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18章剪假发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19 2020-09-19 23:15:54

  柳淇欢笑的抹着眼泪:“没事,没事,高兴的。我没有想到我和你爸有生之年还能享受到这样的天伦之乐。”

  这句话也说出了伊继元的眼泪,不过都是欢喜的眼泪。

  “不会再走了,”伊战国保证道。

  “这么欢乐的时刻,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伊展鸿说着宽慰大家的话。

  结果还是说了不开心的,这次是王月荣。

  只见她端起酒杯看着伊童:“童童啊,我知道你大了有些话有时候不愿意和我们说。这次呢?我本来说要帮你做笔记的,可是一直在找铺面,也没有顾得上,你不会生气吧?”

  伊童:“爸爸已经做好了。非常的详细。”言下之意,自然是不用王月荣做也可以。

  “好,不生气就好。”王月荣喝下了杯中酒。但是伊童并没有跟着端起酒杯。

  气氛有了短暂的尴尬。

  “哦,对了,忘记给你了,”首先打破沉默的是伊战国,“上次去医院的时候我们去吃饭,在人家饭店里面拍到的。我看了一下装修风格非常的不错,你看看。”

  “真的么?”一听这,王月荣非常的欢喜。

  “要看装修不如去看小小船的,”伊童接了一句。

  “对对对,说道装修方面,还是要看小小船。童童不说,我都给忘了。”伊展鸿跑到王月容的面前端起她面前的酒,碰了一下,“嫂子你一定要去看看,不过要带着哥哥去。”

  “为什么?”王月容接过伊展鸿递出来的酒杯。

  “小小船是情侣饭店,你要是单人去的话,服务员会为你配一个异性一起吃饭的,”伊童说这些本没有什么意思,但是见大家望过来的眼神里面包含着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本就没什么,也就懒得解释。

  河岸上,依然是欢乐一片。

  冯么么把烤好的东西递给时薇,接东西的时候有风吹起,火头蹿起老高,然后把冯么么的头再一次惨遭荼毒。

  一心专注于烧烤的冯么么根本就没有发现,还是黄海凑过来的时候:“么么,你的头发。”

  “头发怎么了?”冯么么斜着眼睛看了看站在身侧的黄海,一脸毫不知情。

  黄海说:“被烧了。”

  冯么么把假发拽了下来,凑近火边看了看:“还真是。”

  反正靠火太近,也热的慌,冯么么干脆不戴,顶着一头寸板潇洒的撸起袖子大干特干。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吃饱再说。

  宋成终于看清楚冯么么的头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见她一脸的不在乎,立马竖起了大拇指。

  “吃完饭,和我一起去理发店剪头发。”

  东西已经全部烤好,冯么么嘴里塞了不少东西,含糊的说着。

  “你的头发还咋剪?这么短了。”时薇盯着冯么么的头发,呆呆的出神。

  “剪它,”冯么么指着放在包上的假发,笑的十分的欢畅,“再买的话太浪费钱了,我看剪剪还能用。”

  “不就是一顶假发么?我给你买一个。还去剪?真会过日子。”烤的有点齁,看来是盐放太多了,黄海顺带拧开了一瓶可乐仰头就是几口。

  “给我也来一瓶,”冯么么指着黄海手中的可乐,说。

  能吃能喝看来是一点也不影响心情,都是多年认识的老朋友,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冯么么心思纯洁,真的是把眼前的这些人全都看成了朋友,哥们。时薇笑了笑,点头:“快点吃,吃完我陪你去。”

  结果所有人都去了,四个人站在发廊内,瞪着眼睛看着理发师,而理发师同样瞪着眼睛看着摆在桌上的假发。

  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碰见顾客让剪假发的。

  理发师再次看向站在面前的四个人:“你们确定让我剪这个头发?”

  指着假发的手指伸的笔直,就怕刚才听到的,只是自己晃神间会错了意。

  “确定,”四个人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冯么么加了一句:“剪吧,一分钱不少给你。”

  “好吧,”理发员这一次是真的肯定,自己没有听错。

  反正都是给钱。

  理发师有头发情节,虽然心底多少有点膈应,但是还是拿起了剪刀。

  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冯么么顶着一头新的发型,刚好够博文中学要求的长度。

  “酷不酷?”这是冯么么走出理发店问的第一句话。

  “酷,”竖起大拇指的不止是黄海,还有宋成和时薇。

  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伴着月光回了家中。

  冯年正在客厅内看电视,这一情况很是稀奇:“吃过饭了没有?”

