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28章看看你女儿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76 2020-09-29 22:24:20

  家豫的话,让喝茶的二人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不仅是因为口中的茶是极品,还因为家豫的话语里轻缓没有一丝的慢待。

  趁着二人喝茶的功夫,家豫从柜子里拿出一份转租合同,摊在了王月荣的面前:“这是转租合同,上面的金额你看看,是不是合适?”

  王月荣和于娟对望一眼,两个人的眼睛中或多或少的都有那么一点的不相信。就是这么的简单,家豫看起来不像说假话。

  家豫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声音悦耳动听:“还有什么疑惑么?难道是不想租?”

  首先缓过神来的是王月荣:“不是,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的直接,把价格直接亮给我们。”

  家豫:“明白人说敞亮话,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白纸黑字写在纸上,很明显家豫并没有想要让价格水涨船高的意思。

  此时,王月荣已经再无任何顾虑。

  家豫刚刚说过一句话,转租也是要有眼缘的,自己可不可以理解成自己就是那位和眼缘的人,心里对家豫的印象未免又好了几分。

  于娟把转租合同拿了起来,逐一看了下去。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叫家豫的还是挺厚道的,不管是在价格上,还是预留下来的物品上。

  于娟点了点头,王月荣也相信于娟的判断,也就二话不说的把合同给签了。

  再一次站在透明的玻璃幕墙之前,王月容的心情是满怀激动,大有一展宏图之志。临走之前家豫加了王月容的微信号码,说是有问题可以帮忙咨询解答。

  此时,他们站在高处可以看见几乎半个博城。远望之下的博城一片生机盎然。

  于娟碰了碰王月容:“刚刚那个叫家豫的人挺有风度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家室?”

  “怎么,你看上人家了?这可不像你,你不是一直都是事业永远高于爱情。你和上一任分手的时候,打电话给我,骂那个人。说他骂你冷血,把你气的要命。现在感觉爱情重要了?”

  于娟娇嗔一副小女儿的娇态:“人的年龄不一样心境也会不一样的。看你们一个个的成家立业,有孩子宠有丈夫爱,我也是会触景生情的。”

  于娟说的满心的感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被什么事情刺激到了?”王月荣不解,好奇的看着于娟。

  “还能是什么事情?我家人前几年逼婚逼的急,每年都要给我安排相亲,结果我消极对待,现在倒是不给我安排了。可是,人越大越是会触景生情么?昨天我去望江楼,你猜我看见了谁?”

  看于娟那副如临大敌的神气就知道,碰见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王月荣搜肠刮肚的想象着即是自己认识的,又是于娟讨厌的,结果还真的在尘封的记忆里,让她记起了某个人的影子。

  王月荣眯起眼睛,不敢确定的看着于娟:“你不会告诉我是袁丽雅吧。不是听说她出国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出国了,不过什么时候回来的就不知道了。”虽然站在电梯之内,于娟还是不由自主的贴近了王月荣的身边小声的说,“我昨天问了一下咱们的班长,结果她也不知道。你想一下,咱们班长那路子多野,她都不知道,肯定就没有几个人知道。”

  那都是陈年往事,王月荣也不想再提,显得自己多小肚鸡肠一样。于娟也没有提,接着说了下面的话:“当时我们在吃饭,就在望江楼。一个男人和她可亲密了,吃饭的时候给她剥虾,给她擦嘴,给她夹菜喂到嘴里。真的是,吃了我一嘴的狗粮。我就想啊,像袁丽雅那样的人都有男人疼,我为什么不?”

  王月荣不赞同的看了于娟一眼,提醒道:“不知道,秀恩爱死的快么?我倒是劝你不要受刺激一时昏了头,随便嫁了。找个男人疼自己倒是可以,但是要擦亮眼睛,找一个自己真正满意的,省的到时候又后悔。”

  “放心,我知道。”说话间,电梯已经到了楼下。

  “好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本来说中午在博城食府吃点饭,探探老板的口风的,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的顺利,我就撤了。不过,你要记得欠我一顿饭啊。”

  “知道了。”王月荣笑着点了头。

  凉风扫过之下,掠起了于娟及膝的裙子,哆嗦了两下,慌忙和王月荣摆手作别上了车子。

  这是回来之后,王月荣最高兴的一次,于是拿起手机拨通了伊战国的电话。

  密闭的实验室内,伊战国正在低头专心致志的画着草稿。手机就在旁边,一直在桌子上震颤着,好长时间伊战国也没有去接。

  “伊工,你要是再不接的话,手机会把桌子给震塌的。”和伊战国一起工作的人员也终于受不了手机的打扰抬起了头。

  实验室内一共有三个人,一个和伊战国年纪相仿,是这里的总工程师,名字叫洪明。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男子,剑眉星目,光是从五官上就能看出来聪明绝顶的样子。

