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三十二章: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99 2020-10-12 21:21:42

  “抓紧我。”莫长离反手握住绯如兮的手,身子轻点,两人瞬间如同闪电一般穿梭在这无尽黑洞之中。

  在那黑洞的深处,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向四周投射着满目的红光,那红光耀眼异常,随着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节奏一起,琳琳散散。

  “站到我身后,握住训灵鞭,如果期间有什么危险用它来自保。”莫长离边说边抽出训灵鞭递给绯如兮。

  “嗯。”绯如兮听话的挪到他身后,看着无数条五光十色的丝线从莫长离手中飞出,将那巨形心脏围困住,逐渐结成一个个密不透风的牢笼。

  那心脏被困其中,猛烈的颤抖了一下,瞬间他们所在的区域摇晃的厉害,许是感觉到痛意,那魅邈的利爪直直的朝莫长离与绯如兮所在的位置掏了过来。

  眼看着那利爪就要轻而易举的将自己与莫长离拿捏在其中,绯如兮挥动着训灵鞭,狠狠的一鞭子抽了上去。

  训灵鞭的威力自然不容小觑,这一鞭子,生生将那利爪抽出一道血肉模糊的血痕出来,它吃痛隐退在黑暗之中,绯如兮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它又卷土重来,并且,一分为十,从四面八方横空而来。

  绯如兮心中咯噔了一下,莫长离正在炼化这颗巨形心脏,若是当下受到半分打扰,定会前功尽弃,她一咬牙,迎刃而上。

  “我来助你。”这深渊之中,瞬息的声音凭空而近,声音方才落下,他人就轻飘飘的降落在绯如兮与莫长离的中间。

  绯如兮望着他点了点头。

  那魅邈的利爪招招朝着莫长离袭来,绯如兮与瞬息只好一前一后的护住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绯如兮感觉自己已经精疲力尽快要使用不出一丝力气,一不留神,那尖锐的爪子直朝她扑过来,在她的后背上划下五道深深的血痕,似要将她的身体撕裂开来。

  她整个人被这股强大的力量一撞击,瞬间沉寂在黑暗之中,身体笔直垂下。

  莫长离与瞬息同时回过头来看绯如兮,她的身影像烟花绽放过后垂落而下的死灰,一点生息也无。

  “绯如兮!”莫长离大喊着她的名字,瞬间将那还未完全结成熟的爆破结界爆破开来,只听得一阵轰隆巨响声,魅邈的心脏化作点点红光,随着那结界一起消散。

  瞬息抢先一步接住了徐徐下沉的绯如兮,她一张脸煞白如白纸,双唇却青紫异常,痛晕了过去。

  心脏破碎后,魅邈的身体也爆破开来,化作一场三月桃花雪,纷纷扬扬的悄然而下。

  莫长离与抱着绯如兮身体的瞬夕翩然落地,莫长离一把从瞬息手中接过绯如兮,道了句:“多谢。”

  “在下水千尘之徒瞬息,久闻无争长老的大名,今日百闻不如一见”瞬息拱手恭恭敬敬的对着莫长离行了个礼。

  莫长离淡望了他一眼,不冷不淡的回道:“既是水宗师之徒,便是南塘之客,我稍后安排人接待你,今日有事,先行一步。”

  说完,也不管眼下破败不堪的战后现场,抱着绯如兮飞身回朝暮峰。

  无忧上前来与瞬息寒暄,将他带上南塘。

  莫长离马不停蹄的带着绯如兮赶回雪山之巅,她身上的衣物已经被鲜血浸染得通红,他慌忙将她放在冰床上,想替她疗伤,手指刚触碰到她的衣衫,又觉为她脱衣疗伤尚有不妥。

  一时间不免有些焦急,踱来踱去,只得渡些灵气维持她的生息。

  绯如兮猛咳出一口鲜血,眼睛微睁不开,软弱无力的念叨:“师尊,我……我绝对不会……不会拖你后腿的。”

  莫长离看着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转身便下了山,想寻一名女弟子来照顾她片刻,毕竟,这朝暮峰都是些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男子。

  这方才出朝暮峰,就看见南宫遥踱步在一群少年中间,她眉飞凤舞,姿态翩然,夺走不少少年心头事。

  他此刻也没多想些什么,才往前行了几步,南宫遥的双眸就落在她的身上,随之那群年轻弟子皆回过头来望着他。

  他们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稀奇玩意一般,纷纷一脸震惊,大气不敢出的看着他,毕竟传闻之中,无争长老可是动不动就挥鞭子的“玉面罗刹”。

  他距离他们还有一小段距离,他也懒得上前了,直接伸出手指着南宫遥道:“南宫遥,跟我上雪山之巅。”

  众弟子皆认为自己听错了,耳朵竖得直直的,要知道,无争长老的雪山之巅,就连其他两位长老都被下了禁令。

  南宫遥既非他座下弟子,能被他叫上雪山之巅,在这些弟子看来,是极其荣耀的事,当然,他们也不会用污秽的一面去想他,毕竟,无争长老在结灵大陆上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南宫遥听莫长离指名道姓让她跟他上雪山之巅,一时之间笑容满面,她也不问找她何事,直接小跑到他身侧到:“现在就走吗。”

  “嗯。”莫长离轻轻嗯了一声,随既结出飞行界,似一阵迷雾升起,众弟子睁眼闭眼的瞬间,莫长离与南宫遥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一会儿他们才缓过来,一时之间竞相奔走,将这件“奇事”在南塘迅速传散开来。

  南宫遥第一次离莫长离这么近,此刻,她就站在莫长离身侧,脚底踏着的是他结出的飞行界,她只要轻轻一伸手,就能假装不经意的触碰到他的手指,这是她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画面。

  她心中雀跃无比,默默道:不论他让我做的是什么事,恐怕我都会在所不惜。

  她像个怀揣着羞耻心事的少女,站在他看不到的一偶默默的注视着他,她时不时偷瞄他的容颜,在与他眼神不经意对上的瞬间心似鹿撞,面色潮红。

  到了雪山之巅,南宫遥像个乖巧的小孩一般跟在莫长离身后,笑容溢满面,纵然雪山之巅的风景再独特,也不及她眼中他的万分之一。

  “知道我找你来雪山之巅所为何事吗?”莫长离突然回过身,恰巧撞上了她偷望他的眼神。

  “不论何事,弟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被他清宁的眼神这么一望,南宫遥感觉自己的心事被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他面前,双颊悠地通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