  “吃过了,刚刚吃了烧烤。”冯么么说完,直接走到了冰箱的前面,从里面拿出一瓶水喝了个干净,“真舒服。妈妈呢?”

  “出去了,初中部临时有事情,还没有回来。”

  本来今天晚上,冯年和张怜已经安排好了要去小小船过结婚纪念日的,可是没有想到临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看着冯年精神萎靡的样子,冯么么索性也陪着冯年窝在了沙发里:“没有吃饭?”

  “没有,”冯年把手中的遥控器递给冯么么,起身去了书房。

  奇了怪了,往日的时候,这么晚回来冯年早就藏着一大堆话要对自己说,可是并没有。冯年很安静,安静的几乎让冯么么以为身边的冯年已经和空气融为了一体。

  “小区外面的混沌铺子还开着,要不要来一碗?”书房的门还没有关上,冯么么不自觉的问了一句。

  “不要。”然后是咔嚓的关门声。

  千年难得遇见一次的大事,冯么么赶忙拿起手机拨通了张怜的电话:“妈。”

  “怎么了?”

  “你今天是不是放我爸鸽子了?”冯么么小声且神秘的说着,生怕冯年突然之间从书房内走出来听见自己在八卦父母的事情。

  “说什么呢?什么放鸽子不放鸽子的,学校临时有事,我刚刚在初中部的办公室。有事说事。”张怜知道自己的女儿没事不会打怎么莫名其妙的话。

  不是故意这样说,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的比谁都清楚。

  “我爸郁闷了,我今天和朋友出去吃烧烤,刚刚才回来,我爸居然没有叨叨的没完。你说怪不怪?”冯么么回身看了看书房的方向,发现并没有开门冯么么又大着胆子,“我建议你回来的时候给我爸带点饭,他还没有吃饭。你注意点,省的回来给你穿小鞋。”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越加发现冯么么有点没大没小,什么话都敢说,张怜说话的口气有点重。

  “呵呵呵,我就是给母亲大人提个醒,采不采纳就看您了。我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毕竟家和万事兴么。”冯么么说完没有等张怜开口,就挂断了电话。

  快速的收拾好东西,和自己的同事打了声招呼,张怜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外面带了点吃的,一个是不用做饭,还有一个当然是为了消消冯年的火气。

  都是老师,相互之间都能理解,可是这件事情张怜确实有责任。该安排的工作忘了一样,把原本定好的结婚纪念日的事情给耽搁了。

  当时,冯年还三令五申的一再确定日期和时间。

  推开屋门,客厅内的灯光依然亮着。

  冯么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跑到张怜身边:“带饭了?”然后指了指书房的位子,“窝在里面好一会了,你们自己处理,我就不打扰了。去睡觉了。”

  看着女儿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张怜哀叹一声,埋怨自己的忘事。

  张怜把买来的东西拎进书房内,讨好的捧到冯年面前:“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应该把今晚的事情挪到别的时间的,可是你也知道,初中已经开学了,很多工作耽误不得,是我疏忽了。要不然也不会非赶到今天晚上。这是特意给你买的混沌,吃一点,别饿着肚子。”

  张怜都已经拉下脸,软下了声音,冯年的气也已经消了不少,随手关了灯端起面前的饭食:“去客厅,书房哪里就是吃饭的地方。”

  总算是雨过天晴,真的是不容易。

  滨河苑的小区内,黄海的家里没有任何灯光,两层的小楼黑漆漆的矗立在围墙的一角。冯么么和黄海是一起回来的,没道理自己都到家了,黄海还没有回来。

  冯么么好奇拿起手机给黄海发了个短信:“还没回家么?”

  不一会儿信息就回了过来:“没有,我妈刚刚扭到了脚。我爸去了外地谈生意不在家,我现在和我妈在医院,刚打上石膏正要回去。”

  “这样啊,那你小心点,回来的时候发个短信给我。”

  得到回复之后,冯么么才放下手机躺在了床上。父母肯定还腻歪在一起,自己不想做那个电灯泡,所以睡觉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全免。

  就在冯么么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平安的短信发了过来。

  报平安的何止是黄海一人,连伊展鸿也在向柳淇抱着平安:“妈,我们到家了。”

  “哦,好,一帆已经洗好澡了,和童童在院子里乘凉呢。”柳淇边说边把手机的镜头对着庭院之内。

  果然就见两个刚刚认识没有多长时间的少年郎全部躺在躺椅之上,看天上的月亮。

  朗朗天空,寂月皎皎,全部隐在云雾里。

  “这里的月亮就是没有在船上看到的漂亮,”蒋一帆感叹出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