  他的名字叫柏沐阳,工作起来认真而冷漠,实际上是一个阳光大男孩。

  “喂,说。”伊战国连看一眼手机屏幕都没有看,说话的口气里有点不耐烦。伊战国工作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别人的打扰,不管是谁。

  手里的稿子正画到最关键的地方,现在打断的话,好多地方都要重新算。

  “打扰你绘图了?”王月容试探的问了一句,发现对面没有人说话,接着又说,“我是想告诉你,我找到铺面了,今天刚刚签的合同。”

  “好,我知道了。”

  说罢后,伊战国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忙音响了起来,王月容习惯性的也合起了手机。因为爱所以习惯,因为爱所以从来没有感觉到工作起来冷情冷性的伊战国有什么不对。其实,除了这一点之外,伊战国挺好,顾家,爱老婆和孩子,虽然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是让人感觉很踏实。

  王月容爱的一直就是这样的伊战国。

  实验室内,安静的又是落针可闻。洪明想说什么,可是看见伊战国专心致志的样子,就闭嘴不言,也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时间敲响九点半的时候,博文中学大休息的时间到了。

  老师刚刚喊了声下课,有一部分学生一股脑儿的就往操场上冲。呼喊声,奔跑声,冯年从教务处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慢点,慢点,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冯年一声喊,还真的是管用,下楼梯的同学倒是规矩了不少。

  冯年没事出来溜达,主要也是看看冯么么可有什么情况。冯年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态,女儿闹腾的时候,他嫌么么没个女孩样。可是现在不闹腾了,他又担心一时间安静的下来的么么,别不适应。

  果不其然,刚刚走到班级门口的时候,就见冯么么曲着一只腿趴在窗户上。单只腿站的不稳当,冯么么拖着嗓子喊了一声。

  伊童起身就把板凳搬了过去。

  冯么么把腿搭在板凳上,悠哉悠哉的晃着。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张怜,并配上文字:看看你的女儿。

  好长时间也没有见张怜回。知道那边不是懒得回,就是肯定在忙。

  冯年这才想起来市体委来了博文,张怜作为初中部的负责人肯定是要前去汇报工作和成绩。

  有人看见了冯年,偷偷的向冯么么打了声招呼。冯么么回头悄然一笑,并没有当回事,继续悠哉悠哉看风景。

  冯年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的时候看见的是鞠宁。

  “鞠老师,有事?”冯年转过身子,和鞠宁一起往教务处走出。

  “我刚刚看了一下,这一次订的外语试卷并不好。”鞠宁边走边说,“和教材贴合得不紧,如果作为拔尖的题目的话还是不错的。”

  “是不是上边弄错了?很少会出现这种问题。一会儿,我打电话问问。”这可不是小事,冯年走进教务处就给分发教材的人员拨了电话,那边没有回复只是说一会儿给回电话。

  两个人在教务处焦急的等待着,没有多长时间电话果然回了过来。

  只听对方说:“对不起,对不起。发错省份了。这就给你们补发。”

  鞠宁听到冯年的转述之后,才放心的往教室内走。

  “伊童把外语的随堂练收一下,送到办公室。”冯么么正在窗口看的起劲,听到鞠宁的声音愣在窗户前,连动也不敢动。

  伊童抱着一大摞外语资料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一众老师们正在闲话家常。

  “这一届的高一学生,哎!怎么说呢,”政治老师梅桦正拧开茶杯的盖子,水汽缭绕间,象征性的喝了一口茶。要说哪个老师最悠闲,那一定非政史不可。

  要不是梅桦带了一个班的班主任,现在哪里会在这个地方晃荡,早就杀回家了。

  数学老师是一个年过五十的古板老头,头发从来就一丝不苟的贴服在头皮上。一听这个话题,长长的叹了口气:“要想再碰到柏沐阳那样的学生,是难了。”

  柏沐杨,博文中学的传奇,高考的时候数学满分,理科综合差2分也是满分。分数下来的那一刻博城哗然。

  “这就不要在想了,那样的学生可遇而不可求,碰见了就算是幸运。”这句话是历史老师,杨光辉说的。

  他和数学老师年纪相仿,自然是见过。而几个新来的老师也只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