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35章水逆的一天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139 2020-10-06 21:10:14

  冯么么知道瞒不住冯年。就算没有监控视频不是还有马山旗的那张嘴么。一股脑儿的说出之后,眼看着丢过来的粉笔盒,冯么么闪身列的老远。

  “爱护公物,人人有责。你还是领导,不起到模范带头的作用,还给你的学生做了个坏榜样。”

  屋内已经没有他人,冯么么说话自然就没有了顾忌。

  “学生?领导?我现在是你爸,我有监督管教的权利!”冯年怒不可揭,腿上的功夫肯定没有女儿利索。

  看了看桌子上,除了那盒粉笔好像已经无东西可砸。

  手机私有财产,已经快抵得上一个月的工资了。电脑公共之物,砸了之后,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冯年摸了几下,最终放弃:“你说说,气我也就算了。现在连你的老师你也敢气,眼里还有没有尊师重教?”

  “当然有了。”

  冯年又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一张纸,揉吧成团扔向冯么么。纸团在空中挣扎了两下,几乎贴着冯么么的鼻尖掉了下去。

  “别砸了哈,我要是开门的话,你这形象可就全毁了,”冯么么已经近在门边,出声警告道。

  “你滑溜的像泥鳅一样,我也是没有办法。每一次和你说事,你有站那老老实实的听我说么?”

  “谁说没有?有人的手实在是太欠了。不躲才是傻瓜。”

  两个人一个站在门口,右手按在门把上,时刻谨防着。另一个,坚守原地不愿意后退,可是又不敢上前一步。

  “你说谁手欠呢?”

  “我没有说你啊,你最好不要对号入座。当然,你要是对号的话,我也不介意。你说,我做老师的女儿我容易么?深受老师家长两重荼毒。不就是站在了外面了么?你问问班级里的同学从小到大哪一个没有站起来过?就像时薇那样的好学生。初中的时候,不是也一样没少站么?”

  “还好意思说,人家罚站有几次不是因为你?”

  二人过招,不分胜负,纯粹也只是为了发泄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冯么么指着外面:“你听,上课的铃声响了。在不放我出去的话,下一节课我可就上不了了。下一节课是外语。”

  冯么么特意加重了后面两个字的分量,看那认真的小表情就好像自己有多好学习一样。

  冯年唉声叹气,摆了摆手。

  冯么么得了特旨,拉开门一闪身,就往自己班级跑去。

  鞠宁刚拿起书本,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冯么么。

  刚接手这个班级的时候,鞠宁就听别的老师提了一嘴说冯主任的女儿成绩虽然不错,但是那简直就是一个混世魔王,没有少让老师和家长操心。

  这不刚刚课间的时候,就听说面前的这位把德高望重的数学老师给气到了。梅桦老师更是点开手机,冯么么的所作所为重新在大家的面前上演了一遍。

  “看看,看看。哪里还有一个女孩子的样子?”马山旗为了表达心中的愤怒,特意围了上去。

  这一次,也让大家对冯么么的一些劣迹,从道听途说变成了眼见为实。

  看着冯么么坐下来之后,鞠宁才再次开始翻书:“昨天上的那一课我说今天要检查的,早自习的时候都背了么?”

  真是点背,刚刚光顾着与冯年斗法了。居然把这一节课外语老师要求背书的事情给忘得是一干二净。

  “背了。”众人异口同声。

  鞠宁在走道上溜达的时候,看见伊童依然在死磕手上的那几张常用字表。鞠宁什么也没有说,装作没有看见走了过去。

  “好,既然背了的话。那么下面我就找一个人背背试试。”鞠宁说完,就在冯么么的旁边停了下来。

  别找我。别找我。

  冯么么一直不停的在心中祷告,希望上帝能听见。

  鞠宁敲了敲冯么么的桌子:“么么,你起来把昨天的课文背一遍。”

  “水逆!”冯么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鞠宁就站在旁边只当是没有听见。

  快速的扫了一眼开头,冯么么开始细弱蚊蝇的嗡嗡了起来。

  鞠宁几乎把耳朵都贴在了冯么么的嘴上,也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

  “你就不能大声点?”鞠宁再次出声。

  声音是大了点,可是吐字依然是不清不楚。

  一节课就那么一点时间,鞠宁不想浪费在冯么么的身上,往后退了两步走到伊童的面前:“伊童,你来背一下。”

  字正腔圆发音标准,不愧是从国外回来的。鞠宁听的是满脸的喜色,末了是连连夸赞。

  结果这一节课,冯么么愣生生站到了下课。还好冯年没有溜班,要不然非被气疯不可。

  鞠宁刚一走出教室的门,班级里面就炸了锅,好几个人围在冯么么的桌子前:“你这点也太背了吧?”

