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江湖大武林

第二章:路远多艰

江湖大武林 铁真 2768 2021-05-07 11:37:05

  重新启程后,张无忌和杨布妄又行出十多里路才走上了大路,不久之后到了一个小市镇。

  张无忌便想使银子买些饭吃,哪知市镇中家家户户都是空屋,竟连一个人影也无,无奈只得继续赶路。

  但见沿途稻田尽皆龟裂,田中长满了荆棘败草,一片荒凉。

  这个世界和前世的历史脉络并非一致,仅是套用了故事背景。但蒙元朝廷之残暴却是有过之无不及。蒙元朝廷入主中原近百年,统治残暴,以致民不聊生。

  两人心中慌乱,但只能强忍饥饿,勉力行走。又走了一会,只见路边卧着几具尸体,肚腹干瘪,双颊深陷,一见便知是饿死了的。

  两人越走这类饿殍越多。张无忌心下惶恐:“难道甚么东西也没得吃?咱们也要这般饿死不成?”

  一时之间,杨布妄也想不出怎么劝慰。两人只能继续埋头前行。

  行到傍晚,到了一处树林,只见林中有白烟袅袅升起。张杨二人大喜,自离开蝴蝶谷后,两人一路未见人烟,当下向白烟升起处快步走去。行到附近,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汉子围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沸汤,正在锅底添柴加火。

  两个汉子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过头来,见到张无忌和杨布妄,脸上现出大喜过望之色。

  只见一人跳起身来招手道:“小娃娃,好极,过来,快过来。你们同来的大人呢?他们到哪里去了?”

  “就只我们两人,没大人相伴。”

  两个大汉相顾大笑,同声说道:“运气,运气!”张无忌饿得慌了,探头到锅中一看,瞧锅中在煮甚么,只见沸水上下翻滚,里面都是些青草。

  两名汉子缓步靠近张无忌和杨布妄,狞笑道:“这两个小羊又肥又嫩,今晚若是饱餐一顿,那是舒服得紧了。”

  另一名汉子道:“不错!”

  “干甚么?快放开!”

  杨布妄和张无忌异口同声。

  原来那两个汉子同时出手,分别捉拿杨布妄和张无忌。

  对于孩子的叫声两汉子全不理睬,只是哈哈大笑。“很久没吃这么肥嫩的小羊了,哈哈!”

  面对汉子来袭,张无忌只吓得魂飞天外,瞧他们并非说笑,实有宰杀煮人之意,大叫:“你们想吃人么?也不怕伤天害理?”

  他面前的汉子笑道:“老子有三个月没吃一粒米了,不吃人,还能吃牛吃羊么?”生怕张无忌逃跑,过来伸手便揪他头颈。张无忌侧身让开,左手一带,右掌拍的一下,正中他后心要害。

  而杨布妄这边虽然看起来幼小,但灵魂却早已成熟。他不像小孩一般叫喊。见眼前的汉子来抓他,身子一弯,竟似狐狸一般滑开。

  这一招乃是峨嵋剑法黑沼灵狐变形而来,杨布妄乃是纪晓芙之子,即便年龄瞧着不大,却学了三四年的峨嵋武功。现在的杨布妄虽然是穿越而来,可接收了这具身体全部的记忆,这武功自然也全盘继承下来。

  这些天跟着张无忌赶路,每日努力学习医术,与身上的武功相互印证,倒是双双有所长进。

  但他的这具身体毕竟年龄幼小,仗着武功也只能躲避,无力还击。而张无忌那边情况却大有不同,张无忌年岁比杨布妄大,武功更是高一大筹。

  他得义父谢逊传授武功秘诀,又自父亲处学得武当长拳,后来中了玄冥神掌,武当派张真人更是将武当九阳功倾囊相授。

  他生平所习所见尽是最上乘的武功。一掌奋力击出,便是习武多年的武师只怕也不易抵受,何况一个寻常村汉?那汉子受了他一掌,哼了一声,俯伏在地,一动也不能动了。

  张无忌转头看到杨布妄还在被另一名汉子追杀,立即纵身跃到杨布妄身旁。

  那汉子喝道:“先宰了你!”

