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二十三章:向日葵开在大雪纷飞中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64 2020-10-03 15:21:27

  夜色已深,绯如兮偷偷摸摸的回到雪山之巅,本以为这个点莫长离已经睡了,却不曾想,她前脚刚踏上雪山之巅,莫长离后脚就叫住了她。

  “去了哪里,怎地回来这般晚?”莫长离清冷如山石玉碎的声音从身后袭来,将绯如兮吓了一跳。

  她深吸一口气,嬉皮笑脸的回头道:“与各位师兄商讨如何迅速提升灵力,一入神,就没注意时间。”

  可莫长离分明嗅道了弥漫在她周围的酒气,他不由得眉头一皱,扑簌簌落下的雪花衬得他更加清冷。

  “朝暮峰弟子,禁止喝酒。”他说这话,绯如兮以为自己不免要被他数落或者惩罚一番。

  然,他说罢,转身回到自己房间之中。

  见他没有追究,绯如兮也赶紧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久久不能入睡。

  心乱得紧,索性推门而出,想在风雪之中冷静冷静,却见莫长离不知何时,已立于那蓝樱花树下,身姿凌然,翩翩如天上仙。

  许是听见“咯吱”的开门声,他没有回头便说了一句:“过来,到我这里来。”

  绯如兮总感觉这话不像是对自己说的,只因他向来说话都是冷冰冰的听不出掺杂一丝情绪,更不会说“到我这里来”这般颇带宠爱气息的话,绯如兮想,以他以往的性子,最多会蹦出“过来!”两个字。

  而此刻这句话听起来竟温柔至极。

  她不由得原地愣了一下,可转念一想,这偌大的雪山之巅上,本就只有她与莫长离二人,于是她迈开步伐,昏昏沉沉的朝他走去。

  “师……师尊。”绯如兮走到他的身侧,忽地开口道。

  莫长离伸出一只手,手中握着一个只有红豆般大小的用一条红绳串起来的小紫金葫芦,也不回头,直递给绯如兮道:“接着。”

  绯如兮昏昏然,伸手去接,一阵诧异,这是葫芦项链?莫长离送她这东西做什么,她平日里又不爱穿金戴银,何需这种装饰品。

  “师尊,这是?”绯如兮很是疑惑,将那小葫芦吊在手中荡来荡去。

  “这是紫金葫芦,乃二阶法宝。”莫长歌淡淡的说。

  昨日目睹莫长离送南宫遥魅女的发带的场景,绯如兮从金枫逸那里打听到,结金大陆上法宝诸多,但大部分都落入少部分结灵师之手。

  法宝分为三个等级,等级越低,法宝越厉害,南宫遥得到的那条发带乃属于三阶法宝。

  “这紫金葫芦可大可小,用时你只需将它盖子打开,对着敌人大喊三遍敌人的名字,不论对方多么厉害,一旦应下便会被收入这紫金葫芦之中。”莫长离解释道。

  绯如兮大吃一惊,内心戏此刻变得异常复杂,南宫遥拿了试炼第一名,莫长离只给了她一个三阶法宝,而自己试炼失败却收获了一个二阶法宝,他这是给自己开后门?

  而且,这紫金葫芦的名字和技能她怎么越听越熟悉,好像小时候看西游记时,那什么妖怪用来对付孙悟空,孙悟空大回三声:“爷爷在此爷爷在此爷爷在此!”……

  年代太遥远,绯如兮已经想不起来太多了,但听莫长离这么一说,她心中总归是高兴的,忍不住就笑容溢满嘴角,生怕莫长离反悔,赶忙将那小葫芦戴在脖子上,压进衣服里。

  笑着蹦跳到莫长离跟前,踮起脚尖抬眼望着他,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道:“谢谢师尊,这法宝我甚是喜欢。”

  她像个顽皮的小孩,话语之间尽是欢快的气息,莫长歌低眸间望见她那恣意飞扬的笑,心中不由得一紧,回道:“免得你一个法宝都没有,出去丢为师的脸。”

  绯如兮此刻酒意微醺,她脸蛋红扑扑的,索性在地上捧起一大把雪捏成雪团子在脸上搓了搓,一眼望见她下山前堆的那两个雪人,已经被套上了衣服,并且修饰得很工整,不由得心中又是一喜。

  她恍然想起些什么,问莫长离道:“师尊,那日我下山历练,昏迷之际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

  莫长离眉头微皱,道:“嗯。”

  “那师尊你不是应该在雪山之巅吗?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绯如兮紧问道。

  “下山有事,路过,见你们有危险,顺道出手。”莫长离说话的语气冷冷清清的。

  那日他本来是在雪山之巅,出于某种他自己也摸不透的心情,他从水光镜中窥探绯如兮下山后的经历,却恍然见她爆发之际,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侵入身体,险些走火入魔,他不得不出手将她带回。

  这事来得蹊跷,他感知到窜入绯如兮身体里的那股力量,与清欢镇无数干尸身体里被注入的力量有几分相似,并且他发现,那日南宫遥虽将那五阶邪灵炼化了,但在那个地方,却不止一个五阶邪灵。

  那芙蓉姑娘与清乐公子身上,隐藏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让他不得不留一份心来提防。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莫长离望着绯如兮,说道。

  绯如兮一下子来了兴致,“去哪里?”

  “抓住我的手。”莫长歌伸出手掌递到绯如兮跟前,云淡风轻的说。

  绯如兮看着他节节分明的手指,那皮肤竟白皙细腻如羊脂,比绯如兮这从前天天抹护手霜精心呵护的手都还要白嫩上几分。

  几分犹豫几分羞涩的将手放入他的手掌之中,只觉他手心冰凉,凉入她炽热的心中。

  莫长离轻轻握住她的手,脚尖轻启,只觉耳边尽是呼啸而过的风以及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云层。

  “师……师尊,你手心真凉。”绯如兮感觉自己被莫长离握住的手,整只手臂凉入骨髓。

  “我体寒。”莫长离淡淡回道,并没有打算放开她的手。

  “也是,雪山之巅终年落雪不断,呆久了人也变得冰凉起来,依我看……”她说着,歪过脑袋凑到莫长离跟前,看着他的眉眼继续道:“依我看,师尊应该在雪山之巅上种满向日葵,这样,就暖和啦。”

  “…………”

  莫长离没有回话,满山的向日葵在大雪纷飞中开得甚是烂漫,这样的场景不由得在他脑海之中放映而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