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十章:南塘有雪,落地无声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111 2020-09-18 23:30:37

  “师尊,你不要生气了嘛……好不好。”绯如兮拽着莫长离的手臂来回摇晃,那故意放软放柔的撒娇话音让她自己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莫长离明显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有预料到绯如兮会突然这个样子,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他低垂着眼眸望向绯如兮,眉头微皱,脸上的表情有些丰富,随既很快恢复过来道了一句:“走开!”

  绯如兮这撒娇的模样他一刻钟也不想看到了。

  绯如兮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以为他有所动容,继续拽着他的衣袖摇,众师兄倒吸一口冷气,只见莫长离用力一挥扯回自己的衣袖,将绯如兮带摔倒在地。

  这……要是换作是他们,恐怕早就被抽得皮开肉绽了吧。

  莫长离绕过绯如兮,将那浑身是血的弟子困在结界之中,“带下去,严加看管”莫长离扔下这么一句话,便两袖一摊,轻飘飘的飞走了。

  绯如兮还保持着方才摔倒在地的姿势,心里暗道这莫长离果然吃软不吃硬,以后她就在他面前做个会撒娇的小徒弟。

  众师兄见师尊离去,这才从方才的不可思议中走出来,几人赶紧上前将绯如兮扶起来紧张的问:“师妹,师尊没伤到你吧?”

  那神色看起来很紧张。

  “伤?”绯如兮想自己才不过被莫长离因扯回衣袖而重心不稳摔倒在地,怎么会受伤,就是屁股微疼了点。

  “小师妹这般对师尊撒娇,没被抽已经是意外了,要换作是我们,估计皮都被师尊抽掉一层,没有半年下不了地”昔言师兄在一旁嘟哝着。

  他这么一说,绯如兮自动脑补一个大男人对着另一个大男人撒娇的情景,别说莫长离了,要是她看见也会忍不住出手狂抽一顿的。

  绯如兮看着被困在结界中那不知死活的朝暮峰弟子,从方才到现在,根本没有一人关心他的死活,于是忍不住有些责怪的说道:“那位师兄好歹和你们师门一场,被抽成这样你们也不劝劝师尊,良心不会痛吗?”

  无忧见她这副嫉恶如仇的模样,笑了笑道:“师妹你有所不知,这并非朝暮峰的弟子,而是五阶邪灵,在人间为祸四方,祸害了不少平民百姓,今日师尊才将他捉了回来,用训灵鞭抽被他生吞掉的魂魄,以免那些被他祸害的人类再变成邪灵,危害一方。”

  莫长离手中的训灵鞭乃结灵大陆上最厉害的法宝之一,鞭无形,与训化它的主人融为一体,会根据主人的意愿而行事,旁人看不见也摸不着,不论是灵还是人,被抽上一鞭都会皮开肉绽。

  最神奇的一点就是,这鞭子与莫长离心性无二,凡是莫长离不喜欢不愿意或看不顺眼的,它都会主动代替莫长离出手。

  就像那天,莫长离明明在睡梦中,绯如兮才一靠近,就被抽飞出去。

  听罢无忧的话,绯如兮低头不语,为自己刚才的自作聪明而感到有些尴尬,幸得莫长离大人不记小人过,没抽她一顿。

  她匆匆看了一眼结界中的那邪灵,他已经现出了真身——一小只毛茸茸圆滚滚的小珥松,雪白而茂密的毛发被鲜血染得通红,奄奄一息的躺在冰冷的结界之中,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受尽虐待的小可怜。

  似乎感觉到绯如兮在看它,它艰难的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了绯如兮一眼,然后晕了过去。

  要不是它作恶多端,绯如兮真想将它揪出来当宠物养。

  另一边,莫长离方才被绯如兮当着众弟子的面撒娇之后,便独自回到了雪山之巅抚琴吹箫。

  雪花扑簌簌的落了他一身,很奇怪的是,方才绯如兮撒娇时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此刻正在他脑海中回放,怎么都抛不掉,搅得他有些心烦意乱。

  他索性放弃抚琴,摆出一大堆七零八碎的玩意,坐在其中细细研究,他太过专注,以至于绯如兮回到雪山之巅,他都没有发觉。

  她在他身后悄无声息的站了许久,落了一身风雪,她看着他将那些七零八碎的玩意装了拆拆了装,偶尔眉头紧锁低眉沉思,偶尔嘴角扬起一抹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笑。

  他这些样子都是绯如兮从未见过的,她平日里见他总是一副“生人勿近”“我很无趣,不必了解”的模样,他活得太过孤傲,像一株因开得太高而无人问津的高山睡莲。

  许久许久,莫长离从那堆杂乱的玩意中无意间一抬头,恍然望见立在一旁的绯如兮,薄纱绿裙,像落入雪地的小精灵一般,咧着嘴角冲他笑。

  “师尊,你终于看见我啦。”绯如兮笑得眉眼弯弯,在他旁边蹲下身子用手去戳他做出来的那些带翅膀的小玩意。

  他轻轻嗯了一声,似默许她的举动,“何时来的?”他问。

  “来很久啦,师尊你太专注都没有注意到我呢,我孤零零的在这风雪之中看了你很久,你看,头发都“白”了”。绯如兮说着,摇晃着小脑袋去抖落在发上的雪,可雪太大了,抖落又来。

  莫长离亦是一身白雪,“去歇息吧。”他淡淡的说。

  绯如兮并不困,还想与他多呆一刻,好增进感情寻找机会完成系统给的任务,她可不想再偷偷摸摸然后被那训灵鞭莫名其妙的抽一顿。

  “师尊我不累,我在这陪陪你。”绯如兮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

  “不需要。”

  得到的是莫长离不掺杂一丝感情的回复。

  绯如兮站起身在雪中转了一个圈,道:“师尊,这雪山之巅为什么终年落雪不断啊?”

  “……”

  “师尊,你不觉得冷吗?你刚带我来的那天我差点被冻成冰棍。”

  “……”

  “师尊,你说那株蓝樱花为什么只开不落啊?”

  绯如兮像个话痨一般不停在莫长离跟前叽叽哇哇,莫长离全当作没听到一般不给予回应。

  她不厌其烦的白痴问题一个个传进他的耳朵里,扰得他无心做事,有些不耐烦的道了句:“闭嘴,回房去。”

  绯如兮:“……”

  他看着绯如兮的眼神,仿佛在说“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嘴巴封起来。”

  绯如兮赶紧闭嘴,乖巧的跑回房间,透过门缝望着他。

  他在雪地里蹲了一夜,她站在门后偷看了他一夜。

  然而,落雪始终无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