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江湖大武林

第五章:光明左使

江湖大武林 铁真 2865 2021-05-08 20:24:29

  准备工作完毕之后,张无忌将药糊倒在地下,围成一个圆圈,却空出一个两寸来长的缺口,并向众人说道:“待会见到异状,各位千万不可出声,以免毒蛇受到惊吓,逃得无影无踪。各位去取些甘草、棉花,塞住鼻孔。”

  众人依言而为,张无忌也塞住了鼻孔。然后取出火种,将灵脂兰的叶子放在蛇洞前烧了起来。

  不到一盏茶时分,只见小洞中探出一个小小蛇头,蛇身血红,头顶却有个金色肉冠。

  那蛇缓缓爬出,竟是生有四足、身长约莫八寸;跟着洞中又爬出一蛇,身子略短,形相一般,但头顶肉冠则作银色。何太冲等见了这两条怪蛇,都是屏息不敢作声。

  这种异相毒蛇必有剧毒,自不必说,众人武功高强,倒也不惧,但若将之惊走了,只怕夫人的恶疾难治。

  只见两条怪蛇伸出蛇舌,互舐肩背,十分亲热,相偎相依,慢慢爬进了灵脂兰药糊围成的圆圈之中。

  张无忌忙将一根竹筒放在圆圈的缺口外,提起竹棒,轻轻在银冠血蛇的尾上一拨。

  那蛇行动快如电闪,众人只见银光一闪,那蛇已钻入竹筒。金冠血蛇跟着也要钻入,但竹筒甚小,只容得一蛇,金冠血蛇无法再进,只急得胡胡而叫。

  张无忌用竹棒将另一根竹筒拨到金冠血蛇身前,那蛇便也钻了进去。张无忌忙取过木塞,塞住了竹筒口子。

  “请拿几桶热水进来,将地下洗刷干净,不可留下灵脂兰的毒性。”

  听到张无忌吩咐,周边女弟子忙奔到厨下烧水,不多时便将地下洗得片尘不染。

  张无忌吩咐紧闭门窗,又命众人取来雄黄、明矾、大黄、甘草等几味药材,捣烂成末,拌以生石灰粉,灌入银冠血蛇竹筒之中。

  片刻之后,竹筒中那蛇便胡叫了起来。另一筒中的金蛇也呼叫相应。张无忌拔去金蛇竹筒上的木塞,那蛇从竹筒中出来,绕着银蛇所居的竹筒游走数匝,状甚焦急,突然间急窜上床,从五姑的棉被中钻了进去。

  何太冲大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张无忌摇摇手,轻轻揭开棉被,只见那金冠血蛇正张口咬住了五姑左足的中趾。

  张无忌脸露喜色,低声道:“夫人身中这金银血蛇之毒,现下便是要这对异蛇吸出她体内毒素。”

  过了半炷香时分,只见那蛇身子肿胀,粗了几有一倍,头上金色肉冠更灿然生光。

  张无忌拔下银蛇所居竹筒的木塞,金蛇即从床上跃下,游近竹筒,口中吐出毒血喂那银蛇。

  事后,张无忌将两条蛇重新装回竹筒,让杨布妄先行拿着。他则俯身在一旁的桌子上书写药房。

  “好了,这毒已经吸出,我再开张一张消肿补虚的方子,十天之内,便可痊愈。”

  何太冲大喜,说道:“小兄弟神乎其技,这中间的缘故,还要请教。”

  张无忌道:“据书上所载,这金冠银冠的一对血蛇,在天下毒物中名列第四十七,性喜食毒。甚么砒霜、鹤顶红、孔雀胆、鸩酒等等,无不喜爱。夫人窗外的花圃之中种了灵脂兰,这灵脂兰的毒性可着实厉害,竟将这对金银血蛇给引了来。”

  何太冲点头道:“原来如此。”

  张无忌道:“金银血蛇必定雌雄共居,适才我用雄黄等药焙灸那银冠雌蛇,金冠雄蛇为了救它伴侣,便到夫人脚趾上吸取毒血相喂。”

  说到这里,张无忌似乎略有所思。而杨布妄收好两个竹筒,却也心中有所想法。“这对血蛇最初却为什么去咬夫人脚趾,恐怕她之前就中了某种毒...”

  救病有功,何太冲准备了一席精致酒筵,向张无忌道谢。但宴席上,杨布妄和张无忌正要和昆仑秘制的琥珀蜜梨汁,但身上金银血蛇却同时胡胡胡的低鸣起来。

  当下,两人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酒中有毒...”

  无忌将杯中水汁灌入旁边一黄狗嘴里,果然那黄狗悲吠几声,随即七孔流血而毙。

  “酒里有毒……谁……这怎么回事?”

