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30章打架了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24 2020-10-01 22:45:16

  今天的太阳真是迟的很,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才懒洋洋的从云层里面露出半张脸,还是困恹恹的不十分清醒的样子。

  王月荣在博城溜达了一圈之后,也没有多少事情就直接去了小小船。

  小小船两头尖,看见的何止是蓝天,还有意想不到的缘分。

  王月荣戴上遮脸面具,被服务员领到一处视野比较开阔的地方,这是王月荣的要求。王月荣进到小小船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是不虚此行。

  小小船的装修真的是让自己大开眼界,什么是意境,什么是巧思,王月荣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伸手拨了拨头顶的翠绿,王月荣把身体往里面靠了靠,心里居然有了短暂的安宁。

  特别是餐厅里面的音乐,舒缓的像水流一样,和这里的环境也是相得益彰。这是什么样的人开的店,居然会有这样的巧思。

  服务员把菜单拿了上来,王月荣勾了几道菜,也就坐在船舱内闭目养神。不知不觉居然小睡了一会儿,恍恍惚惚似醒非醒间发现居然有人盯着自己。

  “就这样睡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是来参谋参谋别人家的装修风格呢?”

  这说话的声音?王月荣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对面的人也是面具遮脸,虽然只能看见对面人的半张面孔,但是王月荣知道自己和眼前的人绝对是不熟悉的。

  “你是?”王月荣犹疑的问着。

  “这么快就忘了?我们上午刚刚签过字。”家豫做出写字的样子。

  王月荣赶忙坐正身子,嘴角上翘:“好巧啊。”

  “嘘,”家豫把手放在唇边,做出个噤声的动作,“我也是来取经的,不能声张。”

  王月荣被家豫的样子逗笑了:“我上午的时候还感觉你挺稳重的,可是现在一看......”

  “发现我更加的可爱?”家豫又说了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语。

  “真的应该让我的朋友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她可是很欣赏你的。”王月荣没有左顾而言他,直接说出了于娟的心声,想看看对方的态度。

  这个年纪,一般只要不反感,基本上就可能有再次深入发展的机会。毕竟年龄在这里,没有年少的轻狂,也没有年少的感情易动。都是奔着生活去的,日久生情者有,心静如水者一样也有。合不合适处处就知道。

  “真的么?那我可真的是受宠若惊呀。那你呢,也感觉我这个人不错么?”家豫说完直接就笑了起来。

  王月荣先是一愣,恍然对方是在开玩笑,也欢笑出声:“我感觉你这个人也很不错。干事情亲力亲为,直率,.......可能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优点。”

  “你这句话说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家豫的眼神直直的望了过来,但是一点也没有让人心情烦闷的压迫感,反而让人如沐春风。

  就听,家豫接着说:“想吃什么,我请客。”

  “我点过了,”王月荣委婉的拒绝,“不用客气。”

  “我来的时候就见你在睡觉,以为你还没有点呢,”家豫说完向旁边招了招手。王月荣这才看见一直就有一个服务员站在不远处。

  那距离既让人感觉到被重视又可以畅谈而没有压迫感。

  “这是我点的菜,”家豫随手把自己手中的菜单递了过去。

  服务员转身看着王月容:“你好,请问现在可以为您上菜了么?”

  “好。”

  家豫把两人的距离调近,这样说起话来才方便。

  小小船的效率很高,不一会饭菜就被端了上来。店里的食客也不在少数,这么快的上菜速度让王月容惊异。

  “小小船有店外点餐服务,可以提前一到两天,在网上预约点好,包括几个人,吃什么菜上面都会标注。所以,即使人员很多,也不会让你有被怠慢的感觉。”家豫把面前的百合虾仁用勺子装了一点放在王月荣的面前,“尝尝,味道非常的好,百合甘而不苦,虾仁弹滑不柴。”

  王月荣微笑着谢过,尝了尝:“确实如你所说。味道非常的好。”

  “我可以向你推荐几家博城的老店,味道都是经过博城百姓的口碑喊响的。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去尝尝。既然是想开餐馆的话,这方面你还是要知道一点。对于餐馆,装修是门面,味道就是灵魂。”

