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31章给伊童敷脸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01 2020-10-02 21:42:15

  校园里有成排的梧桐树,树叶茂密灯光更本就打不进来。

  一阵风吹来,树叶簌簌的落到地上铺成了一块长长的地毯。伊童踩在上面,时不时的能踢起一些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冯年的一个电话把张怜喊下了楼,张怜走出楼梯口的时候,刚好看见伊童背着么么从黑暗中走到了亮处。

  张怜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放心,下来了。”

  张怜把手机放进口袋,匆匆几步就迎了上去:“孩子,就放在这儿吧。我扶着么么上去就行。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伊童点头同意,依然是无话。

  “德行,装什么酷呀?”冯么么说话一点也不知道顾忌,声音居然有点大。

  “么么,怎么说话呢?”张怜厉声呵斥,“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伊童把你送回来,你不谢谢人家就罢了,真是没有礼貌。”

  “我也想谢呀,可是你看人家那是要让我谢的样子么?”冯么么撅着嘴,蹦了几下就要往回走。

  发现实在是太吃力了,回头拖着嗓子去喊张怜:“妈。”

  “知道了,你和你爸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张怜抱怨归抱怨,但是双手依然伸了上去。

  十分钟后冯年也回到了家里,开门的时候手机就没有离开过耳朵:“孩子间摩擦打架都是正常的,特别是男孩子。两个我都已经批评过了,都承认了错误。”

  “我知道,你孩子脸上有伤。对方的脸上也有伤。没有谁吃亏占便宜这么一说。”

  “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让两方家长见面就不必了吧。毕竟,孩子已经大了,他们也可以自己去处理一些问题的。”

  “我知道现在的小孩子都宝贝,谁都不舍得打一下。”

  ........

  十分钟过去了,冯年还是在解释,二十分钟过去了还在解释,真是身心俱疲。

  “这样吧,你想要两方家长见面也行。我立马给你安排。”

  “好,就明天。”

  冯年挂断电话,疲乏的往沙发上一躺:“现在的孩子难带,家长更是难带。两个孩子都没有占到便宜。一个非要说老师偏袒,要自己处理。”

  “你们班有人打架?谁呀?”张怜也就随口一问。

  “伊童和一个叫贾鹏的人。那个贾鹏听说也是老博文中学的学生,你有没有印象?”冯年揉着眉心,看起来一脸的疲惫。

  “贾鹏呀,怎么不认识。以前是一个挺听话的孩子,学习也好。大概是九年级的时候吧,他爸和他妈闹离婚,孩子一时间接受不了。所以,就成了个问题孩子,不过好在基础还在,我记得考高中的时候,勉勉强强的挂了个内线的分数线,要不然还真的进不了博文。都是父母离婚给闹的。就是可惜了孩子。”张怜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看多了这种情况,但是提起的时候还是相当的感触。

  “那后来呢?这孩子跟了谁?今天打电话的,我听着不像是年轻人。”冯年侧着头,满脸的疑问。

  “应该是孩子爸吧,估计也是时间忙,丢给了孩子的爷爷奶奶。”

  “哎,”冯年也叹了口气,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还是给老师打个电话吧。要不然一会忘记了,明天贾鹏的家长该又有话说了。”

  冯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伊继元的电话:“老师,真的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给您打电话。”

  “没事,有事你就说。我们还没有睡呢?”伊童脸上的伤,让伊继元和柳淇非常的心疼,已经忙了好一会儿了,拿东西帮忙消肿,擦双氧水。

  “月容鸡蛋煮好了没有,用凉水冰一冰再拿过来。”

  柳淇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到了冯年的耳朵里,看来那边也在为伊童心疼。

  “伊童今天在学校和别人打架了。刚刚另一个孩子的家长打电话过来,说想让双方家长见见面。”

  “实在是对不起啊,我把伊童弄到你们班,给你添麻烦了。明天什么时候?我一定准时到。”

  伊继元挂断电话,挨近伊童的身边接过柳淇手里的东西,小心的擦在伊童的脸上:“疼不疼啊?”

