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19章冯么么被撞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33 2020-09-20 22:21:43

  蒋一帆见伊童没有说话,又接着说:“这里的灯光多亮呀,月亮的光芒哪里能比的上万家灯火的璀璨,可惜了。”

  “是自然的美,还是人工的美?”伊童没有回头,问了一句。

  “天然的才是最好的。”

  “要返璞归真。”伊童记得今天刚刚见到的一个成语,就像生搬硬套的用上,而且感觉自己用的十分的合情合理。

  “呵呵呵,真要是返璞归真了,哪里还有手机电脑,wifi,市井的繁华,”听说话听语气一点也听不出来伊童不是在中国长大的。

  也是,世界已经那么的繁华,从来都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如俭难。方便快捷和笨拙原始说的和奢俭是一个道理。

  天空深邃而辽远,晃了两人的眼睛。直到伊继元在屋内喊两个人回来睡觉。

  “你不是有家么?为什么非要住在我家里住?”伊童起身的时候,顺便问了一句。

  对于蒋一帆这种自来熟,伊童还真的有点不习惯。这里是蒋一帆外婆的家,伊童无话可说,可是蒋一帆把吃饭的时候践行的话执行的特别仔细。

  现在,每时每刻,蒋一帆就像是粘在伊童身上一样,走到哪里跟到哪里。伊童已经表示的够冷淡了,可是蒋一帆就像是没有看见,依然是笑容满面。

  伊战国说过中国有种规矩叫伸手不打笑脸人,伊童暂且忍着,可是忍不了啊。

  “不回家也就算了,这里是你外婆家。我没有把你往外撵的权利。不过,能不能请你去别的房间,因为我要睡觉了。”

  洗完澡的伊童刚打开卧室的门,蒋一帆随后就跟了进来,顺势往床上成大字躺,闭着眼睛轻轻的叹息出声:“舒服。这床怎么比我家的床还舒服呢?”

  伊童生气,伸手去拉,结果蒋一帆躺成了死猪的样子,就是不愿意起来。

  “你起不起?”伊童见拉不起来蒋一帆,顺势拉起了被子的一角,一使劲就把蒋一帆给掀翻在地。

  蒋一帆没有防备,从床上跌坐到地上,滚到床角的时候,身子磕在了床柱上刚好弄疼了自己的肋骨。

  “哎呦,”蒋一帆蜷缩在地,不是装的,是真的很疼,特别是对于像蒋一帆这样的皮包骨来说,那真是磕到了实处。

  伊童刚想伸手把蒋一帆往外撵,发现蒋一帆皱眉的样子不像是装的,也就十分不愿的缩回了手:“别装的像真的一样,这么矮,还能磕到你?”

  “真磕到了,你这床怎么这么硬?我的肋骨呦,身上肯定青了。”蒋一帆缓了缓,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让睡就不让睡,用得着下狠手么?”

  那眼神就好像伊童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事一样。蒋一帆起身悻悻的拉开房门,去了外婆柳淇早就给准备好的卧室。

  屋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伊童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刚刚真的弄疼了么?”

  “或许是真的吧,”这样想着慢慢的也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伊童是在耀眼的光芒中醒来的。头天晚上伴着心事入睡,居然忘记把窗帘拉上了。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起床。

  出房门的时候,伊继元正在给院子里的花浇水,花叶茂盛,在阳光下朵朵挺立。伊继元回头:“起来了?怎么这么早?”

  伊童笑而不答,走进伊继元的身边把浇花的水壶接了过来:“爷爷,也挺早。”

  “老人就这样,你奶奶去买包子了,锅里熬着小米粥,一会儿你奶奶回来就可以吃饭了。”伊继元说着往院子的一角走去,那里有正在晒太阳的李曲。

  “花,漂亮。”李曲指着刚刚浇过水的花朵,欢喜的喃喃出声。

  “童童,一会儿浇好水,去把一帆叫起来,等你们收拾好,你奶奶就该回来了。”伊继元双手放在李曲的肩膀上给李曲松松筋骨。

  “好,”伊童环视一圈,发现没有漏过一处,洗了洗手就往蒋一帆的房间走去。敲了两下门发现没有人应声,伊童试着旋开门把手,并没有上锁。

  屋内昏暗没有星光没有月光如同停了电的晚上,好一会才能适应屋内的昏暗。伊童走到窗帘前,伸手撕了一道口子让阳光钻了进来。

  “谁呀,不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一件非常让人讨厌的事情么?”蒋一帆拉过被子蒙住头,闷着头咕咕噜噜吐着心底的抱怨。

  “上学了,起来,吃饭。”伊童像是例行公事一样,说完就走。也不管蒋一帆是否听到。门再次被关上,蒋一帆到底说了什么也不清楚。

  “一帆起了么?”伊继元出声问着。

  “应该起了吧,我听见他说话了。”