  两个人相谈甚欢,恨不相逢早见时。

  伊童顶着一张色彩缤纷的脸上了大半天的课,每一个老师总是瞠目结舌的来,然后习以为常的走。

  两位少年的反应就像没事人一样,该如何如何。

  晚自习上课之前,几位来的早点的老师就在办公室内议论开了。

  “(1)班有两个脸上挂彩的人,你们看见了没有?”梅桦拧开手中的杯盖,喝了一口。

  “当然是看见了,学生们打架不是正常的事情么?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打架,”鞠宁刚好走进教师办公室,然后往位子上一坐又接着说,“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挺惊奇的。”

  “什么?”梅桦转过脸。

  鞠宁:“你说打成那个样子了,两个人就像没事人一样该上课上课,该回答问题回答问题。还有那个伊童也真是一心能二用。最近的这几节课人家从来就没有往黑板上看过,可是只要你提问题每每都能回答到点子上。他低着头太专心致志了,我走进一看正在看常用字生字表,也就没有理他。反正,从国外回来的的孩子外语也不会差。”

  “肯定不会差。他把时间多花在增加汉字的词汇量上也是对的。”历史老师接了一句。

  “哎,”有人叹了一口气。大家往声音的来源看了看,发现是教数学的马山旗,很匪气的一个名字。但是为人确是刚正不阿,比较迂腐,但是爱才惜才,把每一位学生的前途看的比什么都重。

  这也是马山旗知道伊童不适合待在这里,而没有提出来让伊童退学的原因。

  伊童的努力他也看在眼里。要是真的把伊童弄到适合的学校去,那么伊童的未来将更加的堪忧。

  “把伊童放在我们班简直就是受罪,更确切的说放在博文中学就是受罪。我昨天特意在黑板上出了一道七年级的数学题。非常基础的那种,他居然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解出来,用的还是小学的那种很笨拙的方法。”说完,马山旗摇了摇头,一脸的莫可奈何,末了又加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我要想个办法才行。”

  冯年是踏着马山旗的尾音走进办公室的。

  “我也知道对于伊童大家可能都觉得不合适,但是他是我恩师的孩子。他的父亲愿意放弃国外的优厚条件回到祖国的怀抱为国家效命。你们也看到了那个孩子有多努力,以他现在的情况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请大家多点耐心,多点关心。”冯年十分恳切的说着话。

  办公室内有了短暂的沉默,还是马山旗首先开了口:“小冯啊,放心。只要来到我们博城中学的孩子就没有一个老师会放弃的。”

  大家也随声附和。欢乐的气氛一时间又回来了。

  “梅老师,你这茶不离手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呀?”倪言山也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茶杯起身去接茶,“我是被梅老师带的,自己要是不喝点茶的话,感觉自己都快有毛病了。”

  端着茶杯走到门口的倪言山拍了拍冯年的肩膀:“放心,我们都会想办法的。”

  冯年走后,办公室内就响起了讨论的声音。

  大家一致决定,晚上的时候对伊童进行整体水平的测验。

  月色皎洁照耀大地,俨然没有了白天的时候的那种阴沉沉的样子。

  伊童独自一个人坐在教师办公室内,皱着眉头苦思冥想,好半天才能落下来一笔,就这还不知道对不对。

  进来的老师脚步轻缓生怕惊动了伊童手底下的笔。

  伊童面前的试卷不多,一共就三张卷子,分别是数学、物理和化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简直就是在煎熬人心,到了收卷的时间,马山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看你这水平最多也就是七年级的样子。这样吧,过两天我给你找找七年级的书。晚自习的时候你就过来吧。字词可以自己攻克,但是数学和理科方面的东西硬啃,你也不一定能啃下来。我有时间,我来教你。”

  “谢谢,老师。”

  说实话,伊童一直不喜欢面前的这位数学老师,说话和做事总是一板一眼,上课的时候声音也是平静无波的像是随时都能让人睡着一样。

  在马山旗的课上,伊童往往要用掉比平时多几倍的自制力才能克服困意的侵扰,不让自己睡着。

  “没事,谢什么?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我们的本分。”马山旗拍了拍伊童的肩膀,发现面前的小伙子真的是比自己高出许多。

  晚自习之后,伊童照常把冯么么背回家。冯年不在,因为有事情给耽搁了。

  两个人独自走在校园的小道上,都没有话。

  好半天之后,冯么么首先打破了沉默:“你今天那一眼真的是很拽啊。”都说不知者无罪,冯么么也不知道那张纸对于伊童来说是那么的珍贵。

  再说,自己当时确实是被撞着了,才会出手的。

  伊童把往下掉的冯么么又往上送了送,双手紧紧的扣在腰间,什么话也没有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