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三十七章:恍然若梦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21 2020-10-17 21:56:00

  绯如兮醉得双颊通红,她本想抓住莫长离,将他推给南宫遥的,怎料反被他抓住手腕,动弹不得,他一脸黑线,恨不得将绯如兮装进黑袋子里打包带走。

  那些被这一幕吓得瞬间清醒过来的师兄们,看着这一幕,一个个心都揪了起来,生怕莫长离一生气,挥起训灵鞭狂抽他们一顿。

  有识相的弟子支支吾吾,赶紧撇清关系道:“长……长老,是师妹自己喝醉的……我们劝过她了。”

  绯如兮此刻被莫长离抓住手腕,从前压抑在心中的委屈此刻被点燃了起来,她大开哭腔对着那一众师兄哭诉着道:“师兄们,他欺负我……呜呜呜……”

  她的哭腔像刚学会说话的幼儿奶音,软萌软萌的,加上此刻醉得双颊红扑扑的,怎么看,都自带我见犹怜的光环,惹人不忍呵斥。

  可现在莫长离在场,众师兄哪里敢开腔,他们一个个恨不得地上此刻就裂出一条缝来,好让他们钻进去躲躲从无争长老身上散发而出的寒气。

  莫长离不为所动,仍抓住绯如兮的手腕,眼睁睁看着她哭得像个小奶包,表面神情自若,心中却泛起阵阵涟漪,他倒想看看,她能哭多久。

  绯如兮越哭越凶,越哭越来劲,哭着哭着竟不受控制“呕……”的一声,毫不留情的吐了莫长离一身。

  空气瞬间下降到零度,在场弟子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见得莫长离的训灵鞭盘旋在他的周围蠢蠢欲动,阵阵寒风嗖嗖的刮得越来越猛烈。

  莫长离的脸绷得太臭,他立在原地,半天不动弹一下,看起来像是雕像,众师兄只得默默为绯如兮祈祷。

  金枫逸率先站了出来,赔笑着以缓解尴尬道:“长……长老,我带她下去收拾干净再送回雪山之巅给您赔罪。”

  他说罢便欲将绯如兮拽过来,莫长离却扔扣住她的手腕似不打算放开,金枫逸以为他是担心自己与绯如兮男女有别,便又从一旁拽过来两个吃瓜吃得目瞪口呆的女弟子,让她们帮忙带绯如兮下去休息。

  岂料莫长离开腔了,他的声音贯穿着一股莫名的寒气,只“不必,退下。”四个普普通通的字眼,便似胶水一般将她们粘在原地不敢再上前一步。

  莫长离随即脱下脏了的外衫,一把扔在地上瞬间化为灰烬,他将绯如兮扯过一把抱在怀中,一道寒风刮过,扬长而去。

  在场的弟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方才无争长老在的时候大气不敢出一口,现在无争长老走了,纷纷如释重负,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刚刚我是眼花了吗?竟然看到如兮师妹吐了无争长老一身。”

  “最重要的是无争长老的训灵鞭竟然还按兵不动。”

  “无争长老向来最爱洁净了,不知会不会产生心理阴影。”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得不亦说乎,仿佛这是南塘年度最惊天动地的事件。

  人群中不知道是哪位弟子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自从如兮师妹来到南塘,无争长老平易近人的许多?”

  人群中没有人接话,亦或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这句话像清风一般一吹而过,很快被别的话题带过。

  人群三三两两的退去,夜色薄凉如水,一切皆沉寂下来。

  这边莫长离将绯如兮带回雪山之巅,正欲将她扔回她自己的房间之际,却发现她在他怀中安稳的睡了过去。

  她均匀的呼吸声在他耳侧响起,他想将她放回床上睡,她却像一只小奶猫一般,两只小爪子紧紧的拽住他的衣襟,时不时的歪着头蹭几下。

  莫长离突然不敢动了,生怕一动,就惊扰了怀中温柔如斜阳的可人儿,他静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道弧,突然之间就忘却了方才被她吐一身的气愤。

  许是睡的姿势不舒坦,绯如兮动了动身子,秀眉微皱,梦中呓语一般软软动了动嘴皮子咽了咽口水,又睡了过去。

  莫长离抱她抱得双臂发麻,每次一欲将她放回床上,她就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像挂件一般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他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于是乎,高高在上的无争长老莫长离,抱着他唯一的女弟子,宠溺的看了一宿她的睡颜。

  第二日,绯如兮睡得舒坦,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便习惯性的开始伸懒腰。

  胳膊一伸,结结实实的一巴掌甩在莫长离脸上,将好不容易打盹过去的莫长离给扇醒过来。

  他闷哼一声,将绯如兮的困意倦意瞬间吓得烟消云散,她睁开美目,只见自己以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坐在莫长离的大腿上,双手还搂住他的脖子。

  这结结实实给她吓了一跳,她弹跳似的从他的怀中跳到地上,赶紧转身背对着他,不敢看他的双眼,结结巴巴的道:“师……师尊……我……我……我没……没对你做……做什么吧!!”

  莫长离脸上也是悠地通红,他站起身来,淡定自若的整了整理褶皱的衣衫,冷冷的道:“你能对本尊做什么?”

  “我……我……”绯如兮支支吾吾半天只吐得出个我字,她悄悄扭头回看,只见得莫长离的外衫不知所踪,当即脸红到脖子根,再不言语。

  莫长离一甩衣袖道:“我要闭关两日,无事别来打扰。”说罢扬长而去。

  绯如兮立在原地愣了许久,怎么也想不起来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明明与南宫遥斗酒都得正嗨,怎么一睁眼,自己竟缩在莫长离怀中。

  越想越觉头痛欲裂,索性出门,瘫倒在雪地中滚了几个来回,大雪扑簌簌的落下,她不经意瞥见,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一株一看就营养不良的向日葵在风雪之中摇摇欲坠。

  她当即爬起身来,伸手去戳了戳那向日葵,如同幻觉一般,伸出手什么也没有摸到,再一看,哪里有半分向日葵的踪影。

  她淡淡笑了笑,飞下雪山之巅,打算找金枫逸打探打探昨夜发生的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