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34章罚站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07 2020-10-05 21:59:06

  喜出望外的冯么么刚刚拿起数学卷子纸,上课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坏了!

  冯么么看向黄海,发现他的眼睛里也同样闪现着这样一种光芒。

  马山旗一向非常的准时,铃声响起的三秒之内,他必然会走进教室,上了一二十天的课,从无例外。

  冯么么和黄海老实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们一致的在心内祷告山大王这一节课千万不要讲昨天的试卷。

  结果,往马山旗的手上一瞥。他的手上除了一张卷子并没有什么东西,二人暗暗的在心里叫了一声,完了。

  祈祷声并没有被听见,伴着马山旗的声音,黄海和冯么么站了起来。

  “咱们班,居然还有完不成卷子的,真的是让我非常的惊奇。”马山旗走到二人身边,伸手拿了起来,正反面翻看了一下,“嘿!还真干净。”

  “你们二人也不要站在这儿了,上后面去。省的遮着别人。”马山旗直接指着后墙说。

  “还有一题没有碰的么?”马山旗环视班级一圈,然后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

  “你不会,情有可原,”马山旗走到了伊童的面前,同样的拿起伊童面前的卷子翻看一遍,唉声叹气的指着上面的一个十分不醒目的题目,“这一题会不会?”

  “会。”伊童如实回答。

  “那这一题呢?”

  “也会。”

  马山旗冷着眼神看着伊童,无奈的指着后面已经站好的两个人:“那里,你也去。本来数学就跟不上。连这几道会的题,也不做。你还指望拿什么去学习数学?”

  教室后面,三个人背靠墙壁,在马山旗生气的目光中,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有一丝的动摇。

  等马山旗转过头之后。

  冯么么才十分自责的看了黄海一眼,昨天要不是自己非要拉着黄海说话,今天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对不起,昨天有点没有收住。”两个人挨在一起,冯么么小声的说着。

  “没事。初中的时候,因为我,你也没少站。”黄海无所谓的笑了笑。

  想起初中的时候,冯么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伊童斜着眼睛,眼神冷凝。

  “看什么看?”冯么么瞪了回去。

  马山旗刚走到讲台上,回头就看见站在后面的三个人各有动作,立马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俩个,站好了。别让我说难听的话。”

  马山旗说话的时候多少有点顾忌,因为冯年。

  好多人回头看,老博文中学的学生大多已经见怪不怪。倒是一些新来的,回头的时候满是好奇。

  马山旗已经生气,三个人多少有了一点收敛,只是表情不一,非常的不忿。

  见两个人不在说话,马山旗低下头开始讲解手中的试卷。

  “喂,”冯么么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站在旁边的黄海,“还记得么?初中那一次,我们翻墙头去看一个快毕业的学姐。”

  “你是说那个高三的时候就一米八的那位,后面参加了中国区的模特的选拔,被入选的那一位?”

  冯么么的话勾起了黄海的回忆,那个人简直就是梦中的女神,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

  比赛回来之后轰动了整个博城,连市政府的人都来祝贺。那一次,博文中学可谓是风光无限,一时间风头无量。

  “对对对,就是她。”冯么么干说还不过瘾,手舞足蹈兴奋的直比划。如果空间充裕的话,冯么么真想来两下猫步。

  于丽雪不在,那一位戴眼镜的男生是一个万年冰山,雷打不动的看着黑板。伊童又瞥了几眼,每一眼都带着一点轻蔑,一点不屑。

  原本已经对冯么么所剩无几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两个人无所顾忌的你比一下,我学一下。冯么么的动作太大,结果一下子撞到了站在旁边的伊童。

  马山旗刚讲完一题,黑板上的粉笔字自认为书写的特别的规范和工整,回身打算再去讲解下一题的时候,就看见冯么么笑的是前仰后合,另外两个人也是东倒西歪。

  “真的是孺子不可教也,”马山旗一拍讲桌,把班级里听讲的学生震的胆战心惊,“站到后面很光荣是么?笑笑,干脆站到外面去。”

  这一回两人是真的笑不出来了,伊童的脸色也拉的老长。

  站在屋里和站在外面的性质可是两回事。

  这冯年要是知道的话,不抓狂才怪。

  “老师,”冯么么想打个商量,那知才开口,马山旗就指着外面说,“没听到我说的话么?出去。”

  外面的阳光是真的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冯么么提心吊胆的希望冯年不要知道这件事情,不过这也只是妄想。

  离下课还有两分钟的时候,冯么么刚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电子表,庆幸冯年没有出现,结果楼梯口就站了一个人。

  不是冯年,还能是谁?

