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3章冯年的心思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242 2020-09-10 10:23:42

  与冯年一筹不展的样子相比,张怜倒是感觉没有什么?

  知女莫若母,就算是你现在就把冯么么放进专门教谈恋爱的学校内,她也照样可以没有风花雪月和儿女情长。

  与这些相比,她倒是更加的感兴趣今天的饭菜有没有肉,电视上连载的动漫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播出。

  “把盘子递给我一个,”盘子就在冯年身后,离得有点远,张怜伸手让冯年帮忙拿。

  “你的心也是真够大的,”冯年生气,没有帮忙,反而吊脸子转身就走。

  “嘿!这人,”张怜苦笑不得,也没有在意。低着头忙着手边的事情。

  身为操心的命,不是你不让他操心他就不操心的,本性使然,也就不问。反正冯么么也不会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除了惹祸。这些在张怜这儿倒是无伤大雅。

  冯年又回了屋子,看着面前的教案和工作心得,伏案写写画画,可是发现怎么也进不了状态,索性给冯么么发了一个短信:晚上在家吃饭,你妈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

  “好的,”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也算是给冯年吃了一颗定心丸。

  哀叹一声,再次回了书房安心工作,可是已经不能完全融入进去。再次叹了口气,起身来到厨房帮助张怜准备晚上要吃的东西。

  “你怎么不在书房忙了?”不用说,张怜也知道是因为什么。现在问,也只是闲来无事拿话刺一刺冯年这庸人自扰的性格。

  要是按照张怜的想法,关于爱情方面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过于操心,现在最应该的是让冯么么把时间多花在学习上,不要一天到晚没个正行,也不要老是闯祸才是正题。

  冯年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刚刚的愤然而去,现在早已经换上了笑脸:“你不是一个人忙么?我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现在知道怕我忙不过来了?刚刚让你拿个盘子的时候怎么不说。”张怜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含着笑意,让人听不出来一点点的反感。

  冯年赧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低着头也不说话,只顾着忙着手边的事情。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校园里的灯光落在道路两旁的绿植上,不时地有来往的行人。冯年已经站在阳台上看了还几次,每一次都是兴冲冲的去,哀叹的又走了回来。

  “这孩子也太野了,都这个点也不回来。”冯年进屋就抱怨,发现张怜正从厨房内往外端饭,又接着说,“这饭端出来这么早,么么还没有回来,别凉了。”

  “要不要打个赌,么么不会等到饭菜凉了才回来。”每天吃饭都是这个点,冯么么也都会准时回来,从无例外。这也是为什么,张怜会这么的放心自己的女儿。

  “说的好像你就是她一样,我刚刚才看过,路上根本就没有她的影子。”冯年说的笃定,话音刚落就听见屋门外有人开门的声音。

  张怜耸了耸肩膀,丢给冯年一个“你看吧”的表情,开始拿碗筷和勺子,“便宜你了。”

  “爸,妈。我回来了。好香呀,”冯么么把包和钥匙挂在门口的挂钩上,就开始换拖鞋,转身就往饭桌上奔,“哇,红烧肉。”

  光看还不过瘾,立马捏了一块放在自己的嘴里。

  “洗手去,刚回来也不嫌自己手脏,”冯年打掉冯么么还要伸上来的手,一脸的不苟同,“都说了多少回了,细菌都在手上,吃进肚子里生了病,不许嚷嚷。”

  冯么么呵呵两声,听话的起身,进了卫生间。有的时候,感觉自己这个父亲,比母亲还要啰嗦,娘气,可能是职业的缘故。

  冯么么也早就习以为常,快速的洗完手,坐在桌子边,也不等冯年和张怜,喊了一声:“爸,妈。我先吃了。”就开始动手。

  没来由的手上又被打了一下,这一次凶器是筷子,还别说真的有点疼。

  “爸,很疼的,”冯么么嘟着嘴不愿意,转身向张怜,“妈,你看我爸,不让我吃饭。”

  “不让你吃饭也应该,都多大了,也没个规矩,大人还没有坐呢。”张怜把盛好的米饭放在冯么么的面前,又盛了一碗放在冯年的面前。

  “这一回可以吃了吧。”冯么么着急的看着盘子,等到冯年和张怜都坐在桌子上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肉放进自己的嘴里,满意的闭上眼睛,“好吃,我妈做的饭就是好吃。”

  想起来中午那一顿花了六七十块钱,没有见到多少荤腥的饭就感觉到亏了,心里也没有多想,嘴上就秃噜了出来,“不像那个什么小小船,亏死我了。花了钱,只有一小撮的肉松勉强让我感觉到了肉的味道。”

