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十一章:下山历练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78 2020-09-19 22:53:56

  清晨的斜阳稀稀落落的透过窗户洒进屋中,绯如兮躺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

  忽觉一阵寒意袭来,她迷迷糊糊的扯过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也不抵冷,感觉就连方才还被捂得暖暖的寝榻,此刻都冰凉刺骨。

  可是她还没有睡好,还不想起床,索性缩成一团,一边冷得发抖,一边继续做方才那未做完的梦。

  莫长离向来是极少管她的,她平日里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无聊了就下山找师兄们玩,她虽然与莫长离同住在这雪山之巅上,却极少见得莫长离的面,偶尔碰上,她那高冷的师尊都极其少会停下来听她说话。

  今日却不知怎的,莫长离在她门前踱来踱去,眼看日晒三竿,绯如兮仍睡得像只猪,他放出寒气也没能将她冷醒。

  只好沉着嗓子隔着门喊了句“绯如兮!”

  这一声绯如兮,着着实实将绯如兮生生从梦中拉出来,她条件反射一般从床上弹坐起来,睡眼蓬松似在说梦话一般说了句“师尊,你叫我啊。”

  左顾右盼了半天,屋子里空无一人,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听,又倒在床上继续睡。

  “赶紧起床!”莫长离略带着烦闷的嗓音再次袭入她的耳膜,往门外看去,门旁立着一个人影。

  绯如兮赶紧起床,心想师尊不是从不管我的生活作息吗,今日怎又特地来叫我起床。

  她动作利索,随便捧了把清水洗脸,扯下一旁的薄衫罗裙披上,便赶忙打开门。

  她素面朝天,却惊为天人,方才睡起的脸颊上微微泛红,清秀的眉眼似装了一夜的星辰,每眨巴一下,都散发着勾人心魄的亮光。

  她看着一身白衣绝尘脱俗的莫长离,咧开嘴笑,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师尊,我起了。”

  她笑声清脆,如山间的白灵鸟。

  莫长离目不斜视的望了她一眼,眼眸微动道:“跟我走。”

  “去哪?”绯如兮边问边跟上莫长离的脚步,手脚麻利的结出飞行界,望雪山之巅下奔去。

  “俗世间历练。”

  绯如兮一阵心惊肉跳,任凭她对这个位面再怎么不了解,也知道历练意味着什么,她现在一没挂二没实力,万一莫长离将她独自扔去打怪,那她岂不是会死得很惨。

  想着某些触目惊心的画面,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问“就我们两个?”

  “不然你还想有谁?”莫长离反问她道。

  绯如兮心中几分忧几分愁,师尊这般清淡的性子,她一个话痨会被活活憋死的。

  跟着莫长离一路飞出南塘,在一个名叫清欢的小镇落下。

  初次下山,绯如兮莫名的兴奋,想着非要趁这次机会逛逛俗世间的集市,品品各种美味佳肴,顺便看看能不能开一下桃花。

  她一路兴高采烈,虽不言语,却始终嘴角带笑,心情看起来很不错,而莫长离依旧是那张不苟言笑的冰块脸。

  这清欢镇入门处有一个结界,在结界外,绯如兮看到的是街灯闹市,人群熙攘,繁华通明的长街一眼望不到尽头,街道两旁摆满各种七零八碎的稀奇玩意,行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她本就是喜热闹之人,见到这清欢镇是这般情形。加上在雪山之巅呆了太久,此刻她像见到新大陆一般,小跑着往街道行去。

  “等……”莫长离刚伸出手准备阻止她,她便跑了进去,只留下一个姿意飞扬的背影。

  莫长离无奈的摇头了摇头,赶忙跟上去。

  穿过那层薄薄的结界,进去清欢镇中,绯如兮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只见长长的空巷不见人影,灯火也无,冷风有一下没一下的吹拂着,吹得人头皮发麻,四周透露着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

  无数抹嫣红闯入绯如兮的视线之中,她微微抬头,便只见那半空中,漂浮着无数具女尸,她们皆一身红装,扮作新娘样,如提线木偶一般,似被细细看不见的线栓捆吊在半空中。

  那些女子的尸体,如同一朵被精心加工过的干花一般,鲜艳凄美,挂在半空之中,轻得风微微一动,就能随之左右晃动,一个个红衣似火,容颜安详,乍一看之下却只觉诡异刺骨。

  她们足上皆系着一串风铃,整条巷子里弥漫着风铃叮叮铛铛的清脆声,蜿蜒凄凉。

  绯如兮被这一幕吓得不轻,瘫软着身体,连连后退,这一退,恰好退进莫长离的怀中。

  莫长离见她被吓得不轻,轻轻道了句:“别乱跑。”

  “师……师尊。”绯如兮抬头对上莫长离那双江南烟雨般的双眸,“她……她们都怎么了。”

  “被制成人形干花了,这幕后凶手绝非人类,这次你的任务就是将它找出并且炼化。”

  绯如兮头皮一阵发麻,她望着莫长离强装镇定的点头,顺便问了一句“师尊,我会不会也会被制成人形干花啊。”

  “看你运气。”

  看你运气,莫长离扔下这么一句,似给绯如兮心头抛下一盆凉水,他这么说,就是打算旁观不助她?

  眼看莫长离已迈开步伐往前走去,绯如兮赶紧匆忙跟上,他们的头顶,尽是漂浮着的女尸干花,清脆的铃铛声久久不散。

  绯如兮总觉得后背被一双阴冷的眸子盯着,于是她一走三回头,虽什么也没发现,却也是一阵心慌,不敢离开莫长离半步。

  这几乎是一条空巷,他们一路前行了很久,也没见着半分灯火,越往前走,越觉雾气蒙蒙。

  那大雾迷茫处,恍然显出一盏亮光,一个四五十岁的瘦弱男子,手提花灯从雾中颤颤巍巍的走过来。

  “是南塘的结灵师吗?”远远地,他大喊。

  总算见到一个活人,绯如兮赶忙回应道:“是,我们是。”

  那男子与他们相互走近,借着他手中微弱的灯光,绯如兮瞟见他那张圆圆的脸上,疤痕遍布,狰狞恐怖至极。

  对上绯如兮的目光,他歪过头道:“我面貌丑陋,姑娘还是少看为好,以免吓到姑娘。”

  绯如兮也确实惊了一跳,她尴尬的笑了笑,偷偷瞟了一眼莫长离,莫长离神情淡漠,与平常无二。

  “跟紧点,别走丢。”看见绯如兮在看他,他轻飘飘的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