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四十五章:不能相提并论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54 2020-10-25 21:23:30

  待睁开眼之际,莫长离的身影已经立在绯如兮眼前。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莫长离就这样看着她多久,她动了动因保持一个姿势太久而有些发酸的身子,温暖的泉水之中立即泛起阵阵涟漪。

  她又将身子往水里沉了沉,问道:“师尊,金枫逸和瞬息怎么样?”

  “伤势已经控制住了。暂时无碍,就等你醒了。”莫长离边说边将绯如兮的长衫移到她身前,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一层薄薄的珠帘凭空拉开,将他们之间隔绝起来。

  “等我醒?”绯如兮松了口气,疑惑道。

  “你再不醒,他们就要冻成冰雕了。”莫长离面无表情的说道。

  绯如兮大吃一惊,又道:“师尊,你不会……不会是将他们带上雪山之巅了吧?”

  “不错,只有这雪清池的水能暂且压制住嗜血咒的蔓延。”莫长离有些漫不经心,随后边往外走边道:“我在洞口等你。”

  绯如兮片刻也不敢耽误,见莫长离的身影消失,她迅速从池水中起身穿戴好。

  匆匆赶至洞外,只见得金枫逸与瞬息两人相互依偎着,因这雪山之巅上的风雪太大,他们被落了一身的飘雪,嗖嗖刮过的寒风将他们冻得瑟瑟发抖,周身皆似被蒙上一层薄薄的寒冰,不经意看,还以为是两个雪人。

  绯如兮见他两人这狼狈的模样,既心疼又想笑。这雪山之巅上的寒冷气温可不是常人受得了的,若不是莫长离为她渡过灵气,只怕她早就冻成冰雕了。

  她赶忙走上前去一人拍了金枫逸和瞬息一下,他们缓缓睁开双眼结巴着道:“你……你醒了真……真是太好……了,长老说你……什么时候醒,我们……我们什么时候进。”

  两人像两只冰棍一般,唯独靠彼此相互依偎取暖,莫长离立在一旁,似乎对他们这般狼狈模样并没有产生半分同情心。

  绯如兮望了莫长离一眼,他寡淡的眸子正望向前方那一望无垠的雪地,绯如兮心想,莫长离这人向来有精神洁癖,不喜外人来雪山之巅,今日他能带金枫逸和瞬息来雪山之巅,并且肯让他们浸泡在雪清池里,想必已经是他的最大极限了。

  只不过,今后这雪清池他恐怕不会再来了。

  想到这里,忙边搀扶着金枫逸与瞬息进去雪清池洞边道:“师尊,那我带他们进去了?”

  他们两人被冻得太久,腿脚不听使唤,摸索了好半天才站起身来。

  见金枫逸的手搭在绯如兮的肩膀上,莫长离莫名的不爽,他望着他们,对绯如兮道:“他们有腿,会自己走。”声音如寒冰玉碎,空灵薄凉。

  “……”

  金枫逸与瞬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一同看向绯如兮,两人纷纷尴尬的笑着道:“我们自己走,我们自己走,嘿嘿。”

  说罢,两人一瘸一拐身体僵硬的往洞中行去,绯如兮刚想跟上去,又被莫长离叫住:“阿兮!”

  绯如兮疑惑的回望,他走到她跟前,若有所思的道:“你是女子,男女授受不亲,往后你少与他们厮混在一起。”

  莫长离这样说罢,绯如兮的脑海之中自动放映出他曾背着她从南塘山脚下一直爬到山顶的画面,整整五千阶梯,于是她小声的嘟哝道:“那师尊你也是男子啊……”

  话说得很小声,可莫长离扯着耳朵还是听见了,他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憋了半天道:“我与别的男子,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绯如兮笑嘻嘻的道:“那是自然,师尊你是海底月天上星,更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得过的人。”

  她就那样看着莫长离,说得真诚,笑得烂漫,莫长离恍然觉得,若他是海底月天上星,那她就是那一米明媚的阳光,穿透深海,直击他心。

  他的心中早已为她铺好了路。

  良久他缓缓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我让无忧带你们去解咒。”

  绯如兮生怕金枫逸与瞬息在里面人生地不熟弄出些幺蛾子来,连忙笑着点头,蹦蹦跳跳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她蹦蹦跳跳的身影欢脱愉悦,如一只轻盈的百灵鸟一般,莫长离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淡淡的笑,不过,稍纵即逝。

  他走进雪清池洞中,只见金枫逸与瞬息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温池水中,他悄无声息的走近,将金枫逸与瞬息吓了一跳,两人立在水中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生怕他将他们赤身裸体的扔出去吹冷风。

  莫长离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的说道:“两个时辰后就滚下雪山之巅,明日让无忧带你们去解咒。”

  两人如小鸡啄米般不停的点头,传闻中雪山之巅的雪清池水乃天山神水,不仅有解毒疗伤的功效,更有“泡一泡,十年少”的称号,乃世间无数女子求而不得的保持青春靓丽的神水,如今金枫逸和瞬息好不容易才混进这池水中泡上一泡,自然是厚着脸皮能呆多久就呆多久。

  可看无争长老的面色很不好,总感觉他下一秒就会甩出训灵鞭抽他们一顿后又将他们扔进池水里自行疗伤。

  两人拍着胸膛保证道:“长老放心,两个时辰一到,保证自行滚下山。”

  莫长离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他这一走,金枫逸与瞬息本性全露,在池水里逍遥自在的游来游去,你泼我水我泼你水的玩闹了好一阵,才舒舒服服泡着。

  瞬夕慵懒的道:“你说无争长老对如兮师妹和对我们的态度怎么就天差地别呢?”

  金枫逸大大咧咧的道:“如兮师妹是长老唯一的女弟子嘛,自然得宠着。”

  瞬息笑了笑不言,随后身子往下一沉,钻进池水底下,金枫逸望了半天也没望见他的身影,想他这么一个强壮的大男人也不至于溺水,便也懒得管了,躺在一侧继续安逸的浸泡着。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瞬息已然穿戴整齐,立在一旁等他一同下山。

  算来两个时辰刚好,金枫逸与瞬息不敢再逗留,连招呼都来不及去打一声,便又匆匆顶着风雪离开雪山之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