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15章军训取得了好成绩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02 2020-09-16 22:27:45

  趁着伊童1注意力全部放在河面上,伊战国回头和王月荣说:“明天展鸿要来。好长时间也没有相聚了。咱妈说要在家里,可是我看,”伊战国看了看伊童的目光,又接着说,“还是在画舫上吧。吃饭前还可以沿着河逛一圈。”

  “听说不便宜。”王月荣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只是没有想到,对于家里的事情一直做甩手掌柜的伊战国居然也有问世事,跳入柴米油盐的这么一天。

  伊战国看向伊童,示意王月荣也往伊童望着的方向看了看:“伊童这段时间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我看他一直盯着水里的船,应该是喜欢。就要上学了,让他开心的去。”

  王月荣也看见伊童眼中的欢喜,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点头同意了。对于伊童这件事情上,两个人没有商量的必要,因为做的所有的事情全部是为了儿子,以他们自己以为的方式。

  月亮的光芒融进了灯火通明的辉煌之中。

  匆匆又一日。

  这一日之后,就是博文中学正式开学的日子。

  太阳光依然毒辣的洒了下来,照在人们的头顶之上。

  孙教官已经整好了队伍,就等着广播一响,大家就可以进入比赛场地。

  “下午是不是不上课呀?”时薇也不敢斜视,直着脑袋问着身边的冯么么。

  “嗯,我听老冯说了。今天下午不上课。只要比赛结束,我们就可以解脱了。”

  “还好,还好,这么长的时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酸痛的。也不知道,休息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时薇一说起这儿,全身上下都不得劲。语气立马也低了不少。

  “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习惯?”冯么么皮糙肉厚,除了刚开始的时候身体有点疲乏之外,根本就像没事人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教官已经站在两个人的身后:“说什么呢?再不习惯马上也要结束了。还在乎这一时半刻,把嘴闭上,看看别人是怎么比赛的,不想要手机了?”

  孙教官的话把一群精神萎靡想要做小动作的学生们的斗志立马激了起来。

  见大家都不说话,老实的站在队伍里,孙教官这才站在了前面。那儿冯年正背着双手一脸的严肃:“加油,马上就到咱们班了。以你们最好的精神面貌去迎接学校的检阅。一会儿,我就不能在这儿了,不过没有关系,我会在台上给你们加油打气的。”

  似乎感觉光说话没有气势,冯年攥起拳头表达着自己的决心,那个样子十分的可爱,把大家都搞笑了,气氛一时间无比的欢畅。

  冯年走后。

  “冯主任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说话的是黄海。

  何止是黄海,冯么么也没有想到。都说人有多面,不知道在什么场合,不经意间就会展现出隐藏在心灵深处的另一面。

  “这样一看,他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的严厉。”这个声音,不用回头看冯么么也知道,不正是和自己玩的好的博文中学的老校生,宋成么?

  冯么么的心内无比的欢喜,比大家夸自己还要欢喜。

  广播员悦耳的声音在空中飘扬:可爱的同学们,下面让我们欢迎高一(1)班来给我们做汇报演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的时候,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冯么么的脑袋里都是轰鸣声。突然而起的紧张让冯么么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居然紧张了,”冯么么小声的对站在身边的时薇说。

  “我也是,”时薇也小声附和。

  孙教官一定有读心术。因为接下来的话,正好佐证了冯么么心底的这一想法。

  “我知道有些人临上场的时候,有点紧张。不要紧张,就当做你们平时训练一样,讲台上的人,不是校长,不是主任,只是路人或者你们把他们当成是一颗寂寂无名的小草,什么都行,只要你们感觉不到紧张,就可以。”

  孙教官的一席话,把大家斗乐了。

  “教官,你就不怕这话被校长和主任听见?”说话的是黄海。

  孙教官倒是洒脱:“听见就听见,多大点事。”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加油打气,经过这个小插曲,大家憋在心底的紧张、彷徨、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一股脑儿的被风吹散了,被雨淋落了。

  大家精神抖擞,一往无前,士气高涨,就算前面有刀山火海,也不畏惧。

  不出所料,这样的士气,这样的精神面貌,最终的结果当然不差。排名第一,比冯年预期的结果还要好。

  分数出来的那一刻,冯年欢喜的从主席台上冲了下来,站在大家面前嘴都没有合起来过:“你们真的是太棒了,比我预期的还要好。真的是没有想到啊。成绩好就行了,就连体育成绩也是那么的优秀。”

  冯年激动的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见其他班级的班主任正望了过来。大家都是同事,冯年不好意思露出得意之色,连忙回转身去了主席台上。

  临走之前还丢了一句:“戒骄戒躁,就此刻而言,那些成绩都是过往,你们一定要更加的努力。”

  这话更应该跟冯年说,因为没有人看起来比他更加的兴奋。

  几近中午十分,军训的最后,颁奖的那一刻,欢呼声从高一(1)班的队伍内炸开。

  成绩!手机!笑脸!

