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17章河边烧烤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12 2020-09-18 22:54:33

  四个人再次汇合在河边的时候,每个人手中都拎了好些东西。

  太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上。从冯么么几人站着的角度看过去,远天一线特别的壮观。

  大河旁边,柳树底下,不远处是垃圾桶,收拾起来也方便。

  “生起来了,生起来了,”黄海向在不远处穿鸡翅的三个人喊着,“穿好了的话就拿过来,可以上火烤了。”

  “你们接着穿,我去烤,”冯么么跑的欢快,非要从黄海手中接过主导权。看来上一次被火烧的经历并没有给冯么么教训。

  “不怕头发在被烧了?”黄海边说边揪着冯么么戴在头上的假发。

  “干嘛?”冯么么一把把黄海的手打掉,“在揪的话,头发都被你揪掉了。”

  “假的。还怕头发被揪掉,你也真是搞笑。”黄海边说手上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因为冯么么的不喜欢而有所收敛。

  军训的时候,阳光实在是太烈了。冯么么受不住假发罩在头上的闷热,直接带了个帽子在头上。所以,博文学校认识冯么么的基本上都知道一个暑假她的头发也放假了,没有跟着主人开学。

  至于什么原因没几个人知道,宋成就在其中,现在好奇,于是就问了出来:“女生不是都爱惜头发么?没有见过你这样的,连头发都不要了。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冯么么笑而不答,知道有人会替自己答话。

  “能是怎么弄得。”黄海指着罪魁祸首。

  “就这,你还敢烤东西?”宋成不由得翘起了大拇指,实在是佩服。

  整个博文中学,要说谁最心无杂质,单纯的像个孩子一样,那冯么么非在其中不可。在场的三个人中,最坚信的就是这一点。

  湖面上有船荡了过来,悠悠然的,一圈一圈的把水推开。船舱内,一片欢乐,伊童向家人打了声招呼就往甲板上面走。

  后面跟着的是姑姑的儿子叫做蒋一帆,和伊童同岁,今年也上高一。原本要去市一中的,可是蒋一帆不同意说是好朋友上的就是博文,父母拗不过也只好同意了。

  今天特意来,就是想让两个孩子认识认识。伊童回来也有小半个月了。在这小半个月中,蒋一帆外出旅游没在博城,大半个中国几乎被他跑了个遍。

  “今天真的很凉快,”跟在后面的蒋一帆,抬头望了望天上,发现一轮圆月挂在天空,皎洁而明亮。行走在水面之上,远离了霓虹璀璨,天上的月亮反而更加的耀眼起来。

  伊童没有说话,抬头也像蒋一帆一样看着天上的月亮,久久无法回神。

  远处的欢笑声引起了船上之人的注意,笑声就像坐在了铃铛之上,叮铃铃的脆响脆响的,非常悦耳。

  “薇薇,鸡翅烤好了。快过来拿。”

  虽然行走在水中的船只距离岸边有一段距离,但是伊童还是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个声音正是害自己六七天不能正常行走的罪魁祸首。

  “下面要烤什么?我给你拿过去。”时薇边起身边问,声音也是非常响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太安静的原因。

  “韭菜,金针菇也来一点。”

  声音又再次传到了荡在水面的船只上。

  “挺会吃的么?”蒋一帆看着岸边,依稀找着方位,远处的霓虹实在是太耀眼了,把几人在岸边的身影遮了个严严实实。

  “是挺会吃的,而且还会省钱。”伊童没头没脑的接了一句蒋一帆听不懂的话,语气里面不在是一层不变的波澜不惊。

  蒋一帆没有听出来伊童的语气里到底暗含着什么意思,回味了半天也没有品出味道来,不过至少可以知道一点,就是伊童一定认识岸上的人。

  “喂,谁在岸边弄烧烤,挺会找地方的,”蒋一帆好奇,亮着嗓子说着话,“走得时候把垃圾收拾干净,要爱护环境。”

  本来,蒋一帆想说的是,“不知道爱护环境么,有没有公德心”可是想想万一这个才回来的表哥真的认识岸上的人,这样说的话似乎不太好,临到嘴边的话,也就换了个意思。

  而且,户外烧烤多的是,只要走得时候把卫生打扫一下,把不该留的东西全部归到垃圾箱内,也不算没有公德心。

  冯么么站了起来,看着已经到了进处的船只。甲板上立着两个少年,虽然看不清样貌,但是只看那身形就知道应该是挺俊朗的。

  “薇薇,能看清楚船上的人么?他们背着光,我看的不是很清楚。”冯么么向时薇招了招手。

  “我也看不清楚,”时薇眯着眼睛,再三确认之后,摇了摇头。

  “好像是伊童,”后面跟上来的宋成,喃喃出声,然后又大声的问道,“你是伊童么?”

