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美丽尽在少年时

第43章是女人吗?

美丽尽在少年时 结舌 3063 2020-10-14 22:29:09

  “在学校还好。这和老师一起旅行,怎么让我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这一下是不能尽兴了。”蒋一帆几乎把头快埋进了杯子里,接下来的话也没有说清楚。

  伊童也懒得知道,伸脚踢了踢趴在床上的蒋一帆:“起来,把你的东西放好。放在这儿有点碍事。”

  蒋一帆终于有了动静,抬起脸可怜兮兮的望着伊童:“你就不担心么?”

  “不担心。”伊童已经把自己的箱子放进了储物柜里面,转身的时候看见蒋一帆依然没有动静,直接把箱子推到了墙角。

  “鲁莽。”

  那位已经明显的表示了不满,蒋一帆再窝在床上的话,显然有点不合适,只有慢慢的爬了起来,不情不愿的把行李归到储物柜子里。

  “喂,那个小妮子好像对你有意见,”这一路上蒋一帆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难道是为了上次被撞的事情,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太小心眼了。

  蒋一帆如此的想着,但是并没有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一双眼睛咕噜噜的在伊童身上乱转,探究的意味十分的分明。

  伊童视若无睹,找好衣服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舟车劳顿满身的气味和灰尘。伊童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现在迫切的需要水的慰藉。

  蒋一帆见屋内没人,百无聊赖的从背包里面把好吃的东西翻找了一遍,打算去探探某个人的口风。

  冯么么受伤的时候,蒋一帆在伊童旁边陪伴了一段时间。自然是知道,冯么么的口味偏好。

  伊童不吃辣,可是蒋一帆喜欢,临走之前特意塞了一些在自己包里。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蒋一帆捡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悄悄的拉开屋门,发现屋外面没有人才蹑手蹑脚的走到对面去。

  三声敲门声非常的轻微。

  冯么么以为是自己的父母,欢快的跑了过来。开门之后发现门口站在的是那个整天跟在伊童身后的蒋一帆时,脸色立马拉了下来。

  “怎么是你?”冯么么说完就要关门。

  “相遇即是缘分。再说,我们不仅在同一个学校,更是上了同一辆旅游大巴。还有,你看”蒋一帆随即拿出手中的东西,“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我还带了礼品过来。”

  “谁还没有见过这些东西?”冯么么伸手就要去推蒋一帆,结果扑了个空。人家早已经闪身进了屋内,把手中的食物放在桌子上。

  蒋一帆就像进到自己的屋子一样,也没有让人相让,就直接坐了下来:“你这个屋子面向太阳,采光挺好的。”

  “如果,你只是来看采光的,那么你已经看过了,现在可以走了吧?”冯么么不高兴的下着逐客令。

  搞得像进了自己的家里一样,还真的以为自己怪大的排场?

  蒋一帆没有反应,依然左看看、右瞧瞧:“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我和你之间有一个桥梁叫伊童。怎么着,现在我们也算是半个朋友了吧?”

  看这无赖样,既然撵不走,当然就不能便宜了这个不请自来的人。

  “我看你挺会给自己找关系的,不好意思,我和伊童不熟。”冯么么懒得理会这个在自己房间里聒噪的人。

  “从现在熟也不晚呀!”蒋一帆说的是乐呵呵。

  冯么么认真的看着蒋一帆几眼,冷冷的裂开嘴角转身拉开屋门。

  蒋一帆敲门的时候本来就是小心翼翼,生怕冯年知道。这一看还了得,要是冯么么直接一状告到冯年那儿,自己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冯么么刚出屋门,手还没有敲到冯年的门上,就见从对门出来一个人,衣衫不整,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头发湿漉,几滴水珠正沿着脸颊滑进了浴袍内。

  冯么么恍若未见,一点尴尬的意思也没有。冯年的屋门也不敲了,转身揪住伊童的衣襟:“正好,把你的小跟班给我弄走,咕咕唧唧的话真多。”

  冯么么没有什么,伊童也像没事人一样。因为见惯了冯么么的侠义豪情,自从了解了冯么么之后,当日的初见早已经是荡然无存。所以,伊童根本就没有把冯么么当做女孩子看。

  可是,蒋一帆看的是尴尬不已,慌忙几步上前,把冯么么的手从伊童的胸前弄了下来:“像什么样子。”

  冯么么见人终于从自己屋内出来,也不管蒋一帆说的什么,昂头挺胸回屋,转身就把屋门给关上了。

  独留两个人在屋外面面面相觑。

  “这是女人么?”蒋一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彪悍的女人。

  “不是。”伊童也回答的干脆。

  有见过女人和男生勾肩搭背的么?有见过女人和人扳手腕的么?有见过女人振臂一呼,回应的都是老爷们的么?........

