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八章:你守宫砂还在吗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158 2020-09-18 10:19:44

  斑驳的夜色之下,众师兄互相揭老底,将这些年来对方发生过的溴事说出来给绯如兮听,听得绯如兮笑得直拍一旁无忧师兄的大腿。

  不过绯如兮最想知道的还是关于莫长离的一星半点,于是很快把话题扯到莫长离身上。

  “师兄们,你们觉得师尊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呢?”

  话一说出口,众师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望,绯如兮心虚,立即解释道:“师尊他老人家一把年纪了,总是独来独往也不行啊,我们得赶紧给他找个师娘。”

  说完,她咧开嘴角笑,像个孩子一般,笑容纯粹明媚。

  “谁跟你说师尊他一把年纪了,师尊他现在才二十又四。”长相白皙的沈清师兄在一旁笑着说。

  无忧师兄连忙接话道:“师尊他自小天赋异顶,又有高人指点,修成灵宗之时,才初入二十岁,所以就一直保持着二十岁的模样,如今转眼过了四年,他也才二十四而已。”

  在结灵大陆上,结灵师分为三个等级,大部分稍有结灵天赋拜入结灵门下且通过初试炼化一阶灵的,等级都是初灵。

  初灵以上就是星魂,能爬上星魂的人要么天赋异禀勤奋好学,要么家里有矿,购买各种昂贵的丹药以及法宝,借助这些力量炼化十个三阶以上的灵,叠加越高能力越强。

  而星魂上升到第三个等级灵宗的人,少之又少,整个结灵大陆上有灵宗修为总共只有四个,而莫长离就是其中且最厉害的一个。

  没有人知道他人生短短二十年是怎样从初灵上升到灵宗境界的,别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到达的顶峰他轻而易举就握在手中,总之他在结灵大陆就是一个传奇,如同天神一般的存在。

  在世人眼中,完美无瑕,受尽万千追捧。

  听完这些,绯如兮在心里暗道,难道他也开了挂?

  夜色已深,不宜久留,一想到莫长离那双寡淡如水的眸子,绯如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与师兄们一一告别。

  夜凉如水,满空星辰,凉爽的晚风习习吹来,带来阵阵不知名的花香。

  绯如兮突然不想那么快回到雪山之巅,于是她蹦蹦跳跳的哼着小曲准备走出朝暮峰,去其他两峰转悠转悠。

  不远处那一树繁花下,似站着一人,绯如兮心中暗想,定是哪位闲人在这里赏花思人,于是轻手轻脚的走上去,“嘿”的一声,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花树下夜色稍暗,那人似乎被吓得不轻,连身都没有转就落荒而逃一般跑开了。

  绯如兮站在原地纳闷,望着那个背影在眼睛里渐渐缩小直到看不见,只依稀看出来是个男子,不过这朝暮峰中好像也就只有自己一个女子。

  就连那饭堂里做饭的,专门饲养灵兽的,滋养奇花异草的……都是男子,且都年轻俊郎。

  绯如兮不得不感叹这莫长离活生生一个颜狗。

  正将这段时间以来在朝暮峰所遇之人的面孔一一与名字归类之际,只觉肩膀一疼,一句“你守宫砂还在吗?”飘进她的耳膜里。

  绯如兮心中一紧,这该不会是传闻中垂涎于女主角美貌无法自拔的采花大盗吧。

  见她不予回应,来人又将脖子伸长几乎贴在她的耳旁,又小声的道了句:“你守宫砂还在吗?”

  这句重复的轻薄话让绯如兮心中一怒,这光天化日……不,这皎皎月色之下在无争长老莫长离的地盘上调戏他唯一的女弟子,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当即手捏作拳头,转过身来狠狠一拳打在来人脸上,用力太猛,指关节发出咯吱声,被那人脸上的骨骼嗑得生疼。

  “你妈……你娘没教你不要对女孩子说这么轻浮的话吗!”绯如兮双手环抱在胸前,趾高气扬的质问那轻浮的男子,装出一副“别惹我,我不好惹”的模样。

  那男子被这莫名其妙的一拳打得弯下了腰,手捂住脸颊疼得连连闷狠,五官扭曲成一个囧字,良久,他直起身来,握紧拳头装备回击,却看见打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无争长老破例收的女弟子绯如兮。

  当即所有的怒气全然消散,他笑嘻嘻的捂住被打的那一边脸试探性的说了句:“绯如兮?”

  绯如兮一脸问号,“你认得我?”

  见得到回应,他欣喜的往前走了两步,绯如兮赶忙往后退了两步,他放下捂着脸的手道:“当然认得,整个南塘上到长老,下到打杂的小斯,谁不认识你啊,那日你在死界中以一人之力轻而易举的炼化了那烈焰灵蛇……”

  他啪啦啪啦的说了一大堆话,绯如兮没怎么听进去,心里只窃喜道想不到自己竟一战成名,再开几次挂,那之后的日子岂不是如鱼得水?

  借着月色,她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只见此人相貌不凡,穿着打扮皆不像南塘弟子,他身形高挑俊雅,一头墨发被一顶金色的发冠半束着,一身高调的金黄色长袍,上面袖着朵朵做工精致的白色小花,腰带上镶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蓝宝石,看起来奢侈至极。

  那身金黄色长衫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着淡淡的金光,此人浑身上下像写着“家里有矿”四个大字,嚣张跋扈的气质一看就知道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绯如兮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衣服镶金的啊。”

  他一听,忙道:“你怎么知道我这身衣服是用上好的铂金制成的。”

  “……”

  “你喜欢的话,我让人也给你做一身。”他看着绯如兮,目光真诚的说道。

  此人正是结灵大陆上富得流油的金家公子金枫逸,他天赋一般,但是靠着家里有矿通过各种上好丹药以及名贵的法宝顺利进阶到星魂,拜入栖梧宫与世长老门下。

  这南塘有个规矩,朝暮峰弟子可以随意出入其他两峰,而其他两峰的弟子没有允许不能进出朝暮峰。

  这金枫逸本来一心想拜入无争长老门下,可奈何重金都求不得,为一睹朝暮宫风采,他只好私下买通朝暮宫打杂的小斯,让带他混去朝暮宫。

  他向来就不是那些文质彬彬的谦谦公子,他有着这个年纪男子特有不羁与狂傲,做事喜欢别出一裁,明明再直白不过的事,他非要与那小斯约定好使用“你守宫砂还在吗?”这句暗号。

  方才绯如兮吓跑的就是那打杂的小斯,他经不住诱惑应下金枫逸,却在被绯如兮发现时吓破了胆,落荒而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