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33章卷子没有做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38 2020-10-04 21:36:14

  “你们今天有点闲呀?”已经清理好口腔的伊展鸿,一手支床坐了起来。

  双双欢喜:“嗯,预约的客人少,也就没有什么事情。”

  真的是很佛姓的一家店,老板从来没有为了生意的好坏发过愁。

  “我就是喜欢你们这里的气氛。”

  被夸赞了的姚然刚好抬头,微笑示意。

  收拾好一切之后,姚然柔声细语的告诫伊展鸿要注意的事项。二人就出了牙科诊所。

  “现在去哪?有没有目标?”伊展鸿已经发动车子,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注意力专注在倒车上面。

  “有,”王月荣快速的从手机里翻出家豫给的几家招牌老店,“金香园,食客居,洞庭宴宾楼……”

  王月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伊展鸿断了了,“都是老店。看来这个给你发信息的人是个行家啊。”

  车子已经提到了路上,伊展鸿终于可以专心的和王月荣面对面的讨论中午要到哪一家饭店。

  “这一家味道偏辣,洞庭湖么?湖南的,辣味重。这一家,是本地的特色菜,开了几十年了,是一家老口碑的饭店。这一家......”

  伊展鸿还没有说完,王月荣就指着上面的一家店:“就去这家本地特色的菜馆,能开那么多年肯定有他自己独特经营的方法。”

  嫂子还是挺细心的,知道自己上火牙疼。

  “食客居?好眼力,他们家的菜确实非常的好。我和方正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去他们家吃两口,不过这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哎,现在,想去吃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自己。”伊展鸿已经发动车子。

  一路奔驰着往食客居行驶而去。

  “两个孩子怎么样?我们家那个没有很闹腾吧?”

  “没有,现在两个孩子老是挤在一个屋子里睡觉。咱妈说,要给两个孩子定一个大一点的床,要不然挤在一起,别影响孩子休息。”

  “真的?”伊展鸿惊喜的侧着脸看着坐在旁边的王月荣,她还一直担心两个孩子会因为文化背景的差异而相处不到一起去呢。

  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担心了。

  “和咱妈说别买了,我定好的话给两个孩子送过去。”

  转向灯滴答滴答的亮着,伊展鸿找了个空位停了下来:“现在是来的早,要是到了11:30的时候,车位都不一定能找到。”

  “生意这么好嘛?”王月荣往店门口望了望,就是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店。

  “等一会不就知道了。下来吧,我们先找个位子坐下来喝杯茶。”

  店门口没有人迎接,只在吧台的位置上有一位中年的男子,低头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感觉到门口的灯光一暗,知道是有人进来,头也没有来的及抬就先喊了一句:“几位,先找个位子坐下。一会儿就上茶。”

  伊展鸿趴在吧台处,手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时薪这才疑惑的抬起头,等看清来人,脸上即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原来是你呀。还是一个人?”

  王月荣就站在伊展鸿的身后,等到时薪站起来的时候才看见慌忙抱歉:“你看我这眼睛。二位这边请。”

  “时老板的眼睛一直盯在钱上面,自然是看不见我们了。”伊展鸿又是一句玩笑话。

  伊展鸿说话的时候,总是双眼微弯,面带笑容,什么话到了她的嘴里,就没有让人生气的理由。

  “看您说的,我这么点小生意怎么能和你家的比。就是挣俩个钱,不至于饿死。”时薪边说边把两位往小包间内让。

  “一会沏茶的时候里面给我多加一点菊花,最近上火。刚从你老婆的牙科门诊出来,叫我吃饭的时候注意点。”

  “那一会儿上菜的时候,我让他们烧清淡一点。”时薪把两位请进屋内之后,就要出去。

  “正常出菜就行。我嫂子就是特意慕名而来的。”

  “那好,二位稍等。这是菜单。”

  小包间的门虚掩着,屋内只剩下王月荣和伊展鸿两个人。

  “你点吧,他们家的菜我不熟悉,”说完,王月荣把手中的菜单和笔推给了伊展鸿。

  “好。”

  包间内不隔音,果然就像伊展鸿说的一样,还好来的早了点。时薪自从把茶水送上来之后就没有来过,估计是在招呼客人。

  从点菜到饭菜被端上桌子,二人足足等了有二十多分钟,效率非非常慢。不过饭菜确实做得十分的考究,味道也是相当的正宗。

  “他们这家店味道上面是没的说,就是这上菜的速度实在是太慢。”王月荣夹了一筷子清炒莴笋,清香爽脆,非常的可口。

  “这已经是比较快的,平常的时候三十分钟是正常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大家就是好这一口,就是愿意等。”

