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第四十九章:片刻不见,甚是想念

穿成师尊的心头血 花枝满衣 2032 2020-10-29 18:35:24

  见这样一直耗下去也不是个法子,金枫逸一边支撑着保护界一边道:“这祸端是我闯出来的,只怕它们都只是针对我,我出去引开它们,保你们平安。”

  绯如兮听罢恨铁不成钢的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道:“想什么呢,赶紧多出点力支撑结界。”

  金枫逸当既委屈巴巴的疯狂输出,将被密密麻麻围困住的结界又加固了些。

  无忧苦思了许久,突而大声对外喊道:“花陌染前辈,在下朝暮峰无争长老莫长离大徒弟无忧,奉师尊之命,前来拜访前辈,我知道前辈你就在此处,多有打扰,还望海涵。”

  此话一出,那方才还将他们层层叠叠围困的诸多花精灵,像是接到命令一般,纷纷退去,各自缩回花朵之中。

  几人长长松了一口气,四下又恢复至他们初来时的宁静。有了刚才的教训,金枫逸看到这些花就像看到炸弹一般,避之不及,小心翼翼。

  无忧再道:“家师特地让我带来一件礼物,让要亲手交给谷主,还望前辈现身。”

  话音才落,绯如兮就忍不住好奇的凑到金枫逸耳旁问道:“什么礼物?”

  金枫逸笑而不语,见那花陌染前辈依旧迟迟不肯现身,又将绯如兮拉着往前行了两步道:“这是我小师妹绯如兮,师尊今年新收的女弟子。”

  听他这么说,绯如兮疑惑的抬眼看着无忧,忽而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大风,直席卷住绯如兮的身体,将她卷上半空,簇簇鲜花萦绕。

  金枫逸三人见状,慌忙想出手,无忧却拦住他们道:“放心,小师妹不会有事。”

  绯如兮被那卷狂风将整个身子卷住动弹不得,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了无数个圈,转得她晕头转向,分不清天南地北,还未完全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之际,只觉得双颊被人很轻浮的摸了一把。

  还未来得及反应之际,身体被一股力量依托着落地,昏昏沉沉的睁眼,只见一抹花色涌现在眼前,她方才被转晕还未完全缓过来,现在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层层叠叠的。

  站在地上摇摇晃晃,像喝醉酒一般,幸得南宫遥赶忙上前扶住她,她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一抬眼,一张绝美女子的脸在她眼前放大。

  那女子脸朝花束,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她长发飘然至耳后,雪白的脖颈下,是用鲜花拼凑而成的身体,若隐若现,半浮于空空,似有烟霞轻拢,粲然生光。

  她双目如夜空中最璀璨夺目的星,直照进绯如兮的瞳孔,顷刻之间,绯如兮与莫长离相处的那些画面一一被她从她的双目之中窥探得一清二楚。

  绯如兮好久才从她这举世无双的美貌之中缓过神来,那张绝美的容颜依旧贴离她近近的,近得,她感觉自己呼出的气体,都能飘到对方的脸颊上,被重新吸收。

  她有些不知所措,转头看向无忧,想向他求助,可无忧,金枫逸,南宫遥与瞬息,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她心中不免有些发慌,连连退后了好几步,壮着胆问道:“你……你是百花谷主花陌染,花前辈?”

  眼前的女子并未回答她的话,她脸上尽显失落,像是在自言自语的道:“莫长离,怪不得你不敢来见我。”

  才说罢,一滴晶莹剔透的泪自她的眼眶之中夺目而出,落地成珠。

  绯如兮听她念着自家师尊的名字,且说出来又那般多愁善感,猜想她与莫长离定有一段渊源,于是上前将与金枫逸瞬息所中之毒告诉她,请求她帮忙解毒。

  “花开花落总有时,相逢相聚本无意。”她悠悠念道,尔后化作片片花瓣随风而去。

  绯如兮大惊,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之际,只听得她的声音如涟漪般荡漾开来:“毒我已经替你们解了,尔等且离去吧,勿在此逗留。”

  绯如兮赶忙揭开帽帘,伸手往自己后背摸去,果然,开满花朵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

  再一看,金枫逸几人也都恢复了过来,她赶忙让无忧检查金枫逸与瞬息的伤口,果然,都一一愈合了。

  几人当即对着花海之中道谢离去。

  回去的路上要轻松得许多,几人乘飞行界马不停蹄的赶回南塘。

  绯如兮一改往日的话痨形象,沉闷得像个哑巴,一路上任凭金枫逸与瞬息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她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般,动不动就走神。

  无忧忍不住问道:“小师妹,可有什么解不开的心事?”

  她细细想了想,这才开口道:“师兄,那百花谷主的事,你知道多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她眼里看见了满目凄凉。”

  无忧摇了摇头回道:“我曾听闻她与师尊是旧相识,一起同过生,共过死,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形同陌路。你们所中的嗜血咒,结灵大陆上能下此咒的人很多,可能解此咒的却只有她一个,这次因为你们三个,师尊才不得不出面让我带你们去求助于她,至于她与师尊有何渊源,我不敢多问,师尊也不会多说。”

  绯如点了点头,又陷入沉思。

  偶尔回头瞥见无忧与南宫遥站在一旁,两人眉来眼去,喜笑嫣然,一看就即将有故事发生,金枫逸与瞬息时不时的弄些小动作烘托气氛,弄得她们两人面红耳赤,然后金枫逸与瞬息就不合时宜的哈哈大笑,时不时的还扯一扯绯如兮的衣袖,拽一拽她的头发,想将她拉入吃瓜的阵营之中。

  要是常日,她早就与他们厮打成一团,打得他们两个跪地求饶才罢休,可是今日,不知怎的,她浑然没有那个心情,只想尽早回到雪山之巅,尽早见到莫长离,心里有千言万语想对他提起。

  脚才落地南塘,她就片刻不停留的赶往雪山之巅,寻了一圈并未见到他的人,扑簌簌落下的白雪不知何时,变得鲜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