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托塔

01平凡

托塔 自废 3036 2020-09-17 07:01:58

  “凡人,无意义的挣扎”

  “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么?嘻嘻嘻嘻”

  黑衣女子的身影在树荫间徒步而行,好似在欣赏这一副别样的风景,口中那好似同百灵鸟的声音一会冰冷似雨,一会妖媚如花,冷酷与妖艳皆在一语之间变换难测。

  “咳咳!”

  深山之中,随着越发的深入,空气也渐渐阴冷,剧烈的跑动,给身心都带来多方面的负担,首先是头变得越发沉重,而后每一口吸气,都让喉咙像被针扎一样,胀痛,肚子也隐隐发疼。

  “我会死?我不想死!”

  咬着牙关,也不能改变越发变慢的的步伐,满头散乱的头发,散发着一阵阵热气,跟一丝丝白烟,脸上豆滴般大小汗水正顺着脸颊和头发滴落在沿途的脚印上,我为什么要受这般折磨,我到底做错什么?脑海里不时闪过儿时的记忆,5岁那年,父亲因下地干活被蛇咬伤,不治而亡,母亲因给父亲吸食伤口,也相继去世,7岁那年他靠着2年来的表现跟勤奋在私塾被先生收为学生,日子才渐渐有了起色,一直到13岁乡试,成一名秀才,生活水平也在水涨船高,外加每天靠着买一些字画为生,所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好不容易看到一些盼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到此为止了吗?”

  望着脚边近在咫尺的悬崖绝壁,项云真的不甘,不甘啊,身后那似有似无的脚步声,好似在催命一般,把自己一步一步逼上绝境。

  “妖女,你不得好死,我咒你,不得好...!”

  话还没说完,只感觉胸口一凉,低头便看到胸口不知道何时插着一把刀?还是剑?望着没入胸口的武器,精致的剑柄长刻着俩字,碧落。

  “果然,只是蝼蚁么?无趣”黑衣女子,抽剑入鞘,转身离去。

  “蝼蚁?是在说我?原来弱小才是错啊”

  感受身体在不断下降,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扑通!!”

  落水的声音在谷里缓缓回荡着。

  冷...彻骨的冷...被子呢?为什么还是这么冷?刺骨疼痛唤醒了微睁的双眼,视线定格在半空中重重迷雾,身体一阵一阵刺痛袭来打破呆滞的思绪。

  “嘶...!”

  “我没死?好冷,好疼”

  活动唯一可以动的右手,慢慢划到岸边,身体因长时间漂浮在寒潭之内,有一部分地方已经开始失去了知觉,看来因该是在我昏迷期间,也不知道外面过去多久,胸上的伤口,居然愈合了?右手摸着胸口的伤口,明明已经结疤了,为什么还隐隐觉得有些疼,在岸边,项云靠着头跟右手,来不停摸爬滚打,费好长一会才把半身“拖”出寒潭,伸着脖子昂头,开始四下打量着周围环境,周围到处可见杂草从,跟一些零碎的大小不一乱石堆,位处寒潭左边是一眼看不到高度的绝壁!这好像就是我掉下来的那个崖壁?其余地方因为被乱石遮掩一时半会也看不清楚,往右边滚了几圈,尽量避开沿途的碎石,滚了不知道几圈,身体好几处出现了淤青破皮流血的伤口,有一些部位很疼,有一些部位失去痛觉,正当要不要考虑休息一下的时候。

  “咦?有山洞”强忍着身体一些部位移动带来的火辣辣的疼痛,他很清楚,如果不爬到到洞里,在空旷的地方久呆,没有庇护遮掩的地方,自己可能要面对刮风下雨,还有可能遇到一些飞禽走兽,天知道自己还能活几日!总不能暴尸荒野?那样也太惨了,呵呵,拖着越发疲惫痛苦的身体慢慢滚到山洞内。

  天色变得越发的暗了,这样直观的感受夜幕降临,绝对是不同于自己平时所知的日月交替,让原本些许期待的心情变得不那么轻松,所以对于洞里的情况,也看的不是清楚,只能等到天亮才能一探究竟,靠在凹凸不平的石壁,这是一种极度不适的感觉,外加上夜间的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种种因素影响了内心的平静,压抑的感觉在不断攀升至心头,对未知的恐惧,让身体的疼痛感越发强烈清晰了,以至于现在都分不清是哪个部位,意识也渐渐开始变得混乱,视线里原本一片漆黑的角落,忽然散发着道道奇异的光圈!这是一道道由内而外,由小到大的扩散开来。

  “是光圈??还是月食?好奇怪的光圈,仿佛是像......像一轮黑日!!”

