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26章去冯么么家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32 2020-09-27 21:51:21

  就听,伊继元继续说:“我们今天特意过来,你也应该知道,就是为了伊童碰上你家孩子的事情。我们感觉特别过意不去。去医院呢,我也知道你这孩子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就带了一点补品过来。给孩子养养身体。”

  伊继元说的是实话,就像上一次伊童去医院检查的时候自己没有和冯年说是一个道理。

  “老师,您这样说就见外了。上一次,么么碰上伊童的事情,您说没事,不让我们过去。我信实,也就没有过去。您怎么会拿着这么些东西来看个孩子?不是让我过意不去么?”

  “情况不一样,上回伊童没见伤。我看你家孩子伤的挺重的,你要是不收的话,我会生气的。”伊继元说完脸上的神色果然如他说的一样不快。

  冯年一愣没想到老师的脸说变就变,果然有当年的风采。

  伊继元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一辈子被他恩遇的人非常的多。但是,也非常的讲原则,丁是丁卯是卯。有恩必报,有责必担,一点也不含糊。

  看见伊继元生气,冯年笑着也不在说话。

  伊继元又接着说:“本来呢?孩子爸也应该来的。但是实在是不巧,他已经延误了去单位报到的时间,今天单位里的车特意来接,不好在推迟也就没有来。”

  “没事。我知道老师的儿子的工作非常的重要,耽误不得的。”

  水果已经被洗好,分切完毕,装在盘子里被端了出来。

  “伊童,”冯年接了过来,把水果盘放在伊童的面前,“别客气。”

  “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麻烦你。”说起此的时候,伊继元脸上现出担心的神色,然后一只手往伊童的放向招了招,先神色复杂的看着王月荣。

  “我这个孙子算是被耽误了,要是早几年回来。我也不会这样的担心。现在正处于关键的三年,他平常在家里的时间不多.......”伊继元双眉紧锁,看着伊童。

  冯年会意知道伊继元这是在担心孩子学习的问题:“老师,你放心。我一定不让每一位学生掉队的,特别是伊童。我打算今年先帮他攻克字词方面。但是理科,可能有点难。实在不行的话,分班的时候,选择文科就会好一点。”

  “我也是这个意思,伊童毕竟不能和在国内一直从事传统教育的孩子相比,所以以后麻烦你的地方多的是。”

  两个人絮絮叨叨,讨论了半个多小时,眼看着时间不早了,伊继元才起身要离开。因为心情好,临走之前还特意夸赞了冯年养的花,开的娇艳。

  冯年一直扶着伊继元走到楼下,看着三人隐没在夜色里才匆匆转身上了楼。进屋的时候,刚好看见张怜从冯么么的房间里出来。

  “怎么样了?”冯年小声的问。

  “不理人,肯定是为了刚才的事情生气。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都一天了,也没有见你通知我一声。”张怜生气,口气特别的生硬。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么?在说,我和么么同一楼层,方便照顾。你来回跑也不方便。”冯年拉着生气的张怜把她安置在沙发内,“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脚肿了。”

  “骨头呢?伤到骨头了没有?”张怜打掉冯年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回头看着冯年的眼睛问着最担心的问题。

  骨头?冯年一愣,倒是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情。

  一看冯年的表情,张怜更生气了“看看,看看。平常问东问西,像个女人一样。一到关键的时候,一点心也不会操。要是伤到皮肉自然不会有问题,修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要是伤到筋骨,没有注意的话以后会有大问题的。”

  这回张怜是真的生气了,说话的嗓门也不由得提高,脸色微红。你若细看的话,一定也能发现,张怜的身体在不自觉的前倾,肩膀还故意躲了几下。

  冯年的手落空,赶忙又放了上去,轻轻的捏着极尽的讨好:“我知道错了,老婆。你看我想的就是没你周到,一天到晚瞎操心。别生气了哈。”

  张怜的肩膀终于在冯年的手下慢慢的软了下来,哀叹一声起身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冰块。

  冯年一看张怜去开冯么么的门,也跟了进去。

  冯么么坐在床头看着书,见冯年和张怜进来也没有说话,眼睛又再次落在了书本上。腿上的肿意,疼的让人睡不着觉。冯么么翻来覆去,只好又重新坐了起来。

  冯年看了看时间,转身去了外面:“我去端水,孩子可以刷牙,洗脸睡觉了。”

  “别去,帮我把她的腿抬起来。”

  冯年不明所以,但是依然听话的坐到床边,把冯么么的腿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一种挺省事的做法。

