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江湖大武林

第六章:认父归教

江湖大武林 铁真 2829 2021-05-09 10:26:57

  确信杨逍现身,只听得刷刷两声,何太冲横剑当腹,班淑娴剑尖斜指向地,一个使雪拥蓝桥,另一个用木叶萧萧。

  这两招都是昆仑派剑法中的精奥,看来轻描淡写,随随便便,但其中均伏下七八招凌厉之极的后着。

  同时,这两人都已将内功运上右臂,只须手腕一抖,剑光暴长,立时便可伤到敌人身上七八处要害。两人此时劲敌当前,已于剑招中使上了毕生所学。杨逍却似浑然不觉。

  唯有听到张无忌那一声叫喊中充满了喜悦,颇觉奇怪,向他脸上一瞧。看出张无忌满心欢喜。

  张无忌叫道:“你,你便是明教的光明左使者、杨逍伯伯么?”

  杨逍点了点头,道:“你这孩子怎知道我姓名?”

  张无忌指着杨布妄,叫道:“他便是你儿子啊。”

  张无忌上前推着杨布妄靠近杨逍来,说道:“布妄兄弟,快叫爹,快叫!咱们终于找到他了。”

  杨布妄此刻心中复杂万分,想他一个穿越者,此刻突然要喊一个陌生人爹,这一时之间自然难以开口。虽然眼前的杨逍四十多岁,倒也当得起他爹。

  而杨逍看到杨布妄眼中复杂的神情,疑惑万分,但心中有所猜测,转头震惊的看张无忌。

  他抓住张无忌肩头,说道:“孩子,你说清楚些。他…他是谁的儿子,他妈妈是谁?”他这么用力一抓,张无忌的肩骨格格直响,痛到心底。

  “你别捏坏了无忌大哥。我娘是峨眉派的纪晓芙。”

  听到了杨布妄的话,杨逍放开了张无忌,脸色顿时失去了血,一脸苍白的看着杨布妄。

  “她…晓芙她有儿子了!”

  杨逍颤声说着,并且一眼就看到了杨布妄脖子上系的黑色丝绦。

  杨布妄循着杨逍的目光将黑色丝绦轻轻一拉,只见丝绦尽头结着一块铁牌从衣服中出现,牌上金丝镂出火焰之形,正是他送给纪晓芙的明教铁焰令。

  这一下再无怀疑,杨逍紧紧搂住了杨布妄,连问:“你妈妈呢?”

  杨布妄心中感情涌动,似乎真的是见到多年不见的父亲。他哽咽着:“妈妈...妈妈被她师父灭绝一掌打死了”

  杨逍大声喝道:“骗人,这不是真的!”

  气血涌动,杨逍登时栽倒在地。但他的右手仍是紧紧抱着杨布妄的左臂和腰身。

  何太冲和班淑娴对望一眼,两人双剑齐出,分别指住了杨逍头部和背部中枢。

  杨逍是明教的大高手,威名赫赫。班淑娴和何太冲两人的师父白鹿子死在明教人的手里,真凶是谁虽不确知,但昆仑派众同门一向都猜想就是杨逍。

  何氏夫妇见他突然晕倒,当真是天赐良机,立时便出手要伤他要害。杨逍虽然一时情伤颇重,但危急关头立时醒转。

  当下一股真气运向双臂。何太冲的长剑斩上他左臂,突觉剑尖一溜,斜向一旁,剑刃竟不受力,宛如斩上了甚么又滑又韧之物,

  便在此时,杨逍的身子猛然间贴地向前滑出丈余,好似有人用绳缚住他的头颈,以快迅无伦的手法向前拉扯一般。

  班淑娴的剑尖本来对准他的背部中枢,他身子向前急滑,将杨布妄和张无忌推到两边,班淑娴的攻击反而落空。

  随即杨逍身子又一下滑出,空中虚影一晃,连踢两脚。立时便又直挺挺的站直。这两下动作,本来全是绝不可能,但见他膝不曲,腰不弯,陡然滑出,陡然站直,便如全身装上了弹簧,而身子之僵硬怪诡,又和僵尸无异。

  杨逍身子刚站起,双脚踏出,喀喀两响,何氏夫妇双剑断折。他两脚出脚虽有先后,但迅如电闪,便似同时踏出一般。

  以何太冲和班淑娴剑法上的造诣,杨逍武功再强,也决不能一招之间便踏断二人兵刃,只是他招数怪异,于电光之间突然脱身反击。何氏夫妇惊骇之下,竟不及收剑。

  杨逍跟着双足踢出,两柄剑上折下来的剑头激飞而起,分向两人飞去。

  何氏夫妇各以半截长剑挡格,但觉虎口一震,半身发热,虽将剑头格开,却已吃惊不小,急忙抽身后退,一站西北,一站东南,虽然手中均只剩下半截断剑,但阳剑指天,阴剑向地,两人双剑合璧,使的是昆仑派两仪剑法。

  昆仑派两仪剑法乃是天下有名的剑法之一,何氏夫妇同门学艺,从小练到老,精熟无比。杨逍曾和昆仑派数度大战,知道这剑法的厉害之处,虽然不惧,但知要击败二人,非在百招之后不可,此刻心中只想着纪晓芙的生死,哪有心情争斗?

