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10章冯么么道歉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205 2020-09-14 16:19:09

  回到家的时候,张怜正准备炒第二个菜,冯年换上围裙,跑到厨房去帮忙。

  张怜把铲子递到冯年手里:“课都分好了?今年接了几个班?”

  冯年:“两个,外加一个班主任。”

  张怜一听,皱着眉头说:“这么说来,你今年的任务可不轻。我的任务也非常的重。”

  一说及此,冯年哀怨地叹了口气:“么么呢?”

  张怜往女儿的卧室内呶了呶嘴:“刚进去,就把门给关上了。还没有出来,她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冯年:“开学第一天你的女儿就给我闯祸,这三年头发都能被你女儿熬白一半。”

  张怜一听不乐意了,接过冯年炒好的菜:“说的好像不是你女儿似的。她到底闯了什么祸?”

  这恐怕是张怜最想知道的地方,听完冯年的话后,张怜无所谓地笑了笑:“真有我当年的样子。话说,你女儿闯祸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何至于气成这样?”

  冯年:“你是没有看见我把她叫到办公室的时候,她的那个样子。”

  “能有什么样子?我以为你早就该免疫了。”

  张怜把盘子端到饭桌上,走到冯么么的房屋门口,一拧门把手,发现屋门从里面反锁了起来。

  张怜拍着门大声问着:“么么,干什么呢?怎么把门从里面反锁起来了?”

  “来了,来了,”冯么么慌忙把吃了一半的麻辣鸭脖放进抽纸里,包好扔进垃圾桶,拿了一瓶空气清新剂,在屋子里喷了一通后,闻了闻才放心的开门。

  刚一打开门,张怜就连忙掩住鼻子:“呛死人了,怎么喷这么多?”

  冯么么赶紧关上门,把张怜推到客厅:“是不是饭做好了?”

  张怜:“没有。你爸爸说你今天闯祸了?还没有给人道歉,有没有这回事?”

  冯么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有。”

  张怜点着女儿的额头,只说了一句“你呀”,便不知道再说什么。

  冯么么笑了笑,抱着张怜撒娇道:“我饿了”。

  张怜:“知道了,一会就开饭。上辈子欠了你的。”

  冯么么笑了笑:“妈妈最好了。”

  张怜:“下次做错了事情,不能再不道歉了。”

  冯么么:“好。”

  冯么么话虽然如此说,但是张怜知道,想要自己的女儿安静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让她答应,也只是心理上寻求个安慰罢了。

  下午,高一新生的开学典礼上。

  来了一个年轻的领导,正在大家无比好奇的时候,年轻领导先自我介绍了起来:“我是今年刚来的校长,姓王。我听说你们叫上一届校长,老李。我可不老,王字前面可千万不要加个老字。”

  这话一出,学生们都笑了起来。

  冯年忙走了上来:“快请坐,快请坐。王校长,?”

  把王校长让到位置上之后,冯年上来的重点,就是围绕在新生进校的规矩,安全,和对未来的期盼。

  越到后面,冯么么越是焦急,她拍了拍坐在旁边的时薇:“老冯有没有看着我?”

  时薇:“在看着。”

  冯么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要来的。”

  话刚说完,就见听见冯年开始说话了:“今天上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十分的生气。”

  冯么么抬眼看了看,发现自己正和冯年的目光对上,连忙把头压的低低的,生怕自己一抬头就成了冯年监管的重点对象。

  果然,就听冯年说:“冯么么。”

  冯么么连忙站了起来:“在这。”

  “上来。”

  “好。”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冯么么身上。冯么么走过冯年身边,发现新来的校长并没有望过来:“校长都来了,你还敢让我上台。”

  冯年小声的说:“怎么不敢?”说完,就走向了主席台。

  冯么么站在话筒边,看了看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先自我介绍了一下。

  然后才开始一本正经的进入话题。

  冯么么:“上午的时候呢,我拿了一个溜溜球,砸到了不该砸的地方。这还不是最紧要的,最要紧的是事后我连歉也没有道。我在这里要向大家诚恳的道歉,对不起,身为老博文中学的学生,我给大家做了一个坏榜样。还有,对那个被我砸中的学生,我也要说声对不起,我不应该连声抱歉也没说,就走了。再一次向大家诚恳的道歉。”

  冯么么的道歉让冯年很高兴,态度、措辞都很诚恳,可是这种高兴也没有维持多长时间。

  冯么么接下来的话语,要不是在公众场合,他真的想,哎……。

  冯么么:“但是,虽然我道歉了,对于玩溜溜球,我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的地方。玩是孩子的天性,我虽然是个高中学生,但也是个孩子。玩的时候难免有失误。而且,交通事故都有权责划分,光说我一个人的错,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下面的学生纷纷好笑地符合道:“对,说的对。”

  冯年:“么么,说什么呢?……”

  王校长伸手拦住了冯年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欲望:“我觉得她说的挺对。冯主任认识她?”

