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23章伊童帮忙买饭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41 2020-09-24 22:17:43

  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冯么么把时间多放一点在外语上。

  冯么么也想,奈何只要一看ABC就头疼。

  心烦意乱的,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看你也不像有事的样子,我就走了。”冯年背着手,临走之前又说了一句:“没事的话睡一会儿,别等到下午上课的时候打哈欠。”

  “我们刚才不是要睡觉么?说话谁起的头?”看冯年走远,冯么么才吐出心中的话。

  “你,”时薇指着冯么么确认,黄海也跟着附和的点头。看冯么么认真的样子不知道是真的不记得,还是故意转移话题。

  被指着的冯么么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两圈,二话不说倒头就睡,右手盖在脸上一副拒绝说话的样子。

  清风从窗户内吹了过来,就连冯么么头上的假发也轻轻的飘起来几根,一下一下的扫在脸颊和手背之上,有点痒。

  右手轻轻的动了几下,发现不行,冯么么终于还是抬起了头,就看见身边的两个人正一眨不眨的维持着自己趴下前的姿势。

  “把窗户关上,有风,睡不着,”冯么么呵呵笑的看着时薇。

  夏天有风,不是刚刚好?

  不知道这是什么谬论,但是时薇还是无奈的起身打算去把冯么么提到的窗户关上。

  刚站起来,还没有离开位子,伊童几步就跨了过去。他的旁边有蒋一帆挡着,也不知道是怎么比时薇快的?冯么么几人没有看到,蒋一帆却看得非常的清楚。

  “你是属猴子的?”见伊童已经把窗户给关上了,蒋一帆冒出了一句话。

  伊童只是淡淡的瞥了蒋一帆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去复习上午刚刚学过的语文,每一个字都抠的十分的认真,似乎到了锱铢必较的地步。

  “要是不想睡的话,告诉我这几个字念什么?”伊童大概的浏览了一下,已经把语文书上不认识的字全部都勾了出来。眉头几乎纠结在了一起,粗略的数了一下大概有五十多个字,如果不对照笔记的话,伊童简直是在看天书。

  连看带猜,也没有认出来几个。

  伊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前面三个人就转回了头,瞪着眼睛看着伊童,不敢相信一个水平这样的学生会进到这个班里来。

  三个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心内都有了答案,这是花了多少钱?还是学校有什么了不得的关系?

  学校里管事的也就那么三五个,到底会是谁呢?

  “上午看他和外语老师对话的样子以为是王者,没想到是个青铜。你们说这小子的后台是谁?”冯么么的一双眼睛亮着水汪汪的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等着二人的答案。

  这谁又能知道。

  时薇把冯么么的头按在了桌子上,用书盖上那双好奇的眼睛:“睡觉,困了。”

  冯么么哪里能安生,把罩在脸上的书拿掉,发现面前的两个好友已经趴在了桌子上,知道在问也没有用,于是闭上了嘴巴,把书重新归位会周公去了。

  渐渐的,教室内响起了浅浅的鼻息声。

  蒋一帆已经帮助伊童把不认识的字全部顺了一遍。伊童脸上纠结在一处的眉头才缓缓的舒展开来。

  这一天,伊童脸上的表情几经反复,时而欢喜时而忧愁。

  提前看了课表,把下午要上的内容提前预习了一遍,又勾出来不少的生字词。

  蒋一帆并没有睡觉,一个一个帮助伊童扫清障碍,虽然不能全部弄懂,但是至少会了一半。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谢谢,”伊童真心的说着感谢的话,自从拿到书本的这么些天,自己就像带针的刺猬,不知道戳伤了多少人?

  “客气什么?堂弟能是白叫的?”蒋一帆拍了拍伊童的肩膀,“其实我的成绩也不怎么样,但是书本上出现的汉字基本上都认识。不会的话,你就问我。”

  蒋一帆的笑就像有感染力一样,让伊童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总以为面前的这个人很聒噪,可是怎么听着这话,就是那么的顺耳呢?

  起床的铃声响了起来,学生们陆续的进到教室内。蒋一帆坐在伊童的旁边一点想走的意思也没有。

  直到位子的主人出现,蒋一帆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高一(1)班,临走之前还特意叮嘱让伊童一定要帮忙照顾好于丽雪。

  伊童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伊童提前做了准备,上课的时候至少比上午要好了许多。

  最后一节上的是数学。

  整节课下来,伊童就像听天书一样,囫囵吞枣的全部记了下来,结果发现一点也没有听懂。

  从中午开始就高扬的精神一下子萎靡不振了。

  傍晚放学的时候,冯年接了一个电话是伊继元打来的。

  冯年刚收拾好自己的办公桌,正打算带着女儿回家,装在兜里的手机就欢快的蹦跶了起来。

  冯年点开手机发现是自己的恩师打来的,立马止步于桌前,双腿并拢,腰背微弯,一副尊敬的样子:“老师,您有事?”