  “连呼吸也变得辛苦了,咳咳,咳咳咳……”

  随着咳嗽的停滞,越发微弱的呼吸声音从有到无,在空荡洞里荡漾开来,让原本寂静的暗黑空间,变得越发诡异。

  不知道过了多久,回音的低喃渐渐隐去,山洞外那无边的黑暗,被一缕入夜而来的清风吹开了躲在黑暗迷雾中的一轮白月,皎洁的月光透着变淡的迷雾映入了寒潭,形成了一面发微光的水镜。

  风声来去无迹,骤然间的寂静,就被起此起彼伏的蛐蛐声,蛤蟆声,还有一些难以分辨的咕咕声音掩盖,黑暗的小洞里忽然出现了一道柔和的光线,原来洞里的中央处有一个成人拳头般大小的洞,在那个洞下方立着不足10公分的石台,石台上斜立着一面神秘纹路的铜镜,在光线落到铜镜上没一会功夫,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就明亮了起来,原来是铜镜吸收月光,就开始自行发出光亮。

  这是一个不足1.5的高却有2米宽的奇怪山洞,洞内测的石壁上有一副古怪的挂画,画卷里青天之上一轮黑日普照天地万物的古怪景象,在离古怪的挂画不远的地方,一具通体金色骨架手捏佛印盘膝而坐,金身骨架俩边分别放着一串玉佛珠,跟一个金箔,越过中间的铜镜,不远处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背靠石壁正对着古怪的画卷,只见他左臂盘于心口,掌心向上,大拇指扣着中指,右手则立于右胸处,高于左掌上方,手掌对左,大拇指扣着无名指,盘膝而坐,涣散的双目,死死盯住了挂画中那一轮黑日。

  一片青天之上,一轮大日普照天地,万物生长,不同的生命演化出了不同的种族,第一个诞生的族群它们自称为妖,妖的第一位皇是俊,俊以大日为图腾,视妖外之一切众生为奴。

  第二诞生的族群,它们拜天为父跪地为母,它们以肉身为炉,练无上霸体,它们自称为巫,巫的族长是盘,巫视妖为兽,并以兽称之,视兽为食。

  第三个诞生的族群,他们以火为图腾,以万物为载体,他们自称为人,人以君权至上,君为父,民为母,人的第一位帝是昊。

  三族自诞生以来纷争不断,人族驱虎吞狼,在数万载岁月里,人族学会妖的法,巫的力,至此后人族日渐强大,强者追星拿月,改天换地,彻底凌驾于一切众生之上,可是好景不长,随着大帝昊的死去,人族的帝国不久便分崩离析......自始之后人族开始一场又一场的内战,天崩了,地裂了,大日依然存在着恒古不变,一些人或者妖或者巫都开始妄图夺大日为己用,于是一场躲日的大战开启了,那个时代,天没了,地没了,在大日周围数以千计的无上存在,为了夺日,持战到死,无数血溅染了大日,诞生出了一轮黑日,黑日以灭世降生,在知道黑日的可怕后无数强者大能纷纷出手要泯灭黑日,最终黑日被灭,无数大能血染红了死寂的大日,渐渐的大日内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种族,有妖,有巫,有人,有万物生灵。

  在这漫长的岁月中,项云无力承受着,看着那些绚烂的历史滚滚袭来,而自己在这历史的河流里,被一次一次冲刷,身心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已经冰冷的尸体开始有了温度,渐渐的身体每一处都在发出炒豆般声响,血肉开始重组,断发新生,脱胎换骨,原本涣散的意识开始有了复苏,在一处空白的世界,一轮黑日悬于半空。

  “这是那个故事里的轮黑日?这里是什么地方”低头看了一下自身,发现身上衣服居然是那套在中秀才的时候,老师赠予的白衣,这衣服对他很重要,平时都不舍得穿,一直收着,只有逢年过节才穿,没想此时尽穿戴在身。

  “这是你的识海”空灵的声音好似天边,有尽在耳旁。

  “谁?是谁?等等什么是识海?”惊愕之于,便冷静了下来,思考着对方的所说,是指这里是识海?那么对方又是谁?等等!!惊恐的面容抬头仰望那轮静静的黑日。

  “是您?”

  “是我”

  这一问一答,简直让项云头皮发麻,这是那轮故事里黑日?故事中他虽然断断续续感受了一下那段封尘的历史岁月,但是最后亲眼目睹这轮黑日空前强大,这是不争的事实,好几次隔着岁月之河感受着那绝望的画面别提多刺激了,虽然无法透过岁月之河看到他们之间大战的全貌,所见所闻也皆是模糊残缺的,但是最后结果他可是知道的,那些恐怖神人以自身献祭才搞死了这轮黑日...

  “日,你妈可还好?”

  既然无力反抗,还不如死的干脆,这样问候,你能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