  冯么么的话刚说完,桌子下的脚就被人踢了一下,抬起头的时候看见张怜正在和自己打眼色,才突然想起来什么。

  果然,冯年带着询问的生气眼神望了过来。

  冯么么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真是会找时候,正在吃饭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冯年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瞪着眼睛看着冯么么让她自己交代。

  “呵呵呵呵,”冯么么干笑了两声看着盘子里的红烧肉,忍着把手规规矩矩的放在了桌子上,“老冯。”

  冯么么一紧张就会叫冯年为老冯,说了几次也没有改过来。冯年皱了一下眉头,也没有纠正,因为比起称呼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又忘了,叫爸。”张怜在一旁纠正着,一边和缓气氛。

  “爸,”冯么么点头又重新换了称呼。

  “叫爸,也要老实交代,为什么要拿我抽屉里小小船的折扣券?”冯年的眼神太过于固执,冯么么知道如果不老实交代的话,今天晚上的这顿饭算是就此结束了。

  为了亲爱的大米饭和红烧肉,冯么么跑火车似的开了口,语言极简能省则省:“好奇,去看看。”说完可怜兮兮的看着冯年,“我可以吃饭了么?”

  “说清楚,”冯年坚持。

  “哎?哦!”眼睛在红烧肉上转了一圈,无奈的又瞥开,“不是都把小小船说的挺好么?我就是想看看好在哪个地方。”

  “那你为什么拿了两张票?说,和谁一起去的?”

  “怎么和审犯人一样,快吃饭。”张怜望着这个望着那个,给每个人夹了一块红烧肉在碗里。

  冯年等着冯么么的回答,眼睛一直盯着,一点也不肯放松。

  “本来是想着和时薇一起的,但是她没有去。我就把票送给陌生人了。真的没有和谁一起。”冯么么说完一双大眼睛可伶兮兮的望冯年,“我可以吃饭了么?”

  “真的?”冯年不放心再问了一次,“那你给时薇打个电话。”

  “打什么呀?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么么吃,妈妈信你。”张怜瞥着眼睛看着冯年一脸的不高兴。

  “那我吃了?”妈妈发威,冯年果然就不在说话了。

  没人打扰的感觉真是好,一整盘的红烧肉被冯么么干去了三分之二,放下碗筷的那一刻,冯么么满意的打了个饱嗝。还是在家吃饭好,既便宜还实惠。

  冯么么心大,吃饭之间的小插曲人家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吃完饭才过了没有多长时间,又抱着西瓜在客厅内啃,边啃边看着电视哈哈笑。

  冯年唉声叹气的进了屋子。已经这样了,本性难改啊,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改变的。

  张怜进屋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冯年一个人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怜把切好的西瓜放在床头上,拍了拍正在晃神的冯年:“想什么呢?吃点西瓜。”

  冯年把拿到嘴边的西瓜又给推了出去:“你说啊,这么么现在是怎么回事。小的时候,什么都说,什么都不瞒,一天到晚围在你身边妈妈长,爸爸短的。现在不到你问她,什么话都不愿意和你说。”

  原本感觉还没有什么,现在这样一听反而觉得特别的好笑。就像一个一直被关心爱护的孩子突然有一天失宠了一样,冯年这是吃味了。

  “孩子都会长大的,她现在也不小了。都十六了,不可能老是按照我们的想法活着。再说,么么这孩子不一样。男孩性格,大大咧咧,什么事情都不往心里去。你在这边多愁善感想这想那,你听听一直在外面看动漫呢。还是个孩子,你就不要生气了。”

  “刚刚说长大,一分钟没过又说是孩子。”冯年生气,说的话也有点急。

  “好了好了,还和孩子置气。”张怜见冯年的气消了点,又接着问,“你说要开学之前把么么留在家里,不是想磨磨她的性子吧。就是她不粘着你了,你想着法的要把她留在身边吧。”

  冯年一见张怜说中了自己的心事,转身躺在床上,面向里也不说话。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我们都是当老师的该怎么和孩子相处不用我说了吧。她以前老是粘着你,现在突然之间像个小大人样,别说你连我也有点不习惯。慢慢来吧,”张怜拍了拍冯年的肩膀,“西瓜放在这儿了,一会儿别忘了吃。”

  门被打开又被关上,屋内只剩下冯年一个人,转过身子又像刚才的样子看着天花板。

  电视的声音很响,屋外的欢笑声也很响亮,冯年下床打开门,借着上厕所的机会说了声:“时间也不早了,洗洗睡了。”

  “才几点呀?”冯么么回头,满嘴的瓜渍,看见冯年的神色不对,连忙又说,“好,我把这点西瓜吃完,就去。”

  “别吃那么多,一个女孩子吃那么多干嘛?”冯年看见又不免唠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