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22章我上厕所你负责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22 2020-09-23 23:11:27

  挂断电话没有多长时间,微信的转账信息就发了过来。伊童点开看了看上面显示有2000元的待收金额。

  下面紧跟着的就是一句话:“我这一走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在家里。听妈妈的话,还有多陪陪爷爷奶奶和太婆婆。”

  伊童发了个同意的表情包也就把电话收了起来。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伊战国要回国的时候,就说了,这一次找的工作,可能不像在美国一样,休息的时间多。

  不过伊战国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满眼满脸都是欢喜,一点不甘愿的意思也没有。

  伊战国一直认为自己是飘在外面的旅人,回到家了,心也就踏实了。

  旅人回家忐忑的心情绝对比一个陌生人面对陌生环境时,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20年的时间日月更替变化很快。往日回首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可是很多事情早已经是物是人非。

  “茄汁盖浇饭谁的?茄汁盖浇饭谁的?”服务员一连喊了两次伊童才听见。

  教室内,时薇和黄海已经回来了,他们把前后的桌子放在一起,上面有两份还没有开动的饭菜。居然还多了一个人,是自己的堂弟蒋一帆。

  “你也没走?”伊童把冯么么要的饭放在桌子上的时候,顺手推了推坐在宋成位子上的蒋一帆。

  “没有,我来的时候你已经出去买饭了。我就和外公外婆说了一声,在这儿陪你。”蒋一帆说话的时候眉毛挑了挑,那个意思就是在说:看我多好,感不感动?

  伊童没有理会蒋一帆的自作多情,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喂,”冯么么转过头看着伊童,“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不用,我请你的。”伊童没有理会冯么么递过来的手机,瞥了一眼手机上的状态,刚好是扫一扫的状态。

  暗绿色的光波一点一点的缓缓的匀速滑动着。

  “不要拉倒,”冯么么见伊童没有反应,把手机又收了回去。本来就是他的错,管吃付医药费也是正常。冯么么心安理得的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拿起筷子,冯么么首先问候的不是自己的盒饭,而是时薇的。

  时薇索性把自己面前的饭拨了不少在冯么么的碗里,直到冯么么阻止不要的时候才罢休。

  冯么么如法炮制,但是拨的没有时薇的多。然后两人相视一笑,还没开始吃饭就听到了黄海的吐槽:“够了啊,每一次吃饭的时候。非要尝尝对方碗里的东西,有那么的好吃么?”

  “要不你也尝尝?”时薇和冯么么同时把碗放在了黄海的面前。

  “不了,谢谢。我不喜欢吃人家碗里的东西,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两人又把饭盒拉了回来。

  “这样吃饭可以吃很多的东西,你看有茄子,有小排。再说我们也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尝对方碗里的东西。上一次的烧烤,我就没有吃。”冯么么不赞同的反驳着黄海的话。

  黄海:“烧烤,一样东西不止一份,你们要是还尝的话,那就是有病。”

  “喂,他们说的烧烤,难道是昨天咱们在画舫上碰见的那一次?”蒋一帆见伊童只是闷头吃饭,找着话题说着话。

  伊童看着蒋一帆点了点头之后,继续接着吃饭。

  “你怎么那么无趣呀?”蒋一帆把筷子放在碗里,侧着脑袋看着伊童。

  伊童已经扒完了最后一口吃的,才认真的看向蒋一帆:“我不认为,我们吃饭的时候非要说点什么。虽然我们是亲戚,但是我们真的不熟。”

  蒋一帆实在是太聒噪了,叽叽哇哇说个没完。

  伊童的话引来了前面三个人的侧目。

  这话说的真不是一般的牛逼哄哄,三个人和伊童的关系都不熟,但是转过头去的冯么么依然暗暗的翘起了大拇指。

  前面三个人的饭吃的也快,冯么么刚把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伊童就把冯么么的餐盒收走,一点也不给和冯么么吃饭的其他两个人机会。

  “喂,好人做到底。把这两个也收了呗。”一双筷子敲在餐盒之上,黄海抬着眼睛看着伊童,眼睛里没有一点挑衅的意味,纯属好玩。

  “不是我的责任。”大家刚想到古板的人应说古板的话,哪里知道伊童又冒了一句“而且我不乐意”的话。

  言下之意只要乐意,很多事情是可以商量的,这就有点把大家弄糊涂了,看起来这也不是一个古板的人应该说的话。

  吃完饭的人总是有点困觉,特别是夏天养下来的习惯,一时半会儿还真有点改不掉。

  “你们要睡一会儿么。我有点困了。”冯么么打着哈欠问着另外两个人。

  “我也趴一会儿,但是不知道能不能睡着。”大家说睡就睡,冯么么还没有趴在桌子上,一件衣服就扔在了肩膀上。

  冯么么看了看衣服的主人,“给我衣服干么?”