  外面的声音也确实证实了这一点。

  “这么的忙。他老婆为什么不来帮忙?还自己开了一家店,我看她那家诊所的生意也就那样。”

  已经吃饱,王月荣端起没有喝完的茶水漱了漱口:“各人有各志吧。”抽出纸巾,递了一张给王月荣,“走吧,该下一站了。”

  一转眼也已经过了十来天。冯么么终于可以奔跑自如,肆意洒脱。

  早上刚起床,张怜的饭还没有做好,冯么么就出了门。

  “喂,早饭你不吃了?”张怜慌忙在屁股后面追着,来的楼梯口的时候人已经跑到了楼下。

  张怜趴在楼梯的转角处:“你不吃早饭了么?跑这么快小心脚又崴了。”

  “我要出去吃老地方的早餐,就不要等我了。”冯么么招了招手,三步并作两步,一蹦三跳的跑了个没影。

  “这孩子毛躁的像个猴子。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也没有,”张怜摇了摇头,无奈的往家里走。

  刚到门口,一个人影矗立在了门边把张怜的吓了一跳:“站在这里干嘛?也不出声,想吓死个人?”

  冯年往冯么么跑远的方向望了望:“像个猴子倒是不至于,更多的应该是像你。”

  张怜年轻时候的丰功伟绩可是不亚于冯么么,身姿轻盈,头脑灵活。光是从她制服这些难缠的初中生的手段中,你就能看出人家那一手,玩的漂亮。

  冯么么吃完早餐就往教室内冲,见到谁都打招呼,一根冰激凌在她的手里,只剩下零星一点的奶油黏在木棍上,冯么么也不舍得扔。

  走进教室的时候,伊童正趴在桌子上,还在啃着常用字生字表。这几张纸已经被啃得起了毛边,有的地方被揉搓的破了洞。

  “还在看?这是看到第几页了?开学已经二十多天了,再过几天就到十一了。放假,然后是开学。你知道开学意味着什么么?”冯么么絮絮叨叨的说着,可是伊童一点抬头的迹象也没有。

  面前的这几个字实在是太像了,伊童记了几天依然还是认错,弄错。

  “开学就意味着考试,考试呀。是要有排名有分数的,”冯么么见伊童不抬头,说着恶心人的话。

  伊童终于如冯么么的愿,抬起眼皮望了过来,眼睛里泛着清冷的光。

  “瞪我干嘛?你也太会记仇了。我打了你,你撞了我咱们俩平局。多少天了,一直都是这个冷样子,不就是扔了你几张纸么?再说,那纸是我爸爸给你的,有必要给我甩脸子么?要甩脸子谁不会呀?我也会。”

  等冯么么说完,伊童又低下了头,专注于面前的生字上。

  “么么,留香园的香茶饼。要不要?”黄海刚进到教室,几步就跳了过来,“我妈刚刚路过的时候给我带的。”

  冯么么伸手捏了一块,还是原来的老味道,茶香、面香,满口酥香。饼太小,冯么么几口就吞进了肚子里,伸手又捏了一块:“阿姨的脚好了?”

  “嗯,好了。窝在家里这么些天,每天不能上班。我爸公司、服装店两头跑,整天忙得是焦头烂额。刚好就去上班了。”

  “回家的时候和阿姨说,过几天放假,我去看她。小的时候,没少吃阿姨做的点心,这么些天没有去看阿姨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了。”

  “不必了,十一的时候服装店内的生意正忙,我在家都不一定能见到我妈。”

  时薇端着奶茶走了进来,看见围在一起的两个人,也凑了上去:“说什么呢?昨天数学老师发的试卷你们做了么?”

  冯么么的眼睛在眼眶里咕噜噜的乱转,暗叫一声:“坏了,第一节就是山大王的课。一会儿肯定要查的。”

  山大王自然是大家给马山旗起的诨号。

  “你写了么?”冯么么看着黄海,昨天晚上试卷发下来之后。冯么么和黄海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两个人在一个小本子上面讨论着最近哪个动漫好看,哪个游戏里面出的人物设计更加的炫酷。

  “没有。”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开始寻找数学老师发下来的试卷。冯么么把书本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

  “坏了,我的卷子呢?”

  “还没有找到么?”黄海已经把卷子拿了出来,笔也已经拿在了手上。

  “没有,我记得昨天就放在这里了,怎么不见了?”冯么么不停的翻找着,数学书几乎被她翻找了个遍。·

  “是不是在别的地方?”黄海放下了手中的笔,时薇也跟着翻找了起来。突然,黄海一拍脑门,转身就去找昨天叙闲话的本子。

  抖了几下,果然从里面飘出来一张空白的卷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