  张无忌使招武当长拳的雁翅式,飞起右脚,正中那人手腕。那人尖刀脱手飞出。张无忌一招鸳鸯连环腿,左右跟着踢出,直中那人下颚。

  那汉子正在张口呼喝,下颚被踢得急速合上,将自己半截舌头咬了下来,狂喷鲜血,晕死过去。

  见两人倒地不起,无力做害。张无忌和杨布妄又饿得发慌,随后张无忌又周边采了一些蘑菇放入大锅之中。

  无忌医术高超,自然能分清蘑菇是否有毒。

  不一会儿,锅中热汤熟了,无忌和杨布妄兼喝了个饱。

  此地不可久留,无忌和杨布妄又寻了个山洞过夜。两人继续讲解医术,但杨布妄提及刚才的险情,提出要和张无忌练习武功。并且拿出了王难姑掉落的那本毒经。

  “刚才的情况确实危险,况且昆仑远在千里之外。一路上肯定少不了艰难险阻,有武功傍身总是好的,这毒经虽然歹毒,但若是用来防身也能出其不意。”

  张无忌晓得厉害,下决心和杨布妄好好练功,研究医术和毒术。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不停赶路,却彼此之间相互印证武学。

  武当、峨嵋和少林一样,兼以内功所长。因为这三派的内功根基都是三分之一的九阳神功。少林得其高,武当得其纯,峨嵋得其博。

  虽然杨布妄甚至连纪晓芙也不会峨嵋九阳功,但峨嵋内功心法也是以峨眉九阳功延伸创造出来的。此刻杨布妄的峨嵋内功经过张无忌指点,已然兼具了一些武当九阳功的精纯。

  日复一日,这两人不仅武功快速提高,就连医术毒术也是大有长进。

  这一天二人走着,又进了一小林子。

  但不知觉突然又有脚步声响,林来现出几人的踪迹来。

  张无忌,杨布妄定睛观之,来人各拿武器,显然是江湖中人,并非凡夫俗子。只不过这些人也不是六大门派的,反而是来自一些三门帮、巫山帮、五凤刀和断魂堂之类的不入流门派。

  这些门派比巨鲸帮、海沙派、神拳门这类三流门派也还差一大截。

  江湖硕大,除了明教和六大门派威名显赫之外,五岳剑派也是异军突起。当然还有数不清的二流和三流乃至不入流的门派。

  大门派自有规章法度,门下弟子行事倒也颇具正派。但小门小户游历于生死一线,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此刻这几人见到张无忌和杨布妄两个小孩,立刻眼泛精光。

  有一人嘴角边滴下馋涎,伸舌头在嘴唇上下舐了舐,自言自语:“他妈的,五日五夜没一粒米下肚,尽啃些树皮杂草。嗯,这细皮嫩肉,肥肥嫩嫩的…”

  听到了这人的话,又见他眼中射出饥火,像是头饿狼一般。但张无忌不害怕,反而双眼怒视,恶狠狠的盯着对方。

  而杨布妄则是一旁无奈一笑,心中忍不住徘腹“太惨了,难道又要被人抓住煮吗?能不能给穿越者一个面子...”

  这情况不容小视,张无忌和杨布妄对视一眼,拔腿便跑。

  但身后几人展开武功,捉拿两人。

  之前张无忌轻易打到那两个汉子,此刻见这几人来的急,正准备反手回击。而杨布妄也感觉近日武功提升很快,想要展示一番。

  哪知一上手,才发现想当然了。

  这几人虽然出身不入流门派,但也练了数十年的武功。两小孩的武功虽然兼出自名门,但功力尚浅,现在又劳累饥饿。只挡了三招两式,便双双被拿下。

  一名男子取过绳索,将两个孩子都绑了。

  他们不知道哪里掏出的铁锅,又生了一把火准备煮人烧汤。

  却说张无忌和杨布妄被绳索绑在树上,动弹不得。眼见逃生无计,只能另想他法。两人四下观察,寻找机会。良久,他们不约而同的在树皮上发现了附着的菌苔。

  毒经上记载了各类毒物,他两人自然认得这种菌苔有毒。

  张无忌身上还有一些其他药材,他小心翼翼从身上取出。有和杨布妄合力从树皮上刮下一些菌苔。两人以毒经上的手法制成一些毒粉。

  等到一丝微风吹来,两人以内力将这些毒粉挥洒出去。

  直消一时三刻,围绕这铁锅的这几人纷纷口吐白沫倒地不起。两人相互挣扎着解开对方的绳索,上前一看,这些人脸上都起来密密麻麻的疹子。

  “这几人死有余辜,我们不能救他们...”

  听到杨布妄的话,张无忌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