  “没事,只是小伤。”伊童灿然一笑,可能是嘴裂开的太大牵扯到了伤处,伊童疼的倒抽了一口气。

  “还说没事,你小心一点,”柳淇抱怨,手掌拍在伊继元的身上,但是也是极其的轻微,生怕一不小心震动伊继元的胳膊从而弄疼伊童。

  “知道了,知道了。我已经很小心了,”伊继元说话的口气扶到伊童的脸上,软绵绵的像雏鸟身上刚长的毛。

  “鸡蛋好了,”王月荣端着盘子,盘子里面是两颗刚刚剥好了的并且用凉水浸过了的鸡蛋。贴在脸上冰冰凉凉的十分的舒服。

  王月荣根本就没有插手的空,盘子刚刚端了过去,就被柳淇接走了,自己只能站在最外面看着两个老人忙碌。

  李曲正在客厅里面吃刚刚剥好的核桃仁,王月荣走了过去蹲了下来拍了拍落在李曲身上的核桃仁渣子。

  “冰鸡蛋滚滚就不疼了,”伊继元小声的说着,又是刚刚那种轻缓的口气。

  伊童忍着想上手的冲动,任由伊继元和柳淇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

  又十分钟之后,两位老人才放下手来。

  “童童,你去睡吧。明天早上还要上自习。”王月荣在不远处喊着。

  伊童起身这才从二老关爱的手心下面离开。打开门的时候,蒋一帆正满脸兴味的望了过来:“如何?被关爱的感觉很不错吧?”

  “你可以试试,”自从蒋一帆帮了自己以后,伊童对蒋一帆的态度明显的改观了不少。现在就算是蒋一帆赖在自己屋子里,伊童也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只要不过分就好。

  “一直感觉你性格平稳,内敛。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次还是挺血性的。”蒋一帆以手支头美人躺的歪在床上,没多长时间手疼。于是,伸手就近抱了一个枕头趴在上面。

  “看看谁的东西再抱,”伊童不高兴的提醒着。

  蒋一帆不情愿的把怀里的抱枕推开,把自己的拿了过来:“真是的,还没有焐热呢。”

  伊童瞥了蒋一帆一眼:“......。”

  “明天,我一定要让外婆帮我们换一个大点的床。这床实在是太小了,你睡觉的时候挤到我了。”发现趴着也不舒服,干脆仰躺在床上。

  “回你屋里,就不挤了。”伊童把睡前的一切准备做好,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蒋一帆。

  “好好好,占到你的位置了,别那种眼神看着我。”蒋一帆说完,一翻身就躺到了伊童给划定的区域里面。

  二人各自睡在自己的位置上,伊童已经把自己这边的床头灯关了。

  “能给我说说,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么?”蒋一帆真的是想知道。伊童和别人打架的时候,蒋一帆正在操场上跑步,听说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中午的时候,蒋一帆没有在教室内陪伊童,刚刚认识几个学体育的学生,训练过之后,几人相约去了外面。

  “米字旁,右边一个子念什么?”

  蒋一帆正等着伊童帮自己解惑,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句话。蒋一帆愣了半秒:“还是念籽。花籽的籽。”

  “哦。”

  自此以后再无话,不一会儿浅浅的鼻息就在蒋一帆的耳朵旁响了起来。

  这个人居然就这样睡着了,蒋一帆瞪着旁边的伊童。

  昏暗的灯光下,伊童的侧颜精致的就像是雨后的翠叶,上面的每一丝脉络都是那么的清晰可见。

  伊家商议了一下,还是由伊继元去伊童的学校,去见贾鹏的家长。

  李曲离不了人,王月荣很长时间没有在国内,有些事情别处理的不合时宜。

  王月荣把伊继元送到学校门口,看着伊继元下了车,十分不确定的再次问道:“爸,你真的不要我陪你?”

  “不用,对方还能是老虎不曾。不管到哪里还是要讲理的。再说,我这一把老骨头,他要是真的敢向我动手的话,就不怕把我拆散了,我赖上他?”伊继元一句自我解嘲的话,倒是把王月荣说笑了。

  “那好,爸。我去展鸿的超市看看。店面也盘下来了,好多东西都要置办。我可能还要去找个装修公司,中午的时候,您和妈就不要等我了。”

  “好的,”伊继元摆了摆手,示意王月荣去忙自己的。

  王月荣发动车子,打开车载抽屉,找放在里面的眼镜。今日的阳光耀眼无比,气温又有所回升,但是依然挡不住落叶纷纷而下的势头。

  手边碰到一个盒子,王月荣拿出来瞧了瞧,居然是一盒尚未拆封的极品燕窝。

  “爸,”王月荣喊了一声,往后视镜内扫了一眼,就慌忙打开车门下了车,“我在车里刚刚才找到的,您带着。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总是对的,这个带着或许有用。”

  “不用,两方都没有占到便宜。孩子间有点不痛快不是常有的事?再说,哪有那么多不讲理的坏人,还偏偏被我给碰见了。”伊继元说这话的时候,内心也是有几分不确定。

  世上最难猜的就是人心,指不定就让自己碰见了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