  “腿怎么肿成这样?”张怜边往毛巾里裹冰块,边说。

  “你这是给么么敷腿呀?”冯年说完一脸的恍然,腿肿的话要敷点冰块才能消肿,这是常识。自己居然没有想起来。

  怪不得,张怜会埋怨自己瞎操心。

  冰块敷上的那一刻,真的是舒服极了。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胀痛的感觉立马减轻了不少。

  冯么么把书放了下来,看着为自己忙碌的冯年和张怜。

  “你知道刚刚来的是谁么?”冯年扶正冯么么的腿,让毛巾能够更好的搭在上面,“那是我的恩师,当年爸爸家里穷,他可没少接济我们这些穷孩子。你爸我能有今天,我最要感谢的除了你的爷爷奶奶,就是刚刚来的那位老人,也就是伊童的爷爷。”

  冯年的话让冯么么的神情柔软了下来,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冯年和张怜:“算了,反正上次他也没少受罪。这次就算我们两清了。”

  上次?张怜疑惑的看着冯年,突然想起来什么。

  “你上次溜溜球砸的就是他呀?这也太巧了吧。”何止是巧啊,简直是十分的巧。

  第二日天刚亮,王月荣的手机就响了。慵懒的拿起手机点开,眼睛半眯睡意朦胧,就放在了耳朵边:“喂?谁呀?”

  “是我。”于娟的声音显然有点兴奋,“我这里有房源信息,要去看看么?听说很抢手,晚了就不一定是你的了。”

  王月容本来也有自己的打算,自从前天晚上听到伊童提了一嘴小小船,王月容就在心里惦念上了。

  儿子的眼睛可叼了,能让伊童看上的应该不错。

  但是,现在有比去小小船更重要的事情。王月容连忙起床,这么些天她深知这边的房子到底有多难碰。

  一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没有一点犹豫。

  从起床到收拾好自己,王月容

  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走出大门的时候,伊继元正在花圃内浇水,像往日一样,清凉的水柱倾斜而下点滴落在花朵之上。

  李曲正坐在庭院内晒太阳。早晨有点凉,微风习习,一条薄毯就横陈在李曲的腿上。王月容走到李曲旁边喊了声奶奶。

  李曲抬头眼睛里面是一片迷茫,一点也不认识面前的人。继而转向伊继元:“老头子,老头子。家里来客人了。你看看是谁?我不认识。”

  王月容站了起来,越是和李曲相处,王月容内心的慈祥越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往外冒。人老了,言语谈吐上愈加的可爱。

  “奶奶,我走了。”王月容站了起来,和伊继元打了声招呼,就匆匆离了家。迎面刚好撞见买东西回来的柳淇:“这是去哪儿?这么的匆忙,吃了早饭再走呀。”

  “不了,我在路上吃。于娟刚刚打电话说让我去看看铺面的事情。有点赶,就不在家里吃了。”王月容边走边说,清风推着王月容的话尾,让一家的人听得是一清二楚。

  “这孩子,每天都像打仗一样。要我说呀,像战国一样搞科研多好,稳当。也不用每天这样的疲于奔命。”柳淇哀叹一声招呼着伊继元吃饭。

  “这孩子是心气高,优越感受挫。出去这么长时间回来之后才发现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受刺激了。”伊继元语重心长的说,语气有有点不能苟同。

  不是他文人气性,心高气傲,实在是折腾来折腾去,到底是伊童受罪。

  伊继元是心疼孙子。

  “走,进去吃饭。不说她了。”伊继元放下手中的水壶,眼前的花草长势喜人,倒是让原本的阴郁心情好了许多。

  转身走到李曲面前推着进了屋。

  王月容驱车匆忙拐到与于娟相约的地方。

  面前是来往不息的川流人群。汽车的轰鸣声一直就没有在耳边落下。王月容抬头看了看地段,确实是上中之选,就是不知道价格怎么样?

  “月容,这儿。”于娟在马路对面摇着手呼喊着,看见王月容看了过来,指了指身后的一栋建筑。

  上面清一色的全部都是饭店的招牌,有一个与其他的截然不同叫博城食府。在王月容的认知里,这个名字有点土气。

  红灯亮起的时候,王月容快速的走到了人行横道的对面,指着头顶上的饭店:“就是那家店么?”

  “对就是这家。我也是昨天晚上11点多才得到的消息。怕你睡着了,没敢给你打电话。先上去吧,探探老板的口风。”于娟把手挎在王月容的胳膊内。

  已经早秋了,天气晴的时候艳阳高照,暖的让人心情舒畅。阴的时候,凉风袭人,让人直打哆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