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时间情缘被拽酷大佬A了

第8章悦来客栈

时间情缘被拽酷大佬A了 结舌 2107 2020-11-04 19:40:13

  风迹刮东西也真是巧妙,居然还能留下一些底漆,但是也只有黄黄的一层薄薄的金箔。

  风迹把东西包好之后又坐了回来,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那个人终于是回来了,手里拎着一袋东西。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指着给风迹看:“就这些,已经帮你算好。”

  风迹拿起来就走,连谢谢也没有说,一脸的酷毙样。

  温幻跟在后面,来到屋外,没有吃饭的几个人正拿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两个人。姬雨和梅珍也已经回来,看来吃的不错,一脸的笑意。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叮铃铃的在安静的大街上异常的突兀,很多人都望了过来。

  【往前走,有一个悦来客栈,今晚你们就住在哪里。店老板不在,你们自己进去就行。店老板有难,明天会出现,帮助店老板会得到丰厚的报酬。】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鬼系统到底要干什么?要是有什么事情一次性说完不就行了么?干么还要说一半留一半。

  “悦来客栈?”小胡子笑了起来,“还张无忌呢?”

  风迹淡淡的望了过去,小胡子立马闭嘴。

  小胡子的笑声立马引起了一众人的侧目,十分的好奇哑然,不可置信。

  “我怎么感觉这些人有点问题?”小胡子疑惑的说。

  那望过来的眼神,太过迥异,里面含着一些小胡子读不懂的东西。

  也只是一瞬间,三里蒲芳里面的人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淡漠的,事不关己的样子。

  风迹已经率先往手机上面指着的方向走去。果然,不远处有一个悦来客栈。很古老的样子,与三里蒲芳的房子是格格不入,另一派的风格。

  一个白底黑边的帆布就挂再客栈的旁边,随着风猎猎而动。屋内有人,看见风迹他们走了出来:“你们谁是店老板?”

  看来也是一群客人。

  “不是,”小胡子上前回答。

  屋内的人难掩失望,接着走了进去。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能走,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

  死人?这句话立马引起了大家的警觉,不知道是进还是不进。

  “怎么办?”小胡子回头观望,其实是去看风迹。风迹太过沉稳,而且他所表现出来的镇定和办事能力是别人所不能企及的。

  好几个人都不敢进,风迹率先带头走了进去。

  这才看清屋内一共有十七个人,不算刚刚才进来的十个。

  现在是二十七人。

  “1.2.3.4.....10”有人一个一个的还是数风迹这边的人头,发现是十个之后,惊讶的说:“他们有十个人。”

  “十个人有什么奇怪的吗?”小胡子不解的问。

  “我们是17个人。是三个队的。本来是20个人,已经死了三个啦。每队一个,不多不少。”说话的是一个瘦高个,名字叫黄单。

  “你这样一说。你们就该知道我们为什么那么惊奇了吧?”黄单接着说。

  “怎么死的?”小胡子好奇。

  “不知道,一觉醒来,第二天,就没有了气息。非常的安详,应该是睡梦中猝死了。”黄单说。

  睡梦中猝死?一个人还说得过去,三个人就有点匪夷所思。

  “你们来了多少天了?”风迹问。

  “他们队来了五天,”黄单指着一个胖子说,然后又指着一个戴眼镜的人,“他们来了三天。我们队是昨天来的。”

  “五天时间三个人都猝死,你们就没有怀疑过吗?”温幻提出疑问。

  “当然有怀疑过,可是任何症状也没有。没有外伤,没有中毒,屋内也没有打斗的痕迹。我夜间睡觉的时候非常的警觉,我们队,那个死的人就住在我的旁边,我也没有听到任何异常。”黄单接着说。

  “尸体呢?”温幻问,生死大事,还是仔细点为好。

  “被抬走啦,”黄单说。

  “抬到哪儿去知道吗?”温幻说话的时候,打量了整个客栈。

  上下两层,还有后院。

  “不知道。”黄单答道。

  本来就是随意凑在一起的一群人。谁死了谁活着,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最重要的是,找到方法,怎么才能离开这个地方?

  无话可问。

  温幻直接往后院走去。院内有一棵夹竹桃,枝桠伸出墙外,看起来翠绿盎然。

  有一只小猫,正卧在树下,这一声空灵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走过来的温幻。

  猫是白色的,浑身雪白的那种。

  温幻伸手,还没触及到猫的身上。

  一眨眼,它就跳上了墙头,没了踪影。

  风迹跟在后面,也在仔细地观察着整个院子。

  再往后走,有一排屋子。

  跟在后面的黄单指着其中一间:“这一间曾经就住着我们队猝死的那一个。”

  然后又特别神秘的加了一句:“听说,那两个队中猝死的人也住在这间屋子里。”

  鬼屋?夺命屋?

  这是温幻最先想到的词语。推开门走了进去,很平常的一间屋子。

  有座椅板凳,有床铺被褥,还有专门的充电设备。

  专门给手机充电的设备。

  温幻伸手擦了擦桌子,发现一点灰尘也没有,回头对跟在身后的人说:“这一间房我住了。”

  然后就坐了下来。

  风迹挑眉,颇有兴味地盯着温幻看了半天,然后默不作声的出了门。

  温幻所在房间的周围全部坐满了人。

  风迹找了一间正对温幻房间的屋子。

  推开窗户,就能看清后院的一切。

  天边一道流云,遮住了太阳的光辉。

  天渐渐暗了下来。

  小胡子没有吃饭,此时已饥肠辘辘。

  按耐不住起床去后院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食物。

  月光皎洁,夹竹桃叶片上,发出粼粼的光。

  小胡子感叹,月亮下的景物也是很美的。

  小胡子的手刚触及到夹竹桃的叶子,就被一个飞扑而来的动物抓伤了手。

  然后就是喵的一声,一团雪白,窜到地上,顺着围墙,攀上墙头。

  然后又了无踪迹。

  小胡子甩了甩手,很疼。

  摸了摸有黏黏的液体,肯定已经流血。

  白天的时候,记得后院的右手边有一个水池。

  小胡子,走了过去,拧开水龙头。

  按压着胳膊,让鲜血从伤口上流了出来,好一会儿之后,才把受伤的手臂放在水龙头下冲洗。

  想着明天早上,要找个地方打一针才行。

  畜生难驯,爪子有毒,万一得了什么狂犬病,破伤风,可不是闹着玩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