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32章家长见面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089 2020-10-03 21:54:30

  王月荣想再劝,就见伊继元最后还是伸出了手:“算了,还是带着的好。”

  伊继元又摆了摆手,转身只留下一个背影融进了那白色的浮雕建筑之中。

  孩子们正在上课,朗朗的读书声传遍了整个校园。偶有一二行人在路上疾步而行,伊继元上前询问了所要去的地方,招手致谢后。伊继元扭头往左边的一栋独楼行去。

  博文中学初中和高中部是分开的,高一也是单独一个楼层。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从高二的时候,博文中学就开始紧抓特抓,开始为高考做准备。

  伊继元敲响了教务处的门。

  即刻,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

  “老师,您怎么来的这么早?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冯年见到伊继元的惊喜远大于疑惑,拉着恩师的胳膊慌忙往里让。

  “咱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不喜欢让别人等咱们,来早一点别人不会责怪。”伊继元找了一个离冯年近的位子坐了下来:“我昨天就一直想问你,孩子在旁边我也没好意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也是小事。本来也没有什么?就是两个孩子都有点小脾气,就打起来了。”冯年起身给伊继元倒了一杯茶,“老师,您尝尝。虽然没有家里的茶叶好,但是也能入口。”

  “那种好茶要是拿到这里来,一定过不了两天吧。”伊继元笑着问。

  “一天也过不了。”冯年把自己的茶叶端了过来,“本来呢?伊童不小心踩着贾鹏的脚了,也道歉了。.......”冯年把当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么么要是个男孩子的话,也是一个混小子。”

  伊继元点了点头,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教务处的门被推开,鞠宁探头进来:“主任,有人找。”

  来人是一个大概古稀年纪的老头,满面红光,精神矍铄。进了屋子,往门口的椅子上一坐,目光炯炯的看着屋内的人,扫视一圈之后,对着伊继元说:“你就是那个学生的家长?”

  伊继元笑微微:“是,伊童是我孙子。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为了孩子的事情,特意跑一趟。两个孩子的事情,我刚刚也了解了,不能怨一个。”

  “怎么个意思,难道还能怨我孙子么?”老头横眉冷对,满脸的不高兴。

  “二位,二位,我来说句公道话。这件事情确实怨贾鹏多一点,毕竟是他先动的手。但是伊童也不是没有错。如果,安责任划分的话,三七吧。”冯年见贾鹏的家长满脸通红,势要暴起,赶忙说着话和缓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

  “我孙子被打成那个样子,还说我孙子有错。你这当老师的心也是偏的吧?”老人的质问,让冯年有点生气。看对方这么大的年纪,冯年也想把事情给委婉的处理一下,各自退一步,也就算了。

  没成想.......

  “每个班都有监控,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随我来。”冯年打开自己的手机。

  高一年纪的每个班的监控视频全部连到了冯年的手机上,以便冯年及时的监督指导。

  事实往往胜于雄辩,哑口无言的老人看着监控最后终于找到了替罪的羔羊,指着视屏中的一个女孩:“这个,我看这个女孩的责任也不小吧。”

  “这?”冯年赧然,实话实说,“确实,也有错。这是小女,在下教女无方,实在是对不起。”

  老人一时无话,来回看了视频几遍,也没有找到对方新的错处,高扬的气势顿时下来了一半。

  “我孙子是有错,可是也不能就这么着吧?”

  伊继元摆了摆手让冯年出去。

  看着教务处的门被关上,伊继元才从脚边把带来的那盒燕窝给拿了出来:“这个呢,是我儿媳妇孝敬我们二老的,我们也不会吃。想着,两个孩子能在一个班级里上学,也是缘分。这盒燕窝,就当是我们二老给孩子的见面礼。”伊继元把盒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缓缓的推倒了老人的面前。

  老人眼神游移,怒气还未完全消散,可是又不便于再发泄出来,最后凝固在脸上的是一个尴尬的表情。

  “我看你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就暂且算了吧。”强撑起来的气势未免弱了点,老人拿着燕窝,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老师,这?”冯年走进屋子指着已经走远的老人,十分不解的问着。只是去了一趟厕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经意间,看见伊继元带来的燕窝没了,冯年多少也能明白一点:“老师,主要责任又不在伊童。”

  “没事,吃亏是福。”伊继元拍了拍冯年的肩膀,“伊童的班级是哪个?我过去看看。”

  “左手边,靠楼梯口的第一间教室。”

