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二十四章:这种意乱情迷的地方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92 2020-10-04 00:23:30

  莫长离携着绯如兮稳稳的落地,画面一转,绯如兮只见前方的牌匾上写着芙蓉镇三个大字。

  小镇里红墙绿瓦,长街闹市,打马走过的行人皆衣着华贵,琳琅满目的小摊上,摆满奇形怪状的贩卖物品,小贩的叫卖声如同涟漪一般络绎不绝,一片繁华至极的景象。

  莫长离带着绯如兮行在人群之中,绯如兮忍不住问:“师尊,这里是哪?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莫长离从袖中拿出一朵有些枯萎的芙蓉花,道:“来这里寻一个完整的故事,关于那芙蓉姑娘与清乐公子的故事。”

  “芙蓉姑娘。清乐公子。他们的故事?”绯如兮只记得,她从金枫逸口中所听说的芙蓉姑娘与清乐公子的故事,是个爱而不得的悲伤的故事。

  如今试炼已经结束了,那被邪灵附身的芙蓉姑娘已经随着那五阶邪灵一起被南宫遥炼化了,为何莫长离还要煞费苦心的带着她来寻找他们的故事,绯如兮有些不解,抬眼看着莫长离,等他继续说。

  果然,收到绯如兮疑惑的眼神,莫长离边走边道:“那芙蓉镇里,五阶邪灵不止一个,并且我手中的这朵即将枯萎的花,就是真正的芙蓉姑娘,我们现在身处的,只是以前的芙蓉镇,现在的芙蓉镇已经被我用结界围困起来了,随时可能成为下一个清欢镇。”

  听莫长离这样说,绯如兮不由得想起那清欢镇中的无数身体会扩大的干尸,不由得心头一颤,突然间就能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她心中还有很多关于清欢镇与芙蓉镇的疑问,但抬眼看着莫长离,他似乎并没有一一为她解释的耐心,她只好闭嘴,乖乖的跟在他的身旁。

  跟着莫长离一路行至一个名叫醉红楼的楼阁里,他们进门,在二楼贵尊包厢里坐下,将一楼大厅的繁华尽收眼底。

  这醉红楼里纸醉金迷,绯如兮看见多的是浓妆艳抹的女子,在行客之间来回穿梭,很快便明白过来这是什么地方,不由得脸腾地一红,紧紧跟着莫长离,生怕被哪个登徒浪子看上。

  再一看莫长离,他手执桃花扇,正襟危坐,面色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双眼直直的盯着一楼大厅左顾右看。

  顺着他的视线,绯如兮只在那一楼大厅里看见的是来回穿梭的红楼女子,以及前来寻欢作乐的各种身份地位的男子,她不禁秀眉微皱,心中道:“想不到师尊平日里看起来不染风尘,没想到竟对这种地方心生好感,自己来就算了,还要带上我,这少儿不宜的地方,万一的我学坏了怎么办……”

  在这种意乱情迷的地方,她又不禁想起她那日在众多干尸围困中,对他的那轻轻一吻,他的嘴唇软软柔柔的,吻着让人像是掉进春天里……

  可是,他似乎对她那日的一吻毫无记忆。

  正走神着,恍然间一阵空灵悠扬的琴声袭如耳膜,那琴声收放得当,如山间百花齐放,如空中大雪纷飞,听起来让人的心不禁也跟着一起浪漫起来。

  绯如兮不禁被这琴声吸引,想望一样望能弹出如此天籁之音的人,究竟是何模样。

  询着琴声望去,只见得一楼大厅舞台中央,一身红衣的男子席地而坐,修长的指甲尖在琴弦上姿意游走。

  他面容俊秀,青丝飘扬,绯薄的嘴唇微微带着笑意,双眼半闭着,似也沉浸在琴声之中。

  楼中之人皆停下手中的事,入迷般的一动不动,倾听这琴声,舍不得弄出一点声响,扰乱这天籁。

  “清……清乐公子?”绯如兮望着那弹琴的男子,这张脸与记忆中的某些画面重叠,她不禁轻声说道,似在自言自语。

  “不错,就是他,注意看看周围,看那芙蓉姑娘有没有出现。”莫长离也在看那弹琴的清乐公子,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之意。

  绯如兮已经记不清那芙蓉姑娘的五官了,只记得那张脸像是拼凑起来的一般,豪无美感可言,甚至可以用奇丑无比来形容。

  她眼神飞快的扫视着一楼大厅中的每一个人以及每一个角落,就是迟迟没有发现那芙蓉姑娘的身影,不禁疑惑的道:“那芙蓉姑娘会在这里出现吗?”

  话刚说完,便只听得一声“啊啊啊……”的惨叫声,掺和进这琴声之中。

  只见阁楼的上空,一抹素色的身影从空而落,直直的落在清乐公子的身上,将他给砸晕过去。

  这一幕,让所有人皆惊讶得嘴巴张得大大的,包括绯如兮,好一会儿,人群中才有人反应过来,大喊道:“赶紧去看看清乐公子有没有事……”

  那掉下来的女子从清乐公子身上爬起来,见到清乐公子被自己砸晕,顿时手足无措,愣在原地只差奔溃大哭。

  上台的小斯过来赶忙将清乐公子抬走,一看到她的面容,吓得连连后退大骂道:“哪里来的丑八怪。”

  听他们这么一骂,绯如兮就知那女子便是芙蓉姑娘无疑,莫长离将扇子在手中转了几个圈,对绯如兮说:“我们跟紧她。”

  毫无疑问,那芙蓉姑娘被狂揍一顿,在有人来报清乐公子安然无事后,她被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扔在那冰凉的臭水沟之中。

  期间绯如兮实在看不下去,想出手相助,却被莫长离拦了下来,他道:“这里是幻境之中,不能出手扰乱本该发生的事,我们只是作为旁观者。”

  绯如兮与莫长离看着她,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从那臭水沟中缓慢而艰难的爬回家中。

  她的家中空无一人,十分简陋,院子里种有一株开得烂漫的芙蓉花树,她拖着满身的伤,坐在那芙蓉花树下,将她这一天的经历当成故事说给那芙蓉花树听。

  绯如兮和莫长离看见,那芙蓉花树上,一抹花灵慢慢侵入她的身体,她的身体被这花灵侵入之后,伤痕竟瞬间消散,不过她自己并没有发觉,吐完苦水后,一瘸一拐的挪回房间中,也不换去一身的湿臭衣裳,直接入睡。

  直到她清浅的呼吸声传来,绯如兮才忍不住问莫长离:“师尊,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就守在这里。”莫长离不咸不淡的说。

  “……”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