  冯年无奈:“我们班的学生,也是,也是我闺女。”

  “哦,怪不得。”王校长呵呵地笑了起来。

  冯么么走下演讲台的时候,特意的对冯年眨了眨眼睛。

  冯年想发火,可是看看坐在旁边的校长,笑着说:“这一届的学生真难带。”

  王校长:“我感觉挺好。”

  校长的一句话化解了场面上的不少尴尬,冯年也不好再说什么,然而会议结束之后......

  冯么么小心的关上屋门,笑呵呵的说:“爸。你找我?”

  冯年:“你说呢?”

  冯么么:“你不会为刚刚开会的事情吧!校长都没有说啥。”

  冯年:“就因为校长没说,我才更要说。不要以为,我是你的老子,你就可以无法无天。谨言慎行知不知道?以身作则明不明白?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想想。你都如此的出挑,我还怎么去管别人?”

  冯么么:“你让我做检讨,我也做检讨了。争取不给你惹事,好吧?”

  “你。”冯年话还没说完,就见女儿早就跑的没了踪影。

  哎,自己生的,含着泪也只能接受。

  伊童回家的时候,全家人都围了上来。

  爷爷伊继元:“怎么样啊,今天?”

  伊童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把自己窝进沙发里,不想说话。

  奶奶柳淇拍了拍伊继元:“孩子不高兴。”

  这一发现可愁坏了伊继元,还想再问什么?就被伊战国拦了下来。

  “妈,爸。”伊童的爸爸伊战国,慌忙走了上来,把二老拉到一旁,“让童童一个人待一会儿。”

  伊继元:“这……,总要问问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伊战国:“知道了。一会我会问的。”

  柳淇:“一定要记得问啊。还有,问问他的腿怎么了?我看他走的不是很顺畅。”

  伊战国:“好,知道了。”

  晚上的时候,伊童也没有吃饭,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面。

  伊战国敲了几次门,伊童才不情愿的从里面把门打开。

  伊战国坐在伊童的床边,“怎么啦?能和爸爸说说吗?”

  伊童:“我现在还可以回去吗?”

  伊战国摇了摇头:“这恐怕不行。咱们的绿卡没了,而且你的学校我也退了。”

  伊童非常颓丧,趴到床上不愿意理会伊战国。

  想过伊童会有这样的反应,可是真正见到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难过你:“不喜欢回来?”

  伊童低着头,轻声的说了一句:“不是。”

  伊战国:“和同学发生矛盾了?”

  伊童:“有一点,但是我能解决。”

  伊战国:“既然能解决,还有什么问题呢?”

  伊童拿出书包里的课本把他们全部摊开来:“你看看,这里面的字百分之七八十我都不认识。还有,这数学课本上的知识,虽然你给我讲过,可是很明显这上面的难多了。”

  伊战国也叹了口气,这一切都早在预料之中。既然决定回来,这些事情也只有想办法去克服。

  伊战国把伊童的书装进书包里:“这书包我可以先拿走吗?等明天你上学的时候我再还给你。”

  伊童:“不用,明天不上课。我们要军训一个星期。”

  伊战国:“好,一个星期后,我再把书包还给你。到时候你或许就会愿意留下来。”

  伊战国拿起书包站起来的时候,说:“你的腿要不要看看?”

  伊童:“不用。没有多大事。”

  伊战国走出伊童的房间,刚刚来到客厅,打算倒杯水上楼,就见妻子王月容打开门走了进来。

  伊战国:“和朋友出去玩的开心吗?”

  王月容关上门:“不回来不知道,一回来吓一跳。国内怎么发展这么快。”

  伊战国:“你还没有说你和你朋友玩的怎么样?”

  王月容:“开心。非常开心。”然后,从伊战国手里接过手水杯,“你说早几年咱们怎么就没回来了?”

  一说起这事,伊战国的精神就萎靡:“早几年,按我说,毕业之后就不应该留在美国。早回来多舒服,孩子也不会这样中不中,美不美。”

  王月容:“孩子怎么啦?不是挺好的嘛?”

  伊战国把伊童的书从书包里拿了出来:“看见没有,这书上的内容,我看着都头疼。”

  王月容:“怎么了?这些内容还能难到你这样的一个大才子?”

  伊战国:“我不是说我,你看看上面的字,伊童看着能不头疼么?”

  王月容:“我说什么事儿呢?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情,时间长了也就克服过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