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四章:师妹你自求多福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101 2020-09-13 16:34:36

  绯如兮临走之际,又折回饭堂打包了一大袋食物,一来想自己解馋,二来想借此机会暖暖那莫长离的心。

  她想那莫长离虽然实力强地位高,但像他这种人一看就是重度缺爱,他将人拒于千里之外,这个时候若是自己死皮赖脸的对他好,不信他不感动。

  于是她在众师兄“师妹你自求多福”的眼神中,踏上了这漫漫上山路。

  欲哭无泪啊,这石梯打滑不说,还各种陡峭,她一边护着食物,一边摸索着两边的护栏,每移动一步都极其艰难。

  好在临行前师兄们同情她给她施了些法让她爬起来不至于那么吃力,可是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石梯,天知道她得爬到什么时候。

  风雪越来越大,她踩中地上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浑身热得冒汗,她也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不敢回头望自己走过的路,生怕一不小心掉下去摔得连渣都不剩。

  爬着爬着,她感觉这双腿已经不属于自己了,等终于看到雪山之巅尽头的时候,她一高兴,脚底一滑,生生的顺着石梯滚了下去。

  好在她及时抓住一旁的护栏,才不至于摔下太远,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小腿和手腕皆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直冒。

  她从来都不是娇生惯养的人,咬着牙继续往上爬,任凭伤口处的血哗哗直流。

  等好不容易到达顶峰之时,她回头看见自己爬上来的那条血路很快被风雪掩盖,她一身罗裙上斑斑点点的被染满血迹,有好几处还被撕得破碎。

  为了营造一副惨兮兮的模样,她又将头发抓得凌乱,将那打包上来的食物紧紧抱在怀中,一瘸一拐的去寻莫长离。

  一树繁花下,莫长离依旧坐在今晨她离开时的那个位置,只不过抚琴换成了吹箫。

  “师……师尊,我回来了,应该没超过子时吧。”绯如兮有气无力的说。

  莫长离抬起清冷的眸子望了她一眼,淡淡的问道:“怎么这副狼狈样?”

  “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不碍事,师尊,我从山下带了些好吃的,一直护在怀里,现在应该还热着,你快尝尝。”绯如兮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边说边一瘸一拐的走近莫长离。

  莫长离微微一愣,看着她满身是伤小心翼翼将食物递给他,心中微微一股热流涌过,随既便恢复平静。

  他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道:“没食欲,不吃,赶快去休息,明日早起。”

  说完就背着手,从绯如兮身旁走过,半句关心的话语也没有。

  徒留绯如兮在雪中凌乱,她本以为她这样能让莫长离有一丝丝感动,可他竟然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也没有想到要替她疗伤,她现在可是他唯一的女弟子啊,难道不应该宠着疼着吗?

  绯如兮像撞了南墙一般,心中失落万分,一边思索着自己要怎样才能得他欢心,一边往寝屋走去。

  看着自己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两道大口子,绯如兮疼得龇牙咧嘴,简单的处理好伤口之后,她躺在床上深深睡去。

  第二日被照进屋子中的阳光晃醒,她一瘸一拐推门而出,外面晴光潋滟,却依旧大雪纷飞,那渐渐升起的红日仿佛就在眼前。

  “跟我下山参加初试。”莫长离神出鬼没的走到绯如兮身侧。

  绯如兮惊魂未定,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以与昨日无二的方式送下了山。

  才至山脚,便看见众师兄穿着打扮得体,风度翩翩的站成两排,昂首挺胸,拱手鞠躬,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师尊。”

  绯如兮站在莫长离身后嬉皮笑脸的朝他们挥手,奈何莫长离在场,他们不敢有任何举动,只得用眼神和绯如兮交流。

  “无忧,带着小师妹一起去结灵台。”莫长离扔下这么一句话便如一缕清烟一般飘走了。

  “是,师尊。”

  莫长离走后,师兄们纷纷上前围住绯如兮问长问短,绯如兮淡定的说一切还好。

  在去结灵台的路上,无忧发现绯如兮身上的伤,没有多问,便顺手替她治疗,那伤口迅速愈合,一点疤痕也不留,绯如兮终于感受到一丝温暖。

  一路前行,遇到其他两峰的弟子,其中有男有女,皆像看到珍宝一般三五低头窃语。

  也难怪那些女弟子会犯花痴,这朝暮峰莫长离座下的弟子,个个身形风雅,面容俊秀,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独当一面,谱写一段佳话。

  他们平日里在莫长离的管教下,闲暇时间都是用来学习琴棋书画,修身养性之道的,因此一举一动间皆透露着较好的修涵养,浑身散发着书卷气息,光是在气质上就能将其他峰的弟子碾压得死死的。

  不过,其他峰还是有少数很优秀的弟子,有能站出来与他们一较高低的实力。

  绯如兮感觉这简直就是自己的高光时刻,她走起路来都带风,她明显能听见人群中有弟子窃窃私语讨论她:“听说那就是无争长老唯一的女弟子,好羡慕……”

  不过喜归喜,她表面上还是很镇定的,为了不拖师兄们后腿,她昂首挺胸,面颊微带着笑,走红毯一般自那无数弟子羡慕的目光中穿过。

  这结灵台位于南塘的中心位置,呈巨圆状,各门弟子围圈而站。

  绯如兮一眼就看见坐在正中央位置的莫长离,他身旁那十几位白胡子老者想必就是这南塘元老级别的人物,他双手环抱在胸前,旁若无人的品着茶,怎么看都是一股清流。

  “今天是我南塘一年一度的初试大会,今年缥缈峰共有入试弟子二五名,栖梧宫四十名,朝暮宫一名……”一个白胡子老者浑厚的声音响彻整个结灵台,每个弟子皆一脸认真的在听,绯如兮听不太懂,于是让一旁的师兄给她解释。

  每年都会有无数人挤破脑袋想进入南塘成为结灵师,而南塘三个峰的长老每年都会亲自挑选具备参加初试资格的人,初试成功之后,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南塘弟子。

  而无争长老门下的朝暮峰是无数年轻人向往的地方,可他要求严苛,光是要模样俊秀这一条就劝退好多人。

  所以每年朝暮峰收的弟子都不多,今年他千挑百选,就只破例挑了个绯如兮。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