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时间情缘被拽酷大佬A了

第11章选择题目

时间情缘被拽酷大佬A了 结舌 2160 2020-11-07 19:23:00

  缓过劲来的一些人,眼底闪现着愤怒的光芒。被毒死的人,多是最早一批来的,因为饿的慌张,死的也冤枉。

  有人开始发起了狠,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斧子、石块等东西,渐渐的围了上去。

  薛城一点也不惊恐,环视围着自己的人,伸手摸着怀中的白猫悠哉悠哉。

  白猫似乎已经感觉到众人的威胁,开始呜呜的拱起身子,怒瞪着围起来的一群人。

  一个猫而已。

  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一只猫而已?已经不只是一只猫了。

  小胡子非常的肯定,昨天晚上那只沉重异常,而且是黏黏糊糊的东西一定和这只猫有关系。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猫的身体在极速的膨胀,转眼之间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依然是浑身雪白的毛,尖利的獠牙比一个成年人的手指还要粗,要是一口咬下去的话。

  小胡子打了个寒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庆幸它还完好的长在了身体上。

  白猫缓步挡在了薛城的面前,目露凶光。

  斧头放下了,石块放下了,比起现在的困窘,人们更加的惜命。

  薛城笑了,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的良善,反而让人有点莫名的慌张。

  “题目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自己选择。也可以不选,不选的结果有两个,一个是饿着,如果你们能忍得了的话。一个是出了这个门,不参加。”

  “还能不参加?”有人欣喜,当然选择最安全的方法。

  “可以,”薛城说,“只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人,任何问题就不在是问题。”

  所有人都沉默了,知道成为这个世界的人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愿意,应该是说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愿意的。

  薛城留了下来,就住在二楼最里面的一间上了锁的屋子里。

  睡醒过来的风迹,看起来格外的神清气爽。

  刚才的死人的事情,让众人再也不敢怠慢,生怕薛城说的是真的,下一个就会是自己。都慌慌张张的开始忙碌了起来。

  白猫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趴在那儿一动不动,看起来温顺极了。好多选择第一题的人十分的懊恼。白猫在温顺,可是刚刚的冲击给自己的心理阴影还是依然存在。

  好多人不远不近的站在白猫的周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不知道应该怎样下手。

  夹竹桃的树下也站了好些人,翻翻这个,看看那个,够不见的上树爬梯子,眼花了、数乱了,重来就行,没多长时间就响起了咒骂声。

  不是人处的题目!故意耍着人玩的吧!但是薛城都不在意,又有谁会在意呢?

  风迹也没有和众人争,径直往曾经死人的那个房间走去。

  现在是温幻住着的,昨夜一切如常,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人的打扰一夜睡到大天亮。如果说,这个屋子里曾经死过人,没人说的话,温幻根本就不会往那个方面上想。

  屋子内一床、一桌、几把凳子、有梳妆台、有毛巾架......,都是一些非常不起眼的东西。但是墙上面有一个不大的洞口,看样子应该是空调或者是排风机的洞口。

  床下也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哪些死的人呢?”风迹问。

  “都被拉出去了,”跟在后面的黄单说。

  他也选择了第三题,就是想弄清楚里面的缘由。

  “埋在哪儿了?”

  “埋在了三里蒲芳的最东面。”黄单跟着去看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也就回来了。

  要说没有异样,也不能这么的说,这里的人很怪,尤其是年轻人,整天窝在家里不结婚,也不生孩子,给钱就花,没钱的话一碗稀饭也能过日子,仿佛对于死亡也是无所畏惧。

  这些都是听抬棺的人说的,听抬棺的人说,三里蒲芳已经几年没有生下过一个孩子了,死的倒是不少。

  长此以往三里蒲芳堪忧。

  “去看看,”风迹迈步而走,随即把一把铁锹扔给小胡子,脸上并没有什么别样的表情,但是那种气势就是能给人足够的安全感。

  去看看?

  黄单疑惑,突然想起了什么?喊着风迹让等等,从屋子内拿出一块干净的白布,不知道是从哪儿得来的。

  黄单和温幻落在了后面,温幻看了几眼黄单手中的东西。这时才听黄单说:“这个,床单,我从我屋子里面拿的。应该足够大了。”

  “什么足够大?”温幻不解,没有听明白。

  “不是要起尸么?尊重死者,必须要用一块布遮着,”黄单满脸的虔诚,

  “起尸?”温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了,要不然怎么能知道死者的死因呢?”黄单信誓旦旦的说。

  原来说的是尸检,温幻这才明白起尸是什么意思。

  三里蒲芳的最东面,有一条湍湍的小河,河上苇花摇曳,风一吹像飘扬的雪,时不时的会有沙沙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悦耳。

  还真是一个藏阴的风水宝地。

  放眼望去一个坟头挨着一个坟头,数不胜数,全部都是一样的,别无差别。

  “哪一个是的?”风迹问。

  “哪一个?”黄单从前往后走了50步,从左往右的走了39步,然后站在一个新坟的面前指着说:“这个。”

  “挖,”风迹淡淡的说着话。

  “挖?我么?”小胡子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多的人,就带了一把铁锹,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抱怨,但是看着也能派上用场的份上,也就缄口不言。

  不过,这有点欺负人的节奏。

  “这么多的人,让谁挖?”小胡子不情愿。

  “你们随便,”风迹说这话的言下之意,自然是自己不挖。又不能让女人挖,那只有剩下的几个人了。

  小胡子拿了一路的铁锹,随手把东西扔给旁边的人,“你先来,我扛了一路,先歇一会儿。”

  多么合情合理的理由,居然没有人能反驳的了。

  “我来,”黄单拿起铁锹,挥舞手臂就要深挖下去,被温幻给阻止了。

  “干嘛?我还没有虚弱到要让一个女人帮我挖的地步。”

  看来是误会了。

  温幻说:“我没有要和你争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确定,就是这座,别挖错了,那可就不好了。毕竟死者为大。”

  黄单也没有犹豫,信誓旦旦的说:“放心。肯定没有错。我记得是清清楚楚。就是这座。”

  挖掘任务开始了,一铲子,两铲子,尘土飞扬,铲子没入泥土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让人心里打着鼓。

  

结舌

第一次写这样的故事,希望大家会喜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