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四十一章:死结是不可以解开的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33 2020-10-21 21:04:03

  莫长离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待她从那温泉之中爬出之后,莫长离又轻唤了她一声:“阿兮。”

  她仓忙回头,对上他炽热的双眼。

  此刻绯如兮浑身湿透,薄薄的衣衫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她姣好的身线,被这温泉水一泡,原本雪白柔嫩的肌肤似被蒙上一层绯红,明艳动人。

  她瞧着莫长离精神也恢复了许多,长发湿透贴肩而下,胸膛的衣襟不知何时被扯凌乱开来,露出一小片胸膛,细细的雾珠金银剔透的分布在他的面容上,他整个人仿若发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光。

  此刻,他一退常日总是冷着的面容,细细一品,竟觉得温柔至极。

  绯如兮就这样立在温泉池上,与躺在温泉池中的莫长离眼神捆绑在一起,击撞出些许暧昧的火花。

  两人有些许察觉,都不想这么明目张胆的表露此刻的心迹,不约而同的将视线移到别处。

  “师……师尊,我去了。”绯如兮逃亡似的一溜烟冲出雪清池洞,却因心急跑得太快被一块突兀的石头绊住了脚,只听得一声惨叫,莫长离再一看,绯如兮已经整个人贴在地面上,半天不见动弹。

  他慌忙从池水中飞身而出来到她身旁,唤了声“阿兮?”不见回应,焦急的一把将她从地上抱在怀中,往她房间中走去。

  绯如兮被这么一摔,觉得丢脸至极,此刻躺在莫长离怀中装死,不论他怎么唤她,她就是不出声。

  莫长离急了,见她膝盖被摔出一道口子,鲜血直冒。

  他并未替别人处理过伤口,自己受伤之际也都是忍着痛等伤口自动愈合,此刻他看着绯如兮紧皱的眉头,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得一个劲的往她体内输送灵力,以缓解她的疼痛。

  他之前耗费的灵力还未完全恢复,此刻又不管不顾的耗费,才不多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绯如兮忍不住了,睁开眼看见他又变苍白的面容,赶忙抓住他的手道:“师尊,你别浪费灵力了,我没事,一点也不疼。”

  莫长离粗狂的抹掉嘴角的血迹,从怀中掏出一块纯白的冰蚕手帕,小心翼翼的替绯如兮擦膝盖上的伤口,眉头皱得比绯如兮还紧:“都这样了,还说不疼。”他的声音温柔至极,像情窦初开的公子,对着心爱的女子倾吐情话。

  绯如兮心中暖洋洋的,她笑看着莫长离笨手笨脚的将那块冰蚕手帕盖住她膝盖处的伤口,然后紧紧打了个死结。

  绯如兮开腔道:“师尊,结不是这样打的。”顿了顿,又道:“这样打的话,这块帕子就很难完整的取下来了。”

  “那要如何?”莫长离抬眼望着她清秀的眉眼问道。

  “嗯……”绯如兮嗯了半天,觉得光是靠嘴有些难以解释清楚,一晃眼看见莫长离那条束缚住三千青丝的素白发带,于是伸长身子,一把将发带从他发上拉扯下。

  发带刚一拉扯开,莫长离如瀑的长发瞬间如月光般,倾洒开来,柔顺丝滑的垂披在他的腰间,还带着些许属于他的独特香味。

  绯如兮咽了一下口水,心道,师尊真是个精致的男子,精致到就连每一颗头发丝都完美得无可挑剔。

  她将发带握在手中,一手将莫长离的手拉过来,一边将发带缠在他手上打结,一边解释道:“呐,我现在打的这个是活结,可以解开,你看,往这里轻轻一扯,就解开了,而你刚才打的那个是死结,死结是解不开的。”

  莫长离看了半天轻轻哦了一声,随后从发上扯下一根长发,一端系在绯如兮的中指上,一端在自己中指上饶了几圈,轻吹一口气,那头发丝消失不见。

  绯如兮好奇的问:“师尊,这是干嘛的?”

  “千里丝,以后不论我在哪里,你都可以依靠它找到我。”

  绯如兮听后,觉得还蛮有趣,于是道:“师尊,那你可不可以多送我几根头发?”

  “你要来干嘛?”莫长离疑惑道。

  绯如兮笑得梨涡深深,道:“这千里丝这么好用,我要去多找几个人和我绑,师傅你绑了中指,金枫逸绑大拇指,无忧师兄绑第二个指头,嗯……还有南宫遥和瞬息也要绑……”

  绯如兮越说越开心,莫长离的脸却越拉越长,他一把从绯如兮手中扯过自己的发带,往门外走去,尔后又道一句:“本尊的头发这么珍贵,岂是人人都可以绑的。”

  绯如兮一头雾水,只听得门砰的一声被砸关上,她大喊:“师尊,你去哪里,带带我嘛。”

  得不到回应,她便索性盘坐在床上研究莫长离打的那个死结。

  纯白的冰蚕帕被她的鲜血沾染后,形状竟如同一朵朵血红的小花,看起来无疑是锦上添花。

  就算莫长离不在意,她也舍不得白白浪费这么一块好帕子,于是眯着眼,费力的去解这个死结。

  而莫长离重回雪清池水,闭眼泡在池中,细细思量结灵台裂缝一事。

  他将近段时间以来结灵大陆发生的事一一联系起来思量,却还是没能从中找到些许蛛丝马迹。

  对方太过神秘,自始至终,都没有亲自出现,却能将结灵大陆搅得人心惶惶。

  万千思绪瞬间席涌进来,一缕轻烟从他的眉心飞出,化作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席泡在他的正对面。

  那人七分像他,却又三分不似他,眉间一点朱砂红,嘴角始终邪笑着,眼神邪魅而又冷酷,似终年见血的刽子手。

  莫长离紧闭着眼,似乎对他的出现习以为常了,他赤裸着上身,慢慢走贴近莫长离,双手轻拿起莫长离手中的发带,绕到他的身后,将那发带重新将他的青丝绑好。

  他的手轻搭在莫长离的肩上,张嘴叫了声:“离,好久不见。”

  莫长离显然不满他的举动,一字一句道:“影,滚回去。”他说话间表情并无变化,那说话的语气却似一把利剑,直戳人心窝,让人难以抗拒。

  影慢慢隐退,又化作青烟钻入他眉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