  “哦,”伊继元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柳淇买包子回来的时候,除了蒋一帆伊家的人已经全部起来。

  “快来吃饭。”柳淇喊着大家,人员混乱各忙各的,等到入座的时候才发现,原本应该起床的蒋一帆并没有起来。

  几分钟之后,伊童已经把书包背在身上,伊战国扔然没有把蒋一帆从床上薅起来。

  伊童和家人打了声招呼,也没有等蒋一帆就匆忙的去了博文。

  路上秋风舒爽并没有多少人。

  伊童骑着车子也就肆无忌惮,窜进校门的时候一个没留神,车把刚好挂在了一个背包上。

  一时间,车子没了方向,行人没了重心。伊童倒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后背部刚好撞在了车蹬上。

  肋骨疼啊!

  疼痛的一瞬间,伊童刚好想起了蒋一帆昨天说过的话。想嚎两嗓子,舒缓舒缓心中的疼痛,可是还没有喊出口。

  另一个人叫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并且手掌一直在伊童的身上拍打,力量之大像是要急于把伊童给推起来一样。

  “痛痛痛,我的脚。”又推了几下,“快起来,你压着我的脚了。”

  果然没有猜错,伊童手掌撑地一翻身站了起来,还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孔,就慌忙道歉。

  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怒瞪过来,伊童的道歉声卡在了喉咙里没了身影。

  “你故意的是吧,报上回溜溜球的仇?”冯么么起不来,所有的怒气全部一股脑儿的撒在了嘴上。

  这一次,伊童多少有点责任。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伸出了手:“能起来么?”

  “你说呢?用你的脚指头想一想,我要是能起来的话,我会坐在地上么?你也没有让我赖的资本吧?”冯么么干说还不过瘾,脸上还不忘配上嫌弃的表情。

  这话是把人看的有多扁,噎都能噎死个人。

  伊童再次问了一句:“要起么,不起的话我可要走了。”

  “谁说不起?”冯么么立马变脸,眼尾一扫看见从胡同里走出来鞠宁,脸上瞬间咧出了一朵花:“鞠老师好。”

  鞠宁是博文中学的外语老师,刚好就教冯么么这一班。冯么么外语偏科严重。暑假的时候冯年特意带着冯么么去拜访了鞠宁,和鞠宁说了冯么么现在的情况,把冯么么羞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怎么坐在地上?摔倒了么?”鞠宁慌忙上前去问,顺带还伸手扶了一把,“快起来,地上多脏。”

  冯么么单只脚站了起来,另一只根本就不敢碰地。

  “你的脚?”鞠宁也发现了冯么么的异常,惊讶的开口说。

  “没事的,”冯么么一边说,一边把手背在身后向伊童打着手势。伊童会意,浅笑出声,伸手扶住了冯么么的胳膊,把身子借给她靠着。

  “老师,刚刚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冯么么。我现在就把她送到医务室。”

  “那好,”鞠宁松了手,不放心的再次叮嘱道,“医务室应该没有开门,你们到校外的袁医生的诊所。”

  “我知道在哪儿,”冯么么笑的脸都快抽筋了,心内早已经不耐烦,也不忘柔声细语,这与平常的冯么么绝对是两样的。最起码,就伊童见到的这几次是不一样的。

  难得,面前的这个假小子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鞠宁走远了,冯么么终于卸下了脸上的伪装,本性立马暴露无遗。双手使劲把伊童给推开,单脚就往校园门口跳去。

  “你确定可以?”冯么么单脚跳的欢腾,伊童推着车子跟在后面,不远不近。要是冯么么有情况的话,伊童可以来的及捞冯么么一把。

  “要不我推着你,”见冯么么没有说话,伊童好心情的问着,那一只脚蹦跶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冯么么的额头沁出了汗水,倔脾气上来,又往前拖了几步,最终缴械投降。在蹦跶两下非跌个狗吃屎不可,到时候可就不好看了。

  冯么么一屁股坐在了伊童的后座上:“不让你推着倒是便宜你了。”

  原本就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会出现的这么快,伊童挑高眉角,一脸的了然,然后推着冯么么往校门外走。

  “嘿嘿嘿,车子没闸,”蒋一帆起来的晚,见伊童已经走了,随便吃了两口,也就慌张的从小区门口扫了辆小黄车骑上就往学校赶。

  一路风驰电掣,在人群之中穿梭,骑得那叫一个顺溜。临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小黄车没有闸,脚刚放在地上打算使用人力,没想到就碰见伊童推着车子往校园外面走。眼看就要撞上去,蒋一帆二话没说就从车子上面跳了下来,用力一推,车子就摔倒在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