  遇上冯年的目光,就像雷电击中心脏。冯么么憨憨的笑了起来,看起来一脸的无辜,发现冯年目光不善,冯么么连忙眼神躲避。

  “你们仨,过来。”冯年指着站在门口的三人。

  教务处。

  冯年坐在位置上身体挺直,目光锐利,看见黄海进来之后:“把门关上。”

  冯年忍着怒气不发,看见门被关上才暗戳戳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还有你。到底干了什么被老师请了出来?”

  抖动的双手指着冯么么乱颤,“不知道现在是高一了,还以为是初中呢?初中的时候,两三天我就能听到老师在我面前告你的状。”冯年指着冯么么,但是同样的依然没有放过黄海,“里面一定也少不了你。”

  伊童一句话不说的站在旁边,听着冯年训斥二人,脸上毫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冯年把眼镜拿了下来,借着这个机会舒缓一下情绪,实在是憋不住,生怕下一刻就要把桌子上的一盒粉笔丢到女儿的身上。

  他一直不停的告诫自己:孩子大了,冷静,冷静。教育要讲究方法,不要老是发脾气。这样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发现还是不行,冯年又找了件可以打发的事情,干脆找了个眼镜布把落在眼镜上的浮灰擦拭干净。

  在抬起头的时候,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终于熄灭了不少。

  “你先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冯年指着伊童。

  伊童如实回答:“数学的卷子没有做。”

  “为什么没有做?我看你一直都很用攻,是忘了,还是别的?”

  “上面好多题都不会,不想做。”伊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刚刚开学的时候那种高昂的精神,一下子似乎全部都萎靡了。

  除了,每一天记一些需要记的生字词以外,根本就不想碰关于理科上面的任何东西。

  “你不能这样呀,数学不勤做勤练的话,怎么能够会呢?这些负面情绪一点也要不得。”冯年说的是苦口婆心,脸上的表情是极为凝重,也不知道伊童听进了多少。

  “数学老师不是有给你补课么?你现在能听懂多少?”

  “差不多很多都能懂?但是那是初中的,与现在根本就衔接不上。”

  听了伊童的话,冯年脸上刚刚回转的一点精气神,也全部因为伊童的一句话而荡然无存。

  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什么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不能说现在听不懂,就要放弃。”

  轻轻的叹了口气,伊童终于正眼看着冯年:“我知道,可是老是控制不住的乱想。”

  “好吧,你自己想想。你是一个有目标的孩子,不能因为想着一点点的挫折就放弃了自己的前途,对不对?你父母想让你回来的本意肯定是感觉国内的大环境对你是有利的,遇见困难我们就迎难而上,畏首畏尾应该不是你的风格,你说对不对?”

  冯年看见伊童依然是没有反应,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自己好好的考虑考虑。”

  屋内只剩下,冯年,冯么么和黄海三人。

  冯年的眼睛刚扫向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二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冯年的手指向黄海,“说吧,难道你也和伊童一样不会?我想应该不是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的中考成绩,里面的含水量我可要好好的考虑了。”

  “我的成绩都是真的,”黄海保证着。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既然都是真的,那你告诉我试卷为什么一个字没有写?”冯年的眼神开始严肃起来,眼尾扫向冯么么,就怕真的听到关于冯么么的一些让人抓狂的事情。

  黄海:“我忘了。”

  非常干脆的三个字,把冯么么完全摘除在外。

  “不要仗着自己成绩不错就有恃无恐。现在才高一离高考还有三年,这三年瞬息万变,一点也不能掉以轻心。”

  黄海点头,双手背于身后,聆听着冯年的训斥。

  “你也出去吧,记得帮我把门关上。”

  黄海临走之前,丢给冯么么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

  门板完全的格挡住了外面路过的学生想要探寻的视线。冯年看向自己的女儿,脸色极其的不佳:“你!老实交代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冯么么讨好的笑了起来:“我说可以,你可不能真的生气。”

  “说!”

  一见冯么么的这种笑容,冯年就来气,已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一定没有干什么好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