  “你的腿没有好之前,你的事情我应该负责,”伊童面无表情的说着,让人看起来像是十分的不情愿。

  “天这么热,我不需要,”冯么么直接又把衣服给扔了回去,回转身递过来一个茶杯,“你要是给我接点水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伊童二话没有说,接过杯子直接出了教室。

  校园内与上课的时候相比确实是空落落的,伊童端着茶杯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往这边走来的冯年。

  “老师好,”伊童老实的站住,礼貌的打着招呼。

  冯年点了点头,眼睛盯在伊童手中的茶杯上:“去给么么打水?”

  “嗯。”

  面前是一个长得十分俊朗的孩子,但是脸上带着一点落寞的倔强。这和入学资料上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孩简直是判若两人。

  冯年大概知道原因,上语文课的时候能在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把整篇课文都给翻译出来的,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面前的这个孩子的语文的功底真的是很差。

  “我今天上课的时候,你能听懂么?”

  果然,一说起这件事情,伊童脸上的神情更加的落寞:“有点听不懂。”

  “是不认识上面的字,还是听不懂我说的话?”

  冯年知道这是一个需要特殊关心的孩子,要有相当的耐心和细心。

  当年自己的恩师伊继元不厌其烦的谆谆教诲仍在眼前,现在也是自己回报的时候了。

  “上面的好多字都不认识,您说话的时候用了一些成语,具体是哪些我现再也想不起来了。除了那些成语我听不懂之外,其余的要是光听老师您讲课的话也是能听懂的。可是,我因为文字功底不好,看笔记的时候,又要去对照课本上面的内容,就有点吃力了。这里用成语应该是力不从心,对吧?”

  “对,成语没有用错。如果我刻意的放慢我讲课的速度的话,你是说你应该能听懂?”

  伊童点了点头,一点也不隐瞒。

  老师为了一个人而放慢讲课速度的话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果然,就听冯年说:“这样吧,晚自习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以后上课的时候你尽量的消化,晚自习的时候我在给你补补,争取不让你坐晕车。”

  “晕车?”伊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词语,不过一联想也就能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伊童微笑的点了点头。

  “没事了,我就是看看么么。你先进去吧。”

  冯年跟着伊童走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不停说笑的三个人。

  “你知道么?上午上外语课的时候几乎快吓死我了,就怕外语老师找到我。”冯么么说的是神采飞扬。

  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脚翘了起来,不停的晃荡晃荡,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看见伊童拿着水杯走进来的时候,伸着手,“刚好渴了,回来的正是时候。等一会我要是想上厕所,你也不能跑了。”

  伊童淡淡的点了点头,等到身子让开,完全不能遮掩住跟在后面的冯年的时候,三个人忽然闭了嘴,尤其是冯么么。

  冯年:“想上厕所就忍着,说的是什么话?”

  冯么么瞪了把水杯放在桌子上的伊童,班主任来了,连一点暗示也不打,这是故意要让自己出丑么?

  “挺欢乐呀,我看你也不像腿摔坏的样子。也知道自己的外语差,还好意思说?不说让你的外语成绩像伊童一样,他毕竟是从外国回来的,你最少应该向时薇看齐吧。她还是你的同桌呢。”原本关心的话,等看到冯么么一点也不担心的欢乐样子,冯年的脾气立马像被充了气的皮球越胀越大。

  眼见着似乎又要不能收场了,冯么么立马伏低做小。这个时候,你要是敢和冯年硬呛的话,一定没有好果子吃,尤其是在冯年教的学生的面前。

  “好了,知道错了。我一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把外语当成重中之重还不行么?”冯么么说话的声音立马软了下来。可是,心里一点也不服气。

  所有的学生哪一个不是从小就开始ABC嘴边挂,自己从来没有上过外语补习班,一个是冯年感觉没有必要,认为跟着教学大纲走就行,何必要给孩子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还有就是自己忙,暑假里面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学习,或者是教师的各方面培训。再则一点,自己本来就是老师,很多时候看不上培训班的教学方法。

  现在想来还是自己错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