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江湖大武林

第四章:初至昆仑

江湖大武林 铁真 2331 2021-05-08 12:58:26

  那二人身上毒性被解,自是大为感激,问起张无忌和杨布妄要到何处。张无忌说了昆仑山坐忘峰的地名。

  詹春道:“苏大哥,咱两人的性命,是蒙这位小兄弟救了,可是我那五个师兄却仍在到处寻你,这件事还没了结。你便随我上昆仑山走一遭,好不好?”

  苏习之吃了一惊,道:“上昆仑山?”詹春道:“不错。我同你去拜见家师,说明你确实并未学到昆仑两仪剑。这件事若不得师父谅解,你日后总是祸患无穷。”

  苏习之心下着恼,说道:“你昆仑派也欺人太甚,我只不过多看了一眼,就险些进入鬼门关,该放手了罢?”

  詹春柔声道:“苏大哥,你替小妹想想这中间的难处。我去跟师父说,你确实没学到剑法,师父素来喜欢我,我苦苦相求,想来他也不会为难你,倒是便可以将这件事了结。到时候我也去你家中瞧瞧...”

  他二人这几日了同生共死,相互已生情意,苏习之听了她这软语温存的说话,似有以身相许之意,胸中气恼登时消了。

  随即苏习之心中大喜,说道:“两位小兄弟,昆仑山脉绵延千里,不知有多少山峰。找一座坐忘峰怕也困难。不如大伙儿一起走,路上也有个伴儿。”

  张杨二人自然答应。

  第二天,苏习之雇了一辆大车,让张无忌和杨布妄乘坐,自己和詹春乘马而行。

  一伙人行到了前面大镇上,詹春又去替张无忌和杨布妄买了几套衣衫,使两人焕然一新。

  苏詹二人见这对张无忌,杨布妄二人洗沐换衣之后,一个英俊,一个秀气,都大声喝起彩来。这两人苦累多时,直到近日免去长途跋涉之苦,吃得好了,身子也渐渐丰腴起来。

  一路向西,渐行渐远,但天气好似一天冷过一天,沿途有苏习之和詹春两人照看,一路平安无事。到得西域后,昆仑派势力雄强,更无丝毫阻碍,只是黄沙扑面,冷风奔袭,却也着实难熬。

  按说已经到了深秋临冬之际,但一行人来到昆仑山三圣坳,但见遍地绿草如锦,到处果树香花。

  他们万想不到在这荒寒之处竟然有这般好地方,都甚是欢喜。

  原来那三圣坳四周都是插天高山,挡住了寒气。昆仑派自历代掌门人于七八十年中花了极大力气整顿这个山坳,派遣弟子东至江南,西至天竺,搬移奇花异树前来种植。

  詹春带着三人,来到铁琴先生何太冲所居的铁琴居。一进门,只见一众兄弟姊妹均一脸忧色。

  詹春心中嘀咕,不知发生了甚么事,但突然听见何太冲暴怒咆哮的声音从后堂传了出来:“都是饭桶,饭桶!有什么事叫你们去办,从来没一件办得妥当。要你们这些脓包弟子何用?”

  跟着拍桌之声震天价响。詹春向苏习之低声道:“师父在发脾气,咱们别去找钉子碰,明儿再来。”

  何太冲突然叫道:“是春儿么?鬼鬼祟祟的在说甚么?那姓苏小贼的首级呢?”詹春脸上变色,抢步进了内厅,跪下磕头。

  之后不知两人在内厅具体说了些什么,只是过了一会,詹春出来,让张无忌去救何太冲的第五房小妾。

  这第五房小妾名叫五姑,平日里最受何太冲的宠爱。

  本来张无忌心善,最爱救死扶伤。可见到何太冲是武当逼死他父母的仇人之一,却也铁青着脸沉默不语。但架不住詹春苦苦相求,又见不得床上病人受苦,最终还是决定施救。

  张无忌三人跟着詹春来到五姑病床前,便闻到一股古怪的气息,过了片刻,便觉这气息忽浓忽淡,甚是奇特。

  无忌走到五姑床前瞧瞧她脸色,按了按她双手脉息,突然取出一根金针,从她肿得如南瓜般的脸上刺了下去。金针插入片刻又取出,五姑脸上却无血液脓水渗出。

  张无忌不答,突然爬到五姑床底下瞧了一会,又打开窗子,察看窗外的花圃,忽地从窗中跳出,走近去观赏花卉。

  杨布妄初始不察,但跟着张无忌的动作却也有了些眉目。

  只见张无忌看了一会花草,点点头,若有所悟,回进房来,说道:“这位夫人不是生了怪病,是中了金银血蛇的蛇毒。这毒能解...”

  听到这里,杨布妄心中佩服,“果然还是张无忌的医术毒术更高。若是他自己独自一个,绝对不会这么快想到是金银血蛇之毒。”

  但刚才,根据张无忌的动作,杨布妄却也猜到了是金银血蛇之毒,所以此刻也不惊讶。

  但是何太冲和詹春齐声惊呼:“金银血蛇?”

  张无忌道:“不错,这种毒蛇我也从来没见过,但夫人脸颊肿胀,金针探后针上却有檀香之气。何先生,请你瞧瞧夫人的脚,十根足趾的趾尖上可有细小齿痕。”

  何太冲忙掀开五姑身上的棉被,凝目看她的足趾时,果见每根足趾的尖端都有几个紫黑色齿痕,但细如米粒,若非有意找寻,决计看不出来。

  说道:“不错,不错,当真每足趾上都有齿痕,小兄弟实在高明,实在高明。小兄弟既知病源,必能疗治。小妾病愈之后,我必当重重酬谢。”

  见张无忌一语中的,何太冲感觉救好爱妾的信心陡增十倍。

  张无忌道:“请叫仆妇搬开夫人卧床,床底有个小洞,便是金银血蛇出入的洞穴。”

  何太冲不等仆妇动手,右手抓起一只床脚,单手便连人带床一齐提开,果见床底有个小洞。

  他不禁又喜又怒:“快取硫磺烟火来,薰出毒蛇,把它千刀万剐!”

  张无忌摇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夫人所中的蛇毒,全仗这两条毒蛇医治,你杀了毒蛇,夫人的病便治不来了。”

  何太冲道:“原来如此。中间的原委,倒要请教。”

  张无忌指着窗外的花圃道:“何先生,尊夫人的疾病,全由花圃中那八株灵脂兰而起。”

  何太冲道:“这花叫做灵脂兰么?我也不知其名,有一位朋友知我喜爱花草,从西域带来了这八盆兰花送我。这花开放时有檀香之气,花朵的颜色又极娇艳,想不到竟是祸胎。”

  张无忌道:“据书上所载,这灵脂兰其茎如球,颜色火红,球茎中含有剧毒。咱们去掘起来瞧瞧,不知是也不是。”

  但这里是五姑的病房。男弟子不便进屋。其他女弟子又听得张无忌说这花有剧毒,所以不敢动手。

  “我来吧!”

  杨布妄借了把铁铲,将一株灵脂兰掘了起来,仔细一观,果然见此花的球茎色赤如火。

  张无忌道:“布妄,你将八枚球茎都掘出来,放在土钵之中,加入鸡蛋八枚,鸡血一碗,捣烂成糊,捣药时务请小心,不可溅上肌肤。”

  杨布妄自然晓得厉害,小心翼翼的将灵脂兰的球茎已捣烂成糊。

  而张无忌则又要了两根尺许长短的竹筒,一枝竹棒,放在一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