地上一放笑呵呵的就走了上来:“出去玩的可开心?”

  “嗯,碰见了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人。爷爷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伊童边说,边走到庭院内的花圃边,拿起地上的水壶把水淋在花朵上。

  弹在花朵上的水珠溅了出去,刚好打在伊童的衣服上。衣服上濡湿一片,伊继元想去接手,被伊童拦了下来。

  “你说,”伊继元看着孙子的背影笑的欢畅。

  “博文中学怎么样?”

  “博文啊,挺好的。今天我还和你父母说,让你高中的时候上博文中学。一是离家近,二是博文中学我有熟人。你这种情况和他一说,他准卖我的面子。”

  伊继元说的是实话,但是也是无比谦虚的话。伊继元已经打听过了,这一届博文中学高一的年级组主任刚好是伊继元的得意门生中的一个。

  “我想去,”伊童直接说明心中所想。

  “那好啊,”伊继元当然是无比的高兴,没事的时候,骑上电动车,几分钟的车程,如果想孙子了,也方便。

  说完,就慌忙进屋拿出手机拨通了冯年的电话:“喂,冯年么?”

  冯年正在整理往年的教学笔记,一轮高三下来,发现以前自以为先进的教学理念,思想理念现在全部都落后了,还要重新整理。

  开学之后更加的没有时间,正好趁着现在时间充裕:“喂,老师。您怎么现在打电话了?”

  “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

  “您说。”听如此说,冯年把笔放了下来以示对老师的尊重。

  “我的孙子一直和他父母在国外,现在回来了,刚好今年要上高一,我就寻思着,能不能进你们博文。本来不好意思张口,想着让孙子直接去考试,可是你也知道国外和国内的教学不一样。听战国说,这几年一有空,他就给孩子补数学,可是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怕他分数不够,特意厚着脸皮开口问问你。”

  “就这事呀,您直接带着孩子来报名就行。让他进我的班级,我刚好今年接的是高一的年级。”

  伊继元一听,嘴都合不拢:“这样说的话,那真是太巧了。”

  “您也不用过来直接把孩子的信息发给我,我帮你登记。”

  冯年挂断电话,抬头看了看手机,已经2点多了,也不知道么么这个孩子疯到哪里去了。

  这孩子没个定性实在是不放心,冯年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那边很乱欢天喜地的,尖叫声不断,冯年皱着眉头把手机拿远一点,耳朵适应声音之后才对着话筒说:“你在哪儿?”

  “什么?”冯么么的声音很大显然是没有听到。

  不自觉的冯年的嗓音也跟着提高:“你在哪儿?”

  “哦。游乐场。”一声喊叫,冯么么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快被喊劈了,把手机拿远一点咳了一会感觉才好一点。

  “不用那么远的,这么大的声音谁能听到。”站在旁边的黄海伸手把冯么么拿了那么远的手机又推回到冯么么的耳边。

  就听冯年在那边扯着嗓子问:“听到没有呀,怎么那么大的声音?你去那儿干么?”

  “玩啊。”

  冯年还想要问什么,手也一直没有闲下来过,随手翻看间,发现被压在书下面的小小船的折扣券不见了。

  一张折扣卡对于冯年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去小小船的时候多花点钱,可是家里有个不让人省心的神兽,且神兽正处于早恋的危险年纪,虽然男孩性格的冯么么这方面显然神智未开,但是人总有防患于未然的心思。

  慌忙又翻了翻,依然没有,冯年倒是有点着急了。

  半天没有听到冯年的声音,冯么么以为手机出了什么问题拿开手机看了看,仍然是通话的状态。疑惑间,又拿近了放在耳朵边,发现还是没有声音正打算挂掉就听那边冯年的声音,像大年初一早晨的开门炮,震的人心眼儿发颤。

  “我放在抽屉里的折扣券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冯么么发现自己真的是点背,这才拿走多长时间?居然就被发现了。再说不就是一张折扣券么?何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冯么么不想回答装作没有听见,一直“喂”个不停。

  “听不到啊,说什么呢?我这里信号不好。喂喂.......”冯么么扯着嗓子喊了半天,然后直接把手机给掐了。

  “这孩子,操心死个人。”冯年挂断电话,也没有心情整理手边的东西,走出屋子正好看见老婆张怜在厨房里忙碌,“做什么呢?”

  “么么嚷嚷着要吃肉,晚上烧个红烧肉,再来两个素菜,给她配米饭吃。”张怜边说手边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停下来。

  “哎!”一提起冯么么,冯年不免叹了口气。

  “怎么了?”张怜好奇,终于正视面前一脸的愁眉不展的冯年。

  “我抽屉里放了两张小小船的折扣券,不见了。”

  “不见了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