  于是冷冷的道:“昆仑派越来越不长进了,今日暂且罢手,日后再找贤伉俪算帐。”

  身子一晃左手抱着杨布妄,伸右手拉起张无忌,也不见他提足抬腿,突然之间飞身倒退,一转身,已在数丈之外。

  何氏夫妇相顾骇然,好不容易这大魔头自行离去,哪里敢追?杨逍带着两个孩子,一口气奔出十多里,忽然停住脚步。

  “孩儿,你娘...你娘她真的?”

  “嗯。她不肯答应灭绝来害你,也不愿意骗她师傅。所以...”之后,杨布妄又把当日纪晓芙和灭绝师太的事重说了一边,还将纪晓芙的遗言托盘而出。

  杨逍听完之后垂泪道:“灭绝恶尼逼她来害我,只要她肯答应,便是为峨嵋派立下大功,便可继承掌门人之位。唉,晓芙啊,晓芙,你宁死也不肯答允。其实,你只须假装答允,咱们不是便可相会、便不会丧生在灭绝恶尼的手下了么?”

  张无忌一旁插话道:“纪姑姑为人正直,她不肯暗下毒手害你,也就不肯虚言欺骗师父。”

  杨逍凄然苦笑,道:“这是晓芙性子…岂知她师父却能痛下毒手,取她性命。”

  张无忌道:“我答应纪姑姑,将布妄弟弟送到你手上……”

  杨逍身子一颤,道:“布妄...不忘!”转头问杨布妄道:“孩子,乖宝贝,你姓甚么?叫甚么名字?”

  杨布妄内心一颤,眼中泪光闪烁,道:“我姓杨,名叫布妄。音同不忘,娘始终忘不掉你!”

  杨逍仰天长啸,只震得四下里木叶簌簌乱落,良久方绝,说道:“你果然姓杨,不忘,布妄,好!晓芙,我虽强逼于你,你却没懊悔,不曾将我忘记。”

  “杨伯伯,我没负纪姑姑所托,布妄弟弟已经找到了爸爸。咱们就此别过。”

  杨逍道:“你万里迢迢,将我儿子送来,我岂能无所报答?你要甚么,尽管开口便是,我杨逍做不到的事、拿不到的东西,天下只怕不多。”

  张无忌哈哈一笑,说道:“杨伯伯,你也把纪姑姑瞧得低了,枉自叫她为你送了性命。纪姑姑没将我瞧低,才托我送她儿子来给你。若是我有所求而来,我这人还值得托付么?”

  张无忌心中在想:“这一路上遭遇了多少危难,我多少次身犯险境?倘若我是贪利无义的不肖之徒,今日你父子焉得团圆?”只是他不喜自夸功劳,一句也没提途中的诸般困厄,说了那几句话,躬身一揖,转身便走。

  “无忌大哥,我爹他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想报答你,你别着急走...”

  杨逍听闻杨布妄叫了他一声爹,顿生欢喜。但又看到无忌准备离开,当即说道“且慢!布妄说的对。你帮杨家如此大忙。杨逍岂能有恩不报。你随我回去,一年之内,我传你几门天下罕有敌手的功夫。”

  张无忌亲眼见到他踏断何氏夫妇手中长剑,武功之高,江湖上实在是少有匹敌,便只学到他的一招半式,也必大有好处,但想起太师父曾谆谆告诫,决不可和魔教中人多有来往,却又断了念想。

  当下说道:“多谢杨伯伯垂青,但晚辈是武当弟子,不敢另学别派高招。”

  杨逍“哦”的一声,又开口道:“原来你是武当派弟子!那殷六侠…”

  张无忌道:“殷六侠是我师叔,自先父逝世,殷六叔待我和亲叔叔没有分别,我受纪姑姑的嘱托,送布妄弟弟到昆仑山来,对殷六叔可不免……不免心中有愧了。”

  杨逍和他的目光一接,心中更是惭愧,右手一摆,说道:“杨某深感大德,愧无以报,既是如此,后会有期。”身形晃动,已在百米之外。

  杨布妄大叫一声:“无忌大哥再见!”但杨逍展开轻功,顷刻间已奔得甚远,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