  “冯年呀,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听童童说了,孩子碰的厉害不厉害?”伊继元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内疚。

  上一次,因为伊童要上学的事情,伊继元就腆着老脸麻烦了冯年。本来就有点过意不去。

  可是,这一次?

  伊继元听到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电话应该怎么打?

  几天前人家的女儿才砸了伊童,今天就出现了这件事情。

  这多少有点故意的成分在里面。

  冯年:“没事,我家孩子皮,磕着碰着是常事。老师,您就别担心了。”

  “你让我说什么好?本来中午就应该给你打电话的,但是怕耽误你午休就一直拖到现在。”

  “老师,真的没事。”

  冯年挂断电话,才再次往屋外走去。走廊上已经没有几个学生,冯年走进班级,看见冯么么独自一人坐在位子上,双手捧腮,透过窗户遥望远方。

  看见冯年才算回神。

  “走吧,我扶着你。没有多长时间,回家凑合着吃点剩菜。”

  “不要,这两天怎么老是有剩菜。”

  “不要啊,那我一会儿给你下碗面条。”冯年说完,已经伸手去扶黏在板凳上的冯么么。

  “别麻烦了,伊童已经给我去买饭了。我一会儿在班级里吃点就行。”

  “这孩子还挺不错的,有责任心。”冯年见冯么么不走,也就蹲了下来去仔细探查冯么么受伤的腿,“严不严重?”

  冯么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自己从受伤到现在已经有一天了,身为人父的冯年,总算是说了一句应该说的话。

  冯么么还没有回答,就见冯年又皱着眉头说:“肯定严重,要不然以你的性格肯定是坐不住的。”

  知女莫若夫,冯年说的一点不假。冯么么裂开嘴巴,露出了一嘴的小白牙:“您不吃饭么?我不知道您不回家,没有让人带您的饭。”

  您?冯年以为自己听错,结果发现后面用的还是敬称。伸手去摸冯么么的额头,没有发烧啊,怎么这就开始说胡话了。

  走廊上有不紧不慢上楼的脚步声,轻缓而悠然。

  冯么么一听就知道这是好朋友时薇。于是再次看向冯年:“您再不走的话,我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吃饭了?虽然薇薇和黄海到咱家里吃过饭,应该没什么。可是,您现在是我们的班主任,在这儿的话,我们会食不知味的。”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冯年居然有那么一点生气。

  脚步声又近了,冯年也不好因为这件事情责难冯么么,省的在学生面前失了体统。

  “我这就走,不用你一直敬称的恶心我。”谁还不知道谁呀,冯么么用您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爸爸,慢走。”冯么么看着冯年的背影,摇着手打招呼,一脸的窃喜。

  时薇进班的时候,刚好和冯年迎了个对面:“老师好。”

  “好。”

  时薇走进屋子,满脸的疑惑,回头看了看冯年又看了看冯么么:“这?你爸好像有点不高兴?”

  能高兴才怪。

  冯么么也没有去接时薇的话,眼睛盯着时薇手中的东西:“买的什么?闻着好香。”

  “生煎包,还要了一点辣椒油。两杯豆浆。要吃么?我多买的有你的。”

  “要,我都快馋出口水了。”

  “知道你会吃,我特意要了两双筷子,给。”时薇说着已经把一双一次性的筷子塞进了冯么么的手里。

  “辣椒油,辣椒油。”

  生煎包不配上辣椒油简直是人生的一大憾事,这是冯么么的美食准则。奈何被张怜和冯年管的严。一般的情况下,冯张二人都不让冯么么吃太过刺激性的食物,理由也很正当,冯么么已经进入了青春期,脸上应该早做预防,省的到时候苦恼。

  冯么么刚把一个生煎包塞进嘴里,伊童就拎着东西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黄海和蒋一帆。

  冯么么又夹了一个生煎包放在嘴里,才伸手去接伊童递过来的东西。

  几人吃饭还是像中午一样扎堆,冯么么等三个人一拨,伊童和蒋一帆坐在了一起。

  “下午上的课,怎么样?”蒋一帆扒拉一口猪排饭,侧着脸看着伊童。

  “数学,听不懂。”伊童说话的时候闷闷的,头也压得很低。

  其实这些早在预料之中,蒋一帆也不惊奇,无奈的撇了撇嘴,一脸的爱莫能助:“帮不了你。因为我也不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