  宋成:“我看你这目光呆滞,印堂发青,定然不祥啊!”

  “你才目光呆滞,印堂发青呢!”冯么么回嘴,一脸的不爽,“警告你们啊,我现在心情不好,说话注意点。”

  伊童拨开围在一起的人群:“让让,让让。”经过冯么么旁边的时候,伊童还特意的瞥了冯么么一眼,那眼神里不知道几个意思,也许是无意。

  冯么么也回瞪了过去。

  要是比眼睛大的话,冯么么自信没有人能是自己的对手。

  “薇薇,人家心里难过,需要安抚。”许多相处的好的,不管是好话还是歹话,总会说那么两句。

  但是,只有时薇低头在研究着面前的英语书。不就是一些外语字母么,有什么好研究的?

  “我就奇了怪了,你别的成绩也不差,怎么到了外语这儿。反而是笨蛋他妈给笨蛋开门,笨蛋到家了。”时薇边说话,边把冯么么搭在胳膊上的手给挪开。

  “薇薇,连你也取笑我?”冯么么不依,手又攀了上去。

  时薇语重心长的说着,看着冯么么的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凝重:“别闹,我在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要不然等到高考的时候光是外语这一门就拉你不少成绩。”

  冯么么眨巴着眼睛一脸的感动:“薇薇,你真的是太好了。”

  黄海坐在自己的桌子上,拿出一袋麻辣味的牛肉干,放在了冯么么的面前:“两节课都被老师拎了起来,可以弥补你受伤的心灵了么?”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麻辣味的,冯么么的最爱,自然是无比的欢喜。

  一扫刚刚的阴霾,冯么么的脸上又是神采奕奕。

  伊童走进教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咧着嘴欢喜的冯么么,一脸的甜蜜像是吃了糖一样。伊童好奇的望了几眼,一点都弄不明白刚刚那么丢人的事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都烟消云散了?

  “看什么看?”冯么么瞪大眼睛瞅了回去。还想在说点什么,可是上课铃声不给这些活泼的少年机会。

  所有的人都安坐于桌前,不敢造次,因为这一节课是老班冯年的,连着两节都是老班冯年的。

  终于等到了中午放学的时间。

  蒋一帆和伊童骑着车子往家赶。往伊童家去的方向有一个比较僻静的小道,路上没有车辆,只有少量的行人。

  这是二人的意外之喜。落叶开始纷繁的从树上飘落,一片片的形成了树叶的海洋。

  “是不是你的手机响了?”蒋一帆单手摸着上衣的口袋,发现手机正安然的躺在那里。

  点开手机放在耳边,脚下并没有因为这一系列的操作而放缓速度。

  “喂,”伊童犹疑,并没有看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只觉得那边非常的安静。

  “童童么?”居然是伊战国的声音。这是伊战国走得这么长时间里,第一次给伊童打电话。

  “爸。”

  “你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

  “路上,正往家里赶。爸,你有事么?”伊童犹疑,知道伊战国一工作起来那是分秒必争。在这一点上,伊童是随了伊战国。

  “就是想问问你,在学校还习惯么?”伊战国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微弱,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是还是想亲耳听伊童说说。

  好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伊童只说了包含万千的“还行”两个字。

  伊战国细细品味伊童话里的意思,知道孩子这一段时间过得辛苦。气息哑了嗓子,好长时间也没有说话。

  时间就沉默在了手中,彼此只能听见浅浅的鼻息声。蒋一帆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知道沉默是金。

  静默中的时间总是过的很慢,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伊家的房子已经近在眼前的时候,伊童才开口说话:“爸,我到家了。没有事情的话回来再说。”

  “童童,”伊战国喊了一声,酝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回国上学,对你来说我知道很难。但是,万般苦千般累,一定要咬牙挺住,知道么?”

  “知道,我选择回国的时候,就已经把最坏的可能,想过了一遍。我不会轻言放弃的,而且书本上的很多东西,不借助你的翻译,我已经能看明白了。”

  “那就好。”

  这或许是伊战国这么多天里面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柳淇已经从屋里迎了出来,伊童挂断电话,换上了一张笑脸。

  “饿了吧?快点洗洗手,可以吃饭了,”说完之后,转头向屋子里面喊,“老头子,孩子回来了。”

  “知道了,让他们洗洗手。我这就把饭端出来。”伊继元的声音很嘹亮,中气十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