  蒋一帆心中欢喜,果然猜的没有错,于是向岸边招着手:“是伊童。”

  “有让你说么?”伊童看着多嘴的蒋一帆,十分的不高兴,转身去了船舱内。

  看来自己猜错了,不小心踢到了铁板上,蒋一帆摸了摸鼻子随后跟着也走了进去。

  “真倒霉,居然能碰见这个衰子。”冯么么抱怨了一句,“好了,走了。别打扰我们吃饭的心情。”

  跟在后面的黄海一巴掌拍在宋成身上:“记性真差,不记得上次他告状的事情了。”

  宋成一愣,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我还真是忘了。”

  宋成就是这点好,不管当时是如何生气,只要是头挨在枕头之上,第二天照样把昨天的气性全部都喂了狗。

  而被叫做衰子的人,正坐在船舱内透过窗户看河两岸的风景。

  “上菜了,”服务员一声呼喊,随后就有几个捧着托盘的人走了鱼贯而入。很快桌子上就被摆满了让人食指大动的美味佳肴。

  画舫上吃饭就是有这种好处,不用担心顾客太多,上菜的速度很快,一点也不耽搁。

  站在旁边的服务员报完菜名之后,伊展鸿就把一道寓意非常好的“鹏程万里”夹到了伊童碗里,然后又夹了一块放在蒋一帆的碗里:“你们俩也上高中了,再过三年就可以乘风起航。我在这里预祝我的儿子和侄子,未来可期。一帆风顺。”

  “谢谢,妈妈。”

  “谢谢,姑姑。”

  “看看这俩孩子多好,一转眼的时间都长这么大了。”柳淇有感而发,满眼的欣慰。

  “嫂子,听说你这一段时间一直在看铺面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伊展鸿夹了一筷子清蒸鲈鱼放在李曲面前的盘子里,抬起头的时候看着王月容说道。

  “看了好多,但是没有一家看上的,”王月荣都有点着急了。

  “找铺面这件事情急不得,要慢慢的碰,”说完,伊展鸿又夹了一块看起来比较烂糊的肉放在李曲的盘子里,随手抽出纸巾帮李曲擦去嘴角边的油渍。

  王月荣哀叹:“是呀,不管在哪个地方,好的铺面大家都会争抢,也是个碰的劲。妹夫呢?听说要在外城开连锁了。”说起这个妹夫,那可是王月荣心内的榜样。

  做生意几乎和自己同时,可是自己经营的饭店和人家那规模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嗯,正在看铺面。也是选了好几处都不满意。”蒋方正端起酒杯,“哥,嫂子,好长时间没能像现在这样吃顿饭了,我敬你们一杯。”

  “我还要敬你一杯呢。过段时间,我的店开张了,店内的所有用具都要从你的超市内配送。到时可要给我优惠一点。”王月荣说着,也端起了酒杯。

  蒋方正哈哈一笑:“说什么呢,什么优惠,肯定给嫂子最低价。”

  “那好,就为了妹夫这一句话,我干了。”王月荣说完仰头把杯中酒喝完,“童童,一帆,你们俩喝一个。以后,在学校里要相互照应一下。果汁,快点倒点果汁。”

  “在这儿,”软糯的声音,胖胖的小手举起一瓶果汁。

  “哥哥,给,”又是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

  “谢谢,一柔真乖。”蒋一帆从妹妹手里接了过来,分别给自己和伊童倒了果汁,刚放下瓶子,一柔端着杯子就走了过来:“哥哥。”

  伊童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囡囡,长着粉妆玉琢的一个小圆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整个心都柔软了起来。

  “你也要干杯么?”伊童软软的问了一句。

  “嗯,”蒋一柔点了点头,眼睛睁的特别的亮,尤其是在灯光之下。

  “呵呵,一柔真乖。”王月荣蹲下身子趴在一柔的脸上亲了一口,“伊童,妹妹可爱么?”

  “嗯,”伊童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翘,把一柔抱进怀里。

  一柔也不怕生,脸颊在伊童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靠着。

  “哥哥,喝。”蒋一柔仰起头,举起手中的杯子。

  “好,干杯,”伊童碰了碰蒋一柔的杯子,然后又向蒋一帆举了举。

  船舱内的气氛无比的欢乐,多少年了,也没有过这样的场景。

  伊展鸿提议小辈的两家人向伊继元和柳淇敬酒感谢父亲和母亲这么多年的照顾。

  端起酒杯,柳淇突然泪流满面。

  “妈,你怎么哭了?”伊战国慌张,忙抽了几张面巾纸递了过去。

  这么多年不在父母身边,热了、冷了、高兴、伤心,伊战国都不知道,现在看见柳淇流泪,伊战国也哑了嗓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