  何太冲正要发怒,但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内堂传来:“是我下的毒!”

  只见进来那人是个身材高大的半老女子,头发花白,双目含威,眉心间聚有煞气。那女子对何太冲道:“是我在酒中下了蜈蚣的剧毒,你待我怎样?”

  原来这高大女子是何太冲的元配夫人班淑娴,本是她的师姊。何太冲见妻子冲进房来,默然不语,只是哼了一声。

  班淑娴道:“我问你啊,是我下的毒,你待怎样?”

  何太冲道:“你不喜欢这两少年,那也罢了。但你行事这等不分清红皂白,倘若我毒酒下肚,那可如何是好?”

  班淑娴怒道:“这里的人全不是好东西,一古脑儿整死了,也好耳目清凉。”

  说着刷的一声,拔剑在手。

  班淑娴是昆仑派中的杰出人物,年纪比何太冲大了两岁,入门较他早,武功修为亦不在他手下。何太冲年轻时英俊潇洒,深得这位师姊欢心。

  他们师父白鹿子因和明教中一个高手争斗而死,不及留下遗言。众弟子争夺掌门之位,各不相下。班淑娴却极力扶助何太冲,两人合力,势力大增,别的师兄弟各怀私心,便无法与之相抗,结果由何太冲接任掌门。

  他怀恩感德,便娶了这位师姊为妻。少年时还不怎样,两人年纪一大,班淑娴显得比何太冲老了十多岁一般。何太冲借口没有子嗣,便娶起妾侍来。

  由于她数十年来的积威,再加上何太冲自知不是,心中有愧,这时见妻子将一杯毒酒放在自己面前,压根儿就没有违抗的念头。

  他拿起桌子上的其他杯子,身手提出,说道:“两位好孩子,你们喝了这一杯吧。”

  张无忌,杨布妄两人在发现有毒的时候就已经心生警惕。此刻早生退意,他俩趁何太冲说话的刹那立刻催动内力,撒腿便跑。

  待闯至门口,张无忌抵挡班淑娴,让杨布妄先跑。

  张无忌忙使一招武当长拳中的倒骑龙,这一招似模似样,又带着不俗的内力。班淑娴眼见不凡,立刻认出是武当的绝学。

  她久闻武当长拳威名,一时竟忽视了张无忌只是个少年。但其实张无忌只是虚张声势,就在她格挡护持自己的时候,张无忌一个抽身逃跑了。

  班淑娴回过神来,心中恼怒。见她脚下一晃,便贴近了张无忌。单手在张无忌背后一拂,便点了张无忌背腰胁多处穴道。

  但是张无忌身上不仅有他学自义父的解学之法,更有胡青牛治病就医的推拿解穴法门。登的一下,背后穴道立解。班淑娴还以为马到成功,那知张无忌一溜烟又跑了。

  随后杨布妄、张无忌二人奔袭逃跑。班淑娴、何太冲夫妇后面紧追不舍。

  到底张扬二人的内力比不上何太冲夫妇,时间一长,双方的距离便不停的拉近。

  “小东西,往哪里跑!”

  何足道施展轻功猛蹬,这一下使上了真力。他凌空一番靠近张无忌,直接将他对准了山边的一块大石摔去。

  张无忌身不由主的疾飞而出,顷刻间头盖便要撞上大石,脑浆迸裂。蓦地里旁边一股力道飞来,将张无忌一引,把他身子提起直立,带在一旁。

  张无忌惊魂未定,站在地下,眯着一对肿得老高的眼睛向旁瞧去。只见离身五尺之处,站着一位身穿白色粗布长袍的中年书生。

  班淑娴和何太冲相顾骇然,这书生何时到达,从何处而来,事先绝无知觉。

  何太冲适才提起张无忌掷向大石,这一掷之力少说也有五六百斤,但那书生长袖一卷,便即消解,显然武功奇高。

  但见他约莫三十来岁年纪,相貌俊雅,只是双眉略向下垂,不免略带凄苦之相。他不言不动,神色漠然,似乎心驰远处,正在想甚么事情。

  何太冲咳嗽一声,问道:“阁下是谁?为何横加插手,前来干预昆仑派之事?”

  那书生淡淡的道:“两位便是铁琴先生和何夫人吧?在下杨逍。”

  “杨逍”两字一出口,何太冲、班淑娴、张无忌三人不约而同“啊”的一声呼叫。只是张无忌的叫声充满了又惊又喜之情,何氏夫妇却是惊怒交集。

  而一旁的杨布妄却是内心翻腾,纠结万分。

  这个世界的杨逍在年龄设定上比原小说的年轻了许多,现在的实际年龄应该是四十多岁,但因为功力精深,驻颜有术,所以看起来像三十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