  “好好好,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好长时间没有看看校园了,我先去看看孙子,然后再溜达溜达。”

  时光荏苒,岁月不在,但是不变的是青葱活泼的少年脸上的朝气蓬勃。

  伊童真的是很认真,伊继元从窗口绕了一圈,这个孩子居然没有看见自己,这是最让伊继元欣慰的。倒是不经意间经过(5)班的时候,蒋一帆正在别人身上贴纸条,刚好被伊继元逮了个正着。

  看见伊继元的蒋一帆慌忙低头,趴在桌子上,也不敢再往窗外瞟。

  伊继元的两个孩子的孩子还真是随了他们的父母。伊战国爱学习,从小就没有让人费过心。反而是伊展鸿从小就婆婆好,阿姨好的,生就一张社会嘴,叽呱叽呱的说个没完。

  伊展鸿打了个喷嚏,掏出纸巾拧了拧鼻子:“一会儿,要冲包药喝喝。感冒可就不好了。”

  “我这里有生姜糖,要不要含一片?”王月荣边说边翻包。

  “不要,牙疼。一会儿还要去看看牙医。”伊展鸿捂着自己的腮帮子,眉头轻轻的皱在了一起。

  “预约了么?刚好一会儿没有事情,我陪着你。”转头就看见一台非常对口味的茶具,王月荣指着,说:“这一套我喜欢。回来我饭店开业的时候。要备一套这样的。”

  “到时候,我送给你。”学着王月荣的样子,伊展鸿也扶了上去,“嫂子,真的是有眼光。这可是景德镇的东西。”

  “谢谢夸奖,也谢谢妹妹的东西。别送太多,我是生意人驱利心重,一会儿又看上什么东西,你说你是送还是不送吧?别到时候送了的话,你家蒋方正有意见。”

  “他可没有心情问我这些事情,一天到晚忙得云天雾地的。除了这一套茶具,我还另外送你一样东西。”伊展鸿神神秘秘的说着话。

  “什么?”

  “你不是要找装修公司么?下午我陪着你。”

  王月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伊展鸿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娇嗔的说了一句:“你也太抠了。生意做得这么大,就送这东西?”

  彼此都知道对方说的是玩笑,也就没有当回事。又往前逛了逛,王月荣对于中国市场的行情,多少也有了了解。

  不久,二人驱车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并不大的牙科门诊。

  门诊的玻璃窗上贴着几个卡通图标,看起来非常的可爱。几盆绿植,就摆在进门的地方,向着太阳蓬勃生长。

  “到了,”伊展鸿解开安全带,往牙科诊所内望了望,里面并没有多少人。

  “这儿么?看起来很平常的样子。牙齿不是别的,我建议你最好找一个好点的牙科诊所。”

  从这儿能看到,牙科诊所内的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少女,正围着一个长得比较优雅的女子说着话,就算隔着玻璃,王月荣也能感觉到屋内的欢乐。

  “进去你就知道了。这儿的生意虽然不是非常的好,但是技术绝对不比大医院差。”

  王月荣半信半疑的跟着伊展鸿下了车。推开门,几个人全部欢喜的看了过来。

  “伊姐,”双双嘴甜首先围了上来,“我就说呢,一会儿准能见到伊姐,果然不假。”

  伊展鸿:“嘴真甜,抹了蜜了吧?”

  “来了?”说话的人显然是这里的老板,一双眼睛蕴着水光,含情脉脉的望了过来。

  王月荣感叹,真的是姿容绝丽,连身为女子的自己差点都溺毙在这样的眼光之中。

  伊展鸿点头:“我牙又疼了。”

  “你过来,我帮你看看。”

  伊展鸿坐到女子指定的位子上:“哦,忘了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嫂子叫王月荣。这位是这里的老板叫姚然。”

  “你好,”姚然点头示意。

  “好。”

  “然姐,你别在这样笑了。连我都感觉快要把持不住了,”这次说话的是另外一个女孩子,长得细长高挑,身段玲珑。

  姚然抿唇一笑:“说吧,又想吃什么了?嘴这么的甜。”

  “要不晚上,我们一起去吃烧烤吧。”一听说吃的,叫的最欢的就数双双。光看体型,就知道这是一个爱吃的女子。

  “躺好,”姚然拍了拍治疗床看着伊展鸿。

  不得不说,伊展鸿的选择没有错。同样的动作,在姚然的手中也显得是那么的温柔。而且,这里的气氛真的是让人非常的放松,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具有盈利目的牙科诊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