  但是,不管是什么,都是对这一段时间训练的完美答案,虽然过程比较辛苦,也是值得的。这一刻,没有人再抱怨往日的辛苦和教官的严苛。

  “什么是资本?资本就是永不言说的努力,并从中体会到甘甜与苦辣。”这是孙教官走的时候和大家说的肺腑之言。

  冯年也没有食言,一边收着学生的保证书一边把装在袋子里的手机递还给学生。

  解散的时候,好些人留了孙教官的号码,并拍了照片。

  高悬的日头下,孙教官已经走远,那笔直、巍峨的背影落进了许多人的眼里。

  “孙教官,你叫什么名字?”黄海站在远处高喊出声。

  孙教官回头招了招手,笑的特别的灿烂:“孙阳灿。”

  “教官,你的名字好阳光,一点也不像你平常给人的样子。”这回说话的是宋成。

  然后,说话的人越来越多:“老师,你好阳光。”

  孙阳灿欢乐的向大家招了招手,算作道别。

  “教官,我们还能再见么?”黄海似乎有点不舍,说话的时候往前走了几步。

  “会的,”孙阳灿的手一直就没有放下来过,说话的声音又亮又响。

  终于,孙阳灿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大家也各自散去。

  “等一会去哪儿?”冯么么和时薇并肩而行,身后不远处就是黄海和宋成。

  时薇:“先回家吧。你闻闻我身上的味道,难闻的要死。”

  冯么么果然趴在时薇身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尾高抬:“没有呀。很香,一点也没有汗臭味。”

  冯么么怕时薇不相信,为了佐证自己的说法,还特意向走在他们身后的黄海两个人招了招手:“你们看时薇的表情,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你们来闻闻呀,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跑的最欢的是宋成,结果还没有近到时薇的身边就被时薇的眼神给吓了回去。“不让闻,就不让闻。干嘛那么凶?”宋成说这话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落。

  “一天到晚的没个正行,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家了。”时薇说完就走,也不给冯么么说话的机会。

  冯么么只有扯着嗓子喊:“下午出去玩吧。好长时间没有一起了。”

  “等吃过饭再说,”时薇的父母是大忙人,不上课的时候,时薇总是会去帮忙。一个暑假,时薇几乎是两边跑,哪儿需要人时薇总是会坚守在哪里。

  用社会上一句比较通俗的说法就是:时薇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那我等你,”冯么么知道时薇出来的几率本就不大,但是还是怀揣着希望的说出了口。

  “下午你们去哪儿?带上我呗?”黄海的胳膊已经毫无预警的攀上了冯么么的肩膀,低着头等着冯么么的回答。

  嫌恶的把黄海搭在肩膀上的胳膊拿了下来,“没腿是吧。”

  “不就是靠一会儿么?多大点事?”黄海悻悻的把手拿了回来。

  冯么么:“站了一上午了,我不累呀。我还想靠一会呢?”

  “要不你靠我身上,不介意的,”黄海说完果然像一个笔直的树干一样,腰也不弯了,气也不喘了,精神抖擞,神采奕奕。

  “一身臭汗,我介意,”冯么么说完就走,看都不看黄海一眼。

  “我身上臭?”黄海自言自语,转身把胳膊抬到宋成的鼻子下面了,“你闻闻臭么?”

  “您说呢?”宋成也一脸的嫌弃把黄海的胳膊推开。

  博文中学高一的学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太阳实在是太大,没有人愿意待在太阳底下。

  “薇薇,军训结束了?”时薪正盯着厨房让快点出菜,前面的客人实在是太多,有些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开始催菜了。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见大堂经理不在,前面不能离了人。我去看看。”手边有刚切好的西瓜,时薇拿起了一块放在嘴里,垫垫肚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