  冯么么身上的女性特征实在是能够让人忽略不计,唯一能让伊童勉强的把冯么么看作是女人的,只有那不如男人的力气。

  除此之外,实在是想不起来还有其他什么特征。

  冯年的门没有任何征兆的从里面打开。二人同时望了过去,刚好看见要出门的冯年。

  “怎么不走?不是说半个小时要在楼下集合么?这都十几分钟了。跟团旅行宜早不宜迟,你们也快点吧。”冯年说这话的时候余光扫向前襟微敞的伊童,还别说看起来消瘦的伊童身上藏了不少的肉。

  “这就走,”蒋一帆推着伊童进了屋子,指着衣柜,“快点找一件换上,我们要出发了。”

  正如冯年所说,来到楼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到齐,生怕自己来晚了就是被落下的那一个。

  导游拿着一面小旗子,挥舞这让大家跟随。

  “各位,跟紧了。我们的人比较多,大家一定不要乱走。”

  正是吃饭的时间,大家一股脑儿的全部都往餐厅内涌,一不小心就会被汹涌的人流给冲散。蒋一帆跟在伊童的后面,慢悠悠的走着渐渐的与导游的队伍是越拉越远。

  伊童是一点也不着急,蒋一帆:“不快点的话,等一会找起来就麻烦了。”

  “我们不是知道客房么?找不找的到,又有多大的关系?”

  本来就是出来散心的,要是赶得像是打仗一样,就有点违背伊童这次出来的目的。

  好在没有多长时间,人流在拐弯处分开,朝不同的方向走去。蒋一帆看见带队的导游,这才松了一口气。

  伊童和蒋一帆进去的时候,包间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服务员硬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上多加了两个板凳,把伊童和将一份像夹塞子一样的硬给塞了进去。

  所有人只有面前的一小片的地方,坐的挤不说,胳膊还伸不开。什么精品旅游,光吃饭的这件事情上,就有点让人气愤。

  伊童是一点也没有吃下,身旁的人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呛人了。伊童扫了一眼,那头上的油污,连头皮都是晶莹有光。

  蒋一帆倒是吃的欢快,甚至还和旁边的人攀谈了起来。从饭菜的味道到一路上的感受,伊童感觉他这是把能说的几乎一次性全部都说完了。

  回转头的时候,看见伊童正好奇的望了过来,蒋一帆指着餐桌上的一道几乎见底的水晶虾仁玉米粒说:“尝尝,这道菜的味道还不错。”

  蒋一帆又夹了一筷子,玉米粒在筷子上蹦跶两下,最终落进了盘子里。这么些个菜,也只有这盘水晶虾仁玉米粒的味道还算可口。

  冯年也望了过来,以眼神示意伊童吃饭。伊童这才勉强的尝了一点,最终还是放下了筷子。

  坐在对面的冯么么吃的倒是很欢畅,一点也没有受任何人的影响。

  很快桌子上面就已经杯盘狼藉。众人吃饱喝足,纷纷离席。

  伊童又走在了众人之后。

  蒋一帆不解上前询问:“刚刚就没有看见你吃饭,不饿么?”

  “旁边的人没有洗澡。”

  蒋一帆意会半天,才明白伊童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原来是某人的洁癖犯了。

  “你不会是说我吧?”蒋一帆记得自己也没有洗澡。

  “不是。”

  还好,还好,蒋一帆这才放心下来。

  屋外月光皎洁,清灵的投在外面的大树上。山里空气清净,没有耀眼霓虹,因此月光特别的干净醉人。

  伊童的肚子饿了,出门问了人,说山下有卖吃食的地方。二人搭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往山下奔去。

  蒋一帆有点后悔:“早知道,你有这样的打算,说什么我也要空着肚子。”

  山下有一个古朴的小镇,镇子中间有一个小型的广场,旁边抻着很多卖小吃的摊位。

  伊童慢慢的走走看看,看到一家卖相不错的炒面的摊位,就停了下来。

  “老板,来碗面,再要一碗馄饨。”

  “好嘞,这就好噢。”老板拖着尾音,像极了小媳妇说话时软糯的话语。

  蒋一帆也跟着坐下,手肘支在桌上,双手捧着脸:“你的性格真的是有点冷。还好,我和你相处的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知道你是外冷内热的性子。”

  伊童瞥了一眼蒋一帆,也不说话。

  老板的面已经端了上来,非常的实惠,面上面还堆了一个像山般的小尖。伊童拧